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玫瑰,黑玫瑰,白玫瑰

#复健
#一遍 没改

红玫瑰,黑玫瑰,白玫瑰


他一生只见过太宰治拿过三种颜色的玫瑰。即便在中原看来太宰危险而又迷人,从血液到骨骼再到面皮都是一副精巧相,面无血色却又唇红齿白,勾着一丝似有若无的暧昧笑容,说不清是对这世界暧昧还是对他自己。就算他是一支玫瑰,也必定物极而反,柔弱却剧毒吧。他怀抱一捧鲜红的玫瑰从远处走过来的时候,中原眯着眼睛,先是没有看清,以为那红色是他身上的血。再离近一点他才看清那团鲜红究竟是什么。中原心里慌张,脚下却似生钉,迈不开一步。太宰治开口了,中原眼前忽然一恍,竟以为那红玫瑰是从他身体里长出来的了。太宰说什么他也听不清,眼前一切好似无声黑白默片,世界仅剩那捧玫瑰是鲜红的。他们的心估计也是同样的颜色,从身体里长出来的玫瑰,必定是以心脏的血液为滋养吧。中原伸出手,接过了那捧玫瑰,世界恢复了色彩和声音,心跳也不再顺着血管传到耳膜。他听见自己说,你现在可以吻我了。

世界上每一支玫瑰都有它存在的使命,绝不廉价,且不可随手而得。说太宰治含蓄可他又好像事事高调,说他高调可又好像隐喻无穷。他们分手的那一天太宰仅拿了一支玫瑰,小小的,漆黑的一支,几乎隐没在他黑色的西装里。他靠在中原的桌子上等,中原可能永远无法理解为什么他要等,为什么一定要亲自把终结送到他手里。他走到太宰面前站定,这次他眼前不再出现幻影,每一丝细微的声响也都被他的耳朵准确地捕捉,可太宰却什么也不说了。他把那支黑色玫瑰递给中原,像是递过一枚戒指。他还是什么也没有说。中原中也接了过来,缓缓地,把它握进手里,再把它揉碎,黑色的汁液顺着他的手套滴了下来,像是黑色的血。这朵也是从他心上长出来的吗?中原中也无法确定。

他最后一次看见太宰治拿着玫瑰的时候,正值夏日。横滨苦日毒辣,他们还是一袭黑衣。太宰被白玫瑰所簇拥,中原俯下身去看他,黑白的反差让他觉得刺眼,不知道是不是因此而眼睛发酸。仅有这一次是他把玫瑰递了出去,放到太宰治的怀里。

现在我要吻你了。

评论 ( 2 )
热度 ( 86 )

© 青少年祭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