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软壳

#芥镜

#芥川龙之介x泉镜花


黑色的软壳


芥川龙之介的外套从不让人随便触碰,一下都不行。黑手党里的人早就知道了这一点,几乎到了人尽皆知的程度。听说啊那是太宰先生送给他的衣服,但那又怎么样呢不就是一件衣服吗有什么了不起的。有人这么窃窃私语着,但从来不敢让他听见。他们之中有些人亲眼在好久之前的一次行动里看到这样的画面——躺在芥川脚下还没有完全死掉的黑手党同伴,伸出沾满血的手拉了拉他的衣角——就在这个瞬间,他们就看见那黑色恶龙仿佛是被这只血手激活了一般冲了出来,把躺在地上的人整个切碎。


芥川他疯了吧。此事一传,他的名气马上抬升,那件大衣变成除森鸥外的头发,中原中也的帽子和太宰治的绷带以外第四件不可触碰的东西。同时他的人缘也急速下降——虽然原来也并没有什么人来和他说话。足够强大的人是不需要同伴的。这句话是谁说的?他不记得了,或许是太宰先生——但是他又不确定,因为双黑,可是王牌组合。那么是首领吗?算了,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觉得这句话很有道理。芥川龙之介面色苍白沉默寡言如同伴着黑色灵雾白色幽灵。他就这么一年一年地在这黑手党的阵营里飘荡着。


几年后他果然成为了港口黑手党最厉害的异能者之一。但不知是否是因为长时间生活在这种阴暗氛围下,芥川的身体并没有像其他同龄少年一样挺拔起来。这样也不错,至少可以一直穿着那件衣服了。他这么告诉自己。每次临行前他都会郑重其事地披起那件衣服,像是一场仪式,尽管送他这件衣服的人早就不在这里了,但他还是选择这么做。这大概就是习惯的力量吧。习惯就是如果有一天他不这么做了,就会觉得空,就会觉得他仅剩的那点安全感也没了。


大衣从未沾染过他人的指纹,但直到那个下雨的夜晚。芥川龙之介记得清清楚楚,他们冒雨追杀一个潜逃的国外敌对组织间谍,他急速地跑过那些漆黑的街道,转过转角后突然感觉到了一丝人的气息,脚步慢了一下,也就是在这时,那种让他心慌的微弱力气从他的大衣下摆传递了上来——有人拉住他的衣服了。


罗生门和闪电同时腾空,他向下看了过去,却在最后一秒钟收了手。借着这道闪电的光他看见了这力气的来源,一个抱着兔子玩偶的小姑娘。她就那么抿着嘴唇回望着他,眼睛很大,透着她这个年龄该有的澄澈。但芥川龙之介却从她的瞳孔里读出了不甘与愤怒,如出一辙——到底是和谁如出一辙?他突然想起来了在哪里见到过这样的目光。是镜子,是镜子里的自己,他自己的眼睛里也流露着这种不甘与愤怒。你——他张开了口却被抢先。仿佛是慢动作一样,他看见这个小姑娘慢慢张开了嘴,一个字一个字地把四个字说了出来。并非“请救救我”也并非“我很害怕”而是“夜叉白雪。”


有什么东西亮了一下,是她胸前的手机。这仿佛讯号,巨大的白色夜叉在少女小小的身体之后横空出现,杀气腾腾地冲向芥川。因为震惊他睁大了双眼,但嘴角却上扬,这表情很奇怪,深深地印在少女脑海里,她无论如何也忘不掉。让她同样忘不掉的还有那黑色恶龙,几乎是几秒之内,就把夜叉砍的烟消云散。但是她最忘不了的是,这一切结束之后,在她昏过去之前,披在她身上的那件大衣的触感和与这雨天完全不相符的衣服上一丝阳光晒过的味道。


她在那个雨夜被这个白色幽灵抱了起来并带回去。等到她醒过来,身上早就不是那件衣服,而是被子了。樋口一叶坐在她旁边看见她醒了过来,马上起身走出去。不一会便进来了一个男人。芥川在她床边的椅子上坐好,开口却又被她抢了先。


她说,我记得你哦,黑色的龙。

沉默半晌。

不是。是芥川龙之介。

黑色的龙…之介…她努力地开口试图叫对这个名字。

你以后就是我的部下了。他扔下最后这句话就站起了身准备离开。小姑娘想抬起手拉住他的衣服却没有做到,只能用尽力气喊他。龙…你有见过我的兔子吗?我想…让它和你的衣服晾在一起,可以吗?

这是泉镜花加入黑手党的第一天,也是她对芥川龙之介许下的第一个愿望。


龙之介…衣服上的味道,很好闻。泉镜花最喜欢的几样东西,兔子玩偶,汤豆腐,隐藏的一项便是芥川的大衣。芥川龙之介怎么也不会想到有一天,会在他的黑色大衣旁边挂着一只布偶兔子,毛茸茸的,在阳光下微微有些发亮。少女也曾向他提出过想要盖着他的衣服睡觉的愿望,可是无论再怎么重复答案却只有一个,不行。她只好抱着自己每天和那件衣服晒过相同阳光的兔子,把脸埋进兔子毛乎乎的耳朵里,嗅一嗅她一直念念不忘的那种味道。这些都是芥川在她睡着的时候看见的。不哭不闹,沉默寡言,原来的自己也是这样吧。可上天就是赋予了这样的人强大的异能,无法控制便只有死。芥川龙之介不想死,他觉得自己面前的人同样也是想活下去。他在她身上看见了自己的影子。


自从这一天之后,黑手党内部便可以看到了这样的景象。陌生的小女孩拉着芥川的衣服下摆,随着他一样沉默地走来走去。芥川龙之介并不愿意拉着她的手,说是不愿意也不妥,他内心惧怕柔软,他想象不到那只手放在他手心的触感。他从未触碰过什么,连冰冷的枪械也没有过。泉镜花第一次想要牵住他的手的时候,他就像是被火焰灼烧一样把手抽离。他又一次低头看着她那双澄澈的眼睛,不知是什么力量让他开口,开口说了他自己都不相信是自己说的话。他听见自己说那么你就拉住我的衣服吧。泉镜花抿了抿嘴唇,伸手拉住了那衣服下摆——像是那一天一样。芥川突然感觉到,被柔软的温度触碰的这黑色的坚固外壳,在这一瞬间连同他心上的坚硬外壁一起,变成了软壳。


END


评论 ( 10 )
热度 ( 179 )

© 青少年祭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