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少年祭司

我愿成为一生不落地的风鸟


@游戏废人❤️

我要写billdip。(突然

2017-08-16

遣词造句不如随便写写对白来的消遣

2017-08-14

悼词要念以爱之名



写段子 有空再扩写
借梗禁止。
————
灰飞烟灭,那直是一个好词。是火焰中心的稻草人,张开双臂拥抱求死的飞蛾。是战火的中心,是你和我。这不是宿命,轰焦冻,不是。你直应该睁开眼晴笑一笑这个世界。我们从未声嘶力竭地大笑过,你难道不觉得遗憾?也许死亡是你留给我最大的嘲笑,也许你现在正看看我笑得直不起腰。愚蠢的人类总会在这时候变得聪明一些,领悟一点关于永恒的东西。可你怎么连一只耳坠都没有给我留下,连海盗都不如。而我却要给你献上玫瑰,红色和白色,焚烧的玫瑰。汁液融在一起,再不分离。滴下一滴是血液的颜色,有铁的味道。我曾经嗅到那铁锈味就安心到像是一瞵间就跌回温柔乡,梦中也不免泛红一片。我知道英雄会死的,只是还...

2017-08-12

一个小小的印调

推荐的话感激不尽


时至今日 我也终于要出自己的第一个本了

在这个圈子遇到很多老师 学到很多 一点一点写的好起来

我的文字也终于有机会变成实体的存在 能够让你触摸得到


不会印太多 几乎是完全按照印调来走 算是一个纪念啦

印调到23日 正式放出宣图的时候再打一个tag


《以太之海》印调


2017-08-09

危险结论



写写段子放松心情。
————
他醒了过来。

木质的顶棚映进他的眼帘,他花了两秒来确定自己在哪里。轰焦冻起得很早,这是他早就养成的习惯。一般来说他一天只睡四个小时就能保持他一整个白天的精力,不过今早很明显有人比他起得还要早。

他循着空气中似有若无却的的确确存在的一缕香气走到没有开灯的饭厅,看见了正埋头于砧板的人。轰焦冻的脚步已经非常轻,不过还是被爆豪胜己捕捉到了。

“你醒了啊?”爆豪胜己头也不回地抛出一个问题,看来是非常专心于他的料理。

“啊。”

标准的轰焦冻式回答,这种态度曾经让爆豪非常不爽,但现在他好像学会了忍耐,把火全都发在握着的刀把上了。不愧是潜入这门课程第一,连着么小的声音也没有放过,轰焦冻这么想。...

2017-08-09

1截废稿

宰失明设定。其实更多的是想写做饭的中也(。)

他一开始其实是没有那么大信心要照顾他的。

雨下了一整夜,到早上还没有放晴,仅仅是逐渐变亮了而已。天空是明亮的铅灰色,在这种光线下中原中也甚至能看清楚窗外的一株植物叶子上沾着水而闪闪发光的绒毛。雨滴顺着这些叶子,透过没有关紧的一扇窗户滑了进来,在洗手台上形成一小片水渍。中原站在厨房里,并没有开灯。他把深蓝色的围裙套在脖子上,伸出手背到身后去系带。客厅里传来早间新闻男主播的声音,告诉他今日有雨,降雨将会持续到今天傍晚。然后又突然消失,换成最近非常流行的搞笑节目的声音,然后是当红女歌星的甜美嗓音。中原中也稍微卷了卷袖子,两边各露出一截光滑好看的小臂,他把头发...

2017-08-03

我们都只不过是普通人

送桃老师的@游戏废人

我愿递给你一支银色的树枝
一朵小白花,一个字
保护你,当你陷进
梦的深处的忧虑
和忧虑深处的中心
我愿跟随你再一次
——玛格丽特 阿尔伍德《睡的变奏》

他在写下那个名字的时候究竟在想些什么?オールマイト——all might,听起来像是all mate,是one for all继承者的意味还是全部都是自己同伴的含义?绿谷想过这个问题千千万万次,但从没有问出过口。他知道欧鲁麦特一定会给他答案,但也许他会觉得他早就该明白那究竟为什么。问题的答案或许两者都有,只是绿谷出久自己太不自信,内心太过动摇,才像是从小就被绳子拴住的大象,直到力量非凡,也无法挣脱那根细小无力的绳子。绿...

2017-08-02

黑凤梨园

弗雷德

安德

艾萨克

杰西

文森特

克里斯塔

阿多尼斯

帕特里克

德克萨斯

罗斯


开始写小英雄也十几天了 几乎是以每天一篇的速度在更新 也许是我这种懒癌爱的最高体现了 

轰爆/爆轰only 得到了一些喜爱 非常荣幸 

归1个档 都是些短打 看起来比较方便

2017-08-01

罗斯

♪Almost Lover 写东西的时候 重复它千万遍


人们总是选择花作为陪葬,却从未有人好好安葬一朵花。蜜蜂在花丛中制造着爆炸,一片又一片花瓣亲吻土地,风认真地拂过每一朵玫瑰,一时间所有花都成为了陪葬,等待夕阳沉沦,等待黑暗破碎,等待自己的终结。它们是如此廉价又是如此不菲,白玫瑰不会沾染上任何人的血,她始终纯白,高贵,有资格等待着亲吻某个人冰冷的脸颊和躯体,再被黑暗染上乌黑,腐烂成为这一隅里最晚死去的寂寞物种。在那么黑的地方,又有谁能看清自己身边的玫瑰是何种颜色?颜色在黑暗中失去意义。他曾躺在母亲身边看着窗外,那夜星子无光,月亮被乌云吞噬,母亲忽然下床去拿了一枝花,放...

2017-08-01

德克萨斯



轰焦冻伸出3根白净手指轻轻叩叩桌面儿,就算是这样也没人拿他当出老千。对手就一个有什么好出千的,再者说来,也没人相信他需要。气氛稍微有些尴尬了,看出点端倪的一众都为他旁边那位漫不经心的小兄弟狠狠地汗一把。再看备受瞩目那位,正兴致勃勃地看着不远处玩大转轮的那一堆。叮!一声,今夜第一个三百万赢家出现了!有人在那边喊着。爆豪胜己看得起劲,轰焦冻终于有点沉不住,他手一收眉头一皱,半边火一起差点给爆豪一个满堂红。

干什么你!爆豪胜己终于收回心了,正处于一个居高临下的位置,就那么怒目圆睁地看着那位金主。你会不会发牌?轰焦冻火一收,众人又把心咽了下去,不过他这话又像是从右边身子过了一遍似的寒气逼人。有多厉害?...

2017-07-30
1 / 12

© 青少年祭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