《双玺》Part肆.

我心说不好,黑瞎子反应极快,把衣服撕成条状揉成球塞到了我们的耳朵里,马上那铃铛声就减弱了。我一下子就明白了那枪声是怎么来的了,同时快速地向裂缝退去,可那虫子实在太多,一群一群看得我直恶心,我们在悬崖边放下飞爪准备下去,我眼角一瞥,发现那摊血迹周围,根本没有虫子靠过去,在那虫群里很是显眼。我心中一颤,血有这功效的人我就知道两个,一个是我,另一个,就是小哥。

 

  但我没时间细想,一切只有到了下面才能知道。我隐约听见胖子大喊着我的名字,回头一看,一条足有我那么高的蚰蜒正在我身后张牙舞爪,我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慌不择路地向裂缝跑去。突然间脚底一绊,塞住耳朵的衣服颠落了出来,我一下子就听见了让人眩晕的铃铛声。

 

  我头痛欲裂,拼命用手捂着耳朵,眼前竟然开始出现了幻觉。我看见那青铜巨门就在不远的地方,无法控制地向前走去。走了几步,脚底一空,我坠了下去。

 

  “吴邪!”胖子和瞎子一起大声叫我的名字,接着同时伸出手去抓我,可是他们还是差了那么一厘米。我毫无反应地向下落去,可是这裂缝好像并不高,啪的一声,我觉得我好像落入了水里,接着眼前一黑,我马上就失去了知觉。

 

  “吴邪。吴邪?”过了不长时间,我听见有人叫我的名字,十分费力地睁开了眼睛。我的眼前竟然出现了小哥的脸,他正低头看着我,见我睁开眼睛,向我伸出了手。我忍住全身的剧痛伸出双臂勾住了他的脖子,把他拉了过来。可是,还没有等我说话,耳边突然响起了砰的一声巨大的枪响,一股浓烈的血腥气朝着我的脸喷了过来,那味道呛得我直接呕吐了出来。然后我听见了胖子叫我的声音。

 

  他和黑瞎子显然刚刚摆脱那些虫子下来,他看见我,马上跪在我的身边问我有没有事情,但是他不敢碰我,怕我身上有骨折的地方。我抬起头看了一眼小哥,一下子就发现,那根本不是什么小哥,而是一只巨大的丑陋怪鸟。

 

  瞎子也蹲了下来查看我的伤势,呼了口气说:“小三爷,你到底在干嘛?幸亏我这眼睛啊,在黑暗中也能看得比你们清楚,你刚刚就抱着这只大鸟,它的牙已经全都露了出来,准备给你的脖子一口,我马上爆了它的头。”说完就笑着看着我。

 

  “肯定是那青铜铃铛让你产生了幻觉,那东西太他娘的邪门了,要不是黑瞎子手法快,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你到底把那怪鸟看成了什么东西,还去抱着?难道是陪你睡觉的大熊?”胖子拿出医药包给我上药。

 

  我摔得七荤八素,看见这裂缝之下都是一个一个的温泉坑,不禁感叹起自己的命大,要不是摔进了水里,估计连大罗神仙也救不了我了。

 

  我又不能对胖子说我把那怪鸟看成了小哥,只好随口胡诌了过去。他们给我包扎完,又上上下下检查了几遍,胖子问我:“能走吗?”

 

  我咬着牙站了起来,心说刚到这里就受了伤真是没用,黑瞎子把我的手放到了他的肩膀上,带着我向前走了几步。我脑子里还是昏昏沉沉,不知道是那铃铛的作用还是摔到了脑子。

 

  我们正要继续往前走,忽然胖子打了个噤声说:“别说话,看那边!”

 

  我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果然看到了不对劲。那里有一条巨大的山体裂缝,几点火光就从那里传了出来。

 

  我可以确定那一定是人,但不知道是什么人。黑瞎子把我放在了稍远的一块石头上,让胖子过来看着我,他自己到那边去看看。我看着他跳上了那条缝隙上的一块石头,那火光越来越近,我不禁有点紧张,心说打起来千万别拖了瞎子的后腿。

 

  那火光刚一出裂缝,我马上就听到了枪的上膛声音,一下子站了起来,可是很奇怪的是,并没有开枪的声音。我心里疑惑,胖子自言自语道:“怎么回事?难道是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遇见了熟人?”

 

  我看那火光摇曳了几下,随即向我们这边走来。胖子的眉头一下子皱了起来:“他娘的,难道真被我猜准了?”

 

  从那火光来看,他们的人并不少。渐渐地我看清了黑瞎子的脸,可最不能让我理解的是,他的身后,竟然是小花。

 

  黑瞎子向我们露出了笑容,一指身后,我马上看见小花惊讶的表情,视线微微一转,我就对上了一双淡然如水的眸子。

 

  他说:“吴邪。”

 

  我又一次头痛欲裂,伸手去拔在腰间的手枪,对准了闷油瓶。胖子大惊失色,一拳打飞了手枪,只听得砰的一声,那子弹就不知道打在了哪里。

 

  “这是怎么回事?”小花惊讶地问,我看见闷油瓶的脸上也满是惊讶。我蜷缩在地上捂着头,眼前一阵黑一阵白,也听不清他们说了什么。突然我觉得我被一股强大的力气抬了起来,后脑被捏了一下,就觉得疼痛一下子缓解了。但是眼前还是一片漆黑。我听见小哥的声音从我脸的上面传了过来,“他中了蛊。解当家,你的人里有人带了黄符么?”

 

  我这才知道我是被闷油瓶抱起来了,轻微挣扎了几下,就听见他的声音如同耳语般小声说:“别动。”

 

  “我根本没想到这里会有这种东西,所以也没有准备。”小花一脸焦急地看着我。

 

  闷油瓶低头看了看我,走了几步把我放在了一块比较平坦的石头上,然后低下头做了一个让所有人惊讶不已的动作。

 

  我感觉嘴唇上突然传来了一阵冰凉的触感,心里只疑惑了一秒钟就炸了起来,闷油瓶在亲我!这家伙偷个腥也不挑个时候,这么多人看着得让他们怎么想。

 

  正准备推开他,忽然间他猛地一抽气,我马上感觉五脏六腑都快要被吸了出去,同时感觉到体内的什么东西也像被抽出去了一样,没有了力气挣扎,同时眼前又慢慢清晰了起来,我的眼睛正好对上了闷油瓶那双漆黑的眼睛,他的呼吸喷在我的鼻子上,弄得我十分不适应,我赶紧转开了视线去看胖子,那胖子张着嘴看着我和小哥,显然没搞清楚状况被震住了。

 

  不知道闷油瓶的肺活量究竟有多大,我们俩保持这种诡异的姿势大概有半分钟,直到我感觉身体里被抽空了,他才像完成了什么任务一样把嘴唇从我嘴唇上移开,转过头去对小花说:“给他喝点水。”然后走到了稍远的地方查看。

 

  小花嗯了一声,把自己的水壶拿给了我,我喝了几口,就听见胖子在不远处的声音飘了过来:“小哥,你刚才那是干什么?趁火打劫?我看你不像这样的人啊。啧啧啧...”

 

  “那是吸蛊。把蛊气从他体内吸出来,不然会对他的身体影响很大。”小哥没有说话,但是瞎子的声音从那边传了过来。我一下子明白了自己是中了那六角铜铃的蛊,我还以为是小哥想要干嘛,结果是我理解错了。

 

  我的头脑里又被一大堆问题所充斥,在这里能看见巨大的蚰蜒不奇怪,能看见怪鸟不奇怪,甚至如果我看见了粽子和尸蹩也不会觉得奇怪。可偏偏就让我遇见了小花和闷油瓶。难道那青铜巨门被小哥自己打开了?我看见闷油瓶走了回来,和小花坐在一起看着我。小花一脸认真地对我道:“吴邪,你不能再跟着我们了。”

 

  他说这话时的语气,神情,简直和几个月前的闷油瓶别无二致。我不禁有点生气,决定先不去反驳他的话,转过去问闷油瓶:“你怎么出来了?你们到底在干什么?为什么我和你出生入死那么多次,却还是没有资格知道一些你的事情?”

 

  他若有若无地看了看我,淡淡道:“吴邪,这水,不是你能蹚的,我一直在保护你,可是你从没感觉到。你总是一意孤行,去探寻那些对你并没有好处的事情。这是我的使命,是张家的使命,我不能带你一起冒险。我已经快没有时间了。”

 

  使命使命,又是那个狗屁使命!我最恨这两个字从他嘴里说出来打发我,我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喊道:“那小花呢?他就可以和你一起去冒死了?”

 

  “吴邪,”小花开了口,因为从小练戏的缘故,他的嗓音一直很好听,可现在在我耳朵里却变得入不了耳,也入不了心。“我和你并不一样。你有你的家人,有属于你的平静生活。你完全可以平凡快乐地度过你的日子,可是我,和他一样背负着超越家族的秘密,我的爸爸,解连环,和你的三叔一样一去不返,我必须探寻事实。”

 

  听到解连环的名字,我一下子泄了气。小花还不知道我的三叔就是解连环,还要去找那明明白白摆在那里的真相,可是我却不能告诉他,因为我不知道该怎么说。

 

  我嗓子沙哑地说:“我不管你们到底要干嘛,我也不问了。可是,我一定要跟着你们,你们可以不用管我,完全当我是空气,我是死是活,都只和我自己有关。”

 

  胖子也在一旁搭起了腔:“花爷,我们和小哥好歹也都是一起出过生入过死的人,你们现在叫我们回去,我们也不会心安,况且这也不是吴邪没有遵守那十年约,只是张家来抢我们天真去做上门女婿,误打误撞地被张海客送到了这里。而且我们还知道那齐羽也在这里,对吧小哥?”

 

  闷油瓶脸色微微有些变化:“齐羽?你们为什么会知道他会来这?他已经到了这里?”

 

  我点了点头,没有回答闷油瓶的其他问题。小花征询一样看了闷油瓶一眼,我看过去,他的眼神没有一丝波澜,但我却觉得闪过了一丝意味不明的情绪。他最后叹了口气,“你们走在队伍中间,不要走散。”

 

  我的嘴角微微咧了起来,心说我还就跟定你们了,管你们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小花无奈地耸了耸肩,叫了个人过来架着我。那黑瞎子自从看见小花他们就一直跟在他身后不知道在聊什么,完全把胖子和我丢给了小哥一边,但是那种感觉就像是在还没进那魔鬼城之前瞎子和闷油瓶一起一样。他们都是一伙的,而我就像一个完全的局外人一样看着他们。

 

  架着我的人名叫汪洋,是整个队伍里最年轻的一个。我不知道他是不是个喜欢说话的人,要不然我真想问问他究竟发生了什么。可是他一直毕恭毕敬地叫我“小三爷”,弄得我很不好和他说话。

 

  我们进入了那条巨大的山体裂缝,发现这里简直是别有洞天,没走几步两边的山体上就出现了壁画和花纹,小花的人走走停停,去拍摄这些东西,我也可以借此机会仔细地看一眼这些画。这些壁画上大致的内容都是历代万奴王的祭祀以及换代等等。我不得不联想到在那海底墓里的十二手女尸,难道她和万奴王还有关系?

 

  火光忽明忽暗,周围的温度也越来越高,在一个人不知道自己的目的地的时候就会逐渐失去走下去的信心。胖子中途骂了几声娘,可是整个队伍里没有人理会他的抱怨,我只能伸出手拽了他一把叫他别乱说话。

 

  走了大概半个小时,前面的人停了下来。我探头一看,发现前面出现了两条岔路。瞎子嘴一咧问道:“小张哥,怎么走?”

 

  我看见闷油瓶在两条路口各自看了看,估计是没有发现什么记号。小花说:“既然如此,我们就分头行动好了。三小时后如果还没有什么发现,就重新回到这里。”

 

  闷油瓶沉思了一下,点了点头。瞎子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那小三爷你就和小张哥还有胖子一起走,我和花爷一起,你们也好有个照应。”

 

  把这里的人分一分变成两队人马,便各自走进了不同的岔路口。小哥还是打着头阵闷声往前走,我只能尽力跟上。一路上都很平静,并没有什么暗箭或者机关出现。走了几十分钟后,闷油瓶突然停下了,我一看前面出现了一扇巨大的门,门的一角被炸开了一个大洞,碎石块铺了满地。我蹲下身捡起一块,发现上面的灰尘并不多,心说难道是最近被炸开的?

 

  胖子走过去摸了摸门,“好家伙,这门可是玉门啊,就这么被炸开了真是可惜,我说天真,我们要是实在倒不出什么东西不如把这门给卸下来卖,他娘的也能卖上点价是不是?”

 

  我觉得好气又好笑,“你以为我们是来倒斗来的?”

 

  “嘿嘿,这是职业习惯。我这一看见这天宫就能想起来那金山,要是能再进去一次就发达了。”

 

  “啧,要是再被困住怎么办?有钱没命花这种事我才不干。”

 

  说话间才发现闷油瓶就进了玉门,我们也赶紧跟上他钻了进去,没想到进了门之后没走几步又是一扇门,这样连续进了三扇被炸好的玉门以后,胖子啧啧道,“这又是万奴王的那个什么三个花花世界?你说他们古代人还真是连死都不消停。”

 

  “那叫三千世界,没文化,”我慢慢走了起来,“你那破嘴积点口德吧,毕竟还是在人家的地盘上。”

 

  跨进第三扇门以后,我就感觉到我到了一个特别空旷的房间里。大家用矿灯四下一照,不禁都倒抽了一口冷气。这是一个无比巨大的墓室,而我们站在这玉门旁边就显得无比渺小。我用灯照了照头顶的墓顶,只能隐隐约约看见它繁复的花纹。大家用手里的灯四下扫视,我一下子就发现了一些不对。

 

  这样大的一个墓室里,却只有一只棺材。而闷油瓶,现在就蹲在那只棺材旁边看着什么。

 

————————————————TBC————————————————

 

忘打好几次TBC xxx.

评论 ( 2 )
热度 ( 8 )

© 青少年祭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