惧光症

#泉司
#欧欧西 欧欧西


惧光症

那些与蜂鸟的光彩一同闪耀的人,意味着死亡。

他生平第一次在从图书馆借来的书上涂抹,用手里的钢笔带着决绝地在那句话上划着线,直到他再也看不见为止。朱樱司这才像是恍然醒来,那行字母早就淹没在黑色的墨水之下。他只能老老实实地带着那本书去向图书馆的老师承认错误,并交了罚款。于是那本诗集现在归他所有。朱樱把它带回了家。朱樱司自己清楚得很,那某些字句隐隐戳中了他,才让他突然感到不安。

曾有人对他说,司君,这个学院最闪耀的,是我们knights。可他不喜欢闪亮的东西。朱樱司喜欢挂在朱樱家大厅里古代长剑,但仅是有铁锈的部分。那剑的寒光让他心惊。他的房间里没有一件东西是闪着光的,他好像从小开始就是如此。可是朱樱司从看到濑名泉那一刻开始,就一再做出与以往的自己完全不同的事,多到他开始怀疑自己是否生病。

那句话是濑名说的,那也是朱樱加入knights的最重要的理由。朱樱第一次明白什么叫做一个人的耀眼,像是从世界的屋檐上掉落的星星,他也第一次想要靠近这种光芒。当朱樱第一次站到舞台上,面对台下炫目的光,他才知道他再也不能不去面对闪耀着的东西了,他绝不能做黑夜里的骑士。可他又想起了那句被他划去的是诗句,双腿发软,那些闪着光的荧光棒让他感到巨大的不安,像是一把把明晃晃的剑向他挥舞。他究竟是想要见证死亡,还是加入?朱樱司的眼泪无意识地滚落,和汗水融在一起。他偏过头去看那些前辈,他们的动作都那么完美无瑕,像是在向那些挥舞的剑征战。可他是怎么了?朱樱司惶恐,他怕自己在某个下一秒就会昏倒在台上,但他还在坚持。他希望濑名能够回过头看他一眼,可为什么想,他说不出来。这仿佛能给他一些安慰,于是他一边坚持一边祈祷。也许是某个路过的神明刚巧听到了他,实现了他的愿望,濑名泉转了过来,与他四目相对,他必定看见了他的泪水。于是两人动作全部空了一拍,像两颗共同被抛出星系的星。那一瞬间朱樱司大脑仿佛短路,后面发生了什么在他脑海里就是一片空白。可能是他昏倒了,也可能是他的濑名前辈为了救场而带着他跳了一支突如其来的舞。

等朱樱恢复了意识,已经坐在后台。Knights的其他成员全都在他身边,独独缺了濑名。他们没有说话,鸣上带着担心的神色皱眉看他,看他清醒过来,短促地啊了一声。朱樱仅是低下头说出了对不起的第一个音节就被打断。太麻烦了,司君,你究竟想干什么?

那是濑名的声音,从远处传来。他终于从暗处的一张椅子上起身向朱樱走了过来,那脸上明显带着压抑的怒气。濑名泉让其他人先回去,众人竟真的全部散开,在这一刻他就如同是knights的队长。后台在一分钟之内就只剩下了两个人,濑名泉居高临下地看着他。朱樱不知道该说对不起还是谢谢你,于是他沉默。他知道他快要破坏这份闪耀了,他预感到那句诗即将成为他命运的预言,他不适合与任何闪耀的事物为伍。朱樱感到脸上又变的潮湿起来,他今天的眼泪全是无意识的。他想起曾经养过的一条已经死去的金鱼,如果它有眼泪的话,融进水里不被人发现真是太好了。可濑名忽然伸出手夹住了朱樱额前的头发,你刘海太长了啊。他像是没头没脑地扔出这么一句,这倒是让朱樱司抬起头来看他,然后眼前就暗了下来。濑名在他额头上落下了一个似有若无的吻,朱樱司条件反射一般闭起了眼睛。

能不能别哭了,真是难看又懦弱的表现。可濑名泉却这么说了下一句话,朱樱司还是不敢睁眼,因为他不知道要怎么去面对他。而濑名看起来也不需要什么回应,他吻上了他的眼睑,然后向下移去,像是要吻掉他脸上所有的泪水。在这昏暗而又安静的后台,朱樱司的嘴唇和他的眼睑一样在颤抖,等濑名把吻最终落到他嘴唇上的时候,朱樱司再也不惧怕任何闪耀的东西了。

一整个宇宙的光芒都落在他的唇上,他没什么好怕的。

FIN.

评论 ( 3 )
热度 ( 56 )

© 青少年祭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