狮心童话

#雷卡入党党费
#第一次写 把握有些不好还请见谅(。)
#雷总生日快乐!




狮心童话




雷王猎人在野外捕获那头狮子那年,卡米尔六岁。

这个国家子民心中的激动与恐惧奇妙地交织在一起,早早地围在王宫门前等待着见到那头巨兽。人与马的声音愈来愈近,似乎还有一种奇怪的低吼声夹杂在里面。他们踮起脚尖等待,却只等到了向外发出巨大怒吼声的盖着黑布的庞大牢笼。必须先给国王看,猎人们如此说,强行破开围住大门的人群,带着它缓慢地走了进去。大门被重重地,毫不留情地关上,切断了王国子民的目光,也切断了那头狮子走出王宫的可能。

当晚国王大摆筵席犒劳雷王猎人,卡米尔跟在父亲身后,并不知究竟发生了什么。宴会摆到深夜,再到凌晨,以至于即便是如此巨大的吵闹声,也再也无法阻拦卡米尔的睡意。恍惚中他听到父亲说,是时候来看看它了,于是便响起更大的欢呼与掌声,他不得不醒来。卡米尔揉着眼睛,只看见一个蒙着黑布的正方体被马儿拉到空地上,紧接着,黑布被一把掀开,惊呼声刹那间此起彼伏。他尚未看清那究竟是什么东西,好像毛茸茸的躺在笼子里,笼子里的东西就已经站了起来。狮子的脸面向了他,露出威胁的表情。可卡米尔并不害怕,因为他根本就不知道这究竟是什么,有多危险。狮子发出一声低吼,再一次激起一众惊呼。

国王说,卡米尔,我的好儿子,你觉得怎么样?你来给他起个名字如何?

卡米尔看了看他的父亲,又看了看这头巨兽,轻轻开口说,他叫起来就像是暴雨天的闷雷一样,父亲。不如就叫雷吧。

国王满意地鼓掌大笑起来,之后便站起身平复这喧嚣。诸位,他开了口,我的儿子给它取了一个绝妙的名字,叫雷。分不清是谄媚还是赞许的掌声潮水般涌向此时最引人注目的他和他,卡米尔并不适应,他起身,微微低头致意,然后又看向那头狮子,那头被他赋予了名字的巨兽。他惊讶地发现,那头狮子也在望着他。难道他不喜欢吗?年幼的卡米尔王子在心里问着自己,也问着他。此时众人醉意正浓,国王则更是兴奋。卡米尔不禁抬起头看着他的父亲。

来啊,把这狮子放出来!让他为我们助助兴!他突然下了命令。猎人们的笑颜收敛,换上一副较为为难的表情。

「国王殿下,这狮子还未被驯服,现在放出,未免也…」

「怎么,难道我王国猎人还制服不了他了吗?」国王仅用最直接的激将法。

他们犹豫了,接着缓缓点头。其中一位从坐席中站起身来,走向那座巨大铁笼。卡米尔却一直注视着狮子,他看见他眯起了眼睛,想站起来大喊停下,却为时已晚。门已被打开,狮子试探着走了出来。他甩了甩自己的鬃毛,发出了今夜最大的一声吼叫。众人大惊失色,几欲退后,但直到他在转瞬之间加速,扑向正前方的国王,他们才尖叫着逃开。卡米尔在混乱中站起身又被推倒,那狮子仿佛就是在向着自己跑来。

卡米尔王子!有人这么大喊着,可狮子已经来到了他的面前。卡米尔不知被何种力量所驱使,他看着向他飞奔过来的狮子,把一只手臂伸直,举在身前。
「雷。」

卡米尔叫了刚刚赋予他的名字,他随即停在他身前,额头抵在了卡米尔小小的手掌上。

狮子呼出的热气把卡米尔额前的碎发吹动,在这突然变得寒冷静谧的夜里给了他些许让他心安的温暖。卡米尔与他对视,狮子的眼睛黑的发亮,是他从未见过的美,比王宫里最大的黑曜石还要好看。他在里面看到了自己的影子。余光瞥见角落的猎人举起了弓箭,卡米尔并没有大喊不要这样,而是迅速地起了身,走到这庞然大物的身侧,试图往他背上爬去。而狮子也顺从地屈起腿来,让他更方便地爬了上去。小小的卡米尔在他背上坐稳,狮子直起了身。王子扬起那张小小的,干净的,分明写了兴奋的脸,面对着躲在暗处偷偷看着的人们,包括他的父亲,雷王国的国王,都不曾见到过卡米尔这样的表情。

「他是我的狮子了,」他像是在宣布什么重大的国会议事,「雷是我的。」

从此,即便雷王国国王大发雷霆,也无法阻止皇子卡米尔被默认成为这头狮子的新主人。

王宫里的所有人都无法理解,为何狮子会听卡米尔的话,但他们即便心怀巨大的好奇,也绝不敢靠近他们一步。雷除了卡米尔之外似乎不受任何人的控制,他甚至可以抱着他睡觉。卡米尔把脸埋到狮子的鬃毛里,一同享受午后片刻的宁静。偶尔也会把他当做巨大的坐骑,和猎人们一同出猎,他再也没有让雷回到那个巨大铁笼里。

无论是什么都无法关住你的,卡米尔摸着雷的脸,这么告诉他。

转眼间八年过去,卡米尔早已不再骑着雷出猎。即便是这位王子几乎没有打过什么猎物,可是他的狮子却战果累累。在他捕获猎物的那一刹那,卡米尔在他侧方看见的表情,分明是带着好战的,喜悦的成分。雷于他而言,变得越来越像一个人类。

卡米尔想,这样的表情,如果放在一个人的身上,会是怎样的呢?

可是他也没有想到,会是最后一次带着雷出猎。

他死于一根毒箭。是在扑向一头鹿,露出心脏时被人精准地射入的一根毒箭。

雷倒下了,卡米尔也莫名大病一场。在梦魇中仿佛有一个声音在说,卡米尔,那是那支迟到了八年的毒箭啊。

是吗?卡米尔想起来了,是啊,的确是有一支被他挡住八年的毒箭啊。可他不愿再想,只想坠入无穷无尽的睡眠。在梦中他看见了他的狮子,他站在他的面前,向卡米尔低下些头。卡米尔伸出手去,狮子却在他触碰到他的那一刻消失,融进空气。他在冷汗中醒来,没有巨大的毛茸茸的温暖环绕,床单被罩也早已被换掉,连一根雷的狮毛都无法找到。

他的的确确不在了。

等到他的身体恢复,王国一年一度的猎人选拔又一次拉开了帷幕。卡米尔坐在马车里,不愿下去看他们的角逐。车外人声鼎沸,人群爆发出一阵又一阵的欢呼,一个名字传进他的耳朵。

「雷狮!」

什么?

「好啊!雷狮!」

什么名字?卡米尔走下了马车。

他在那一瞬间看到了那个男孩的侧脸。

带着好战的,喜悦的,兴奋的,也许有些疯狂的笑的,好看的侧脸。

卡米尔喉咙发干,不得不咽下好几口口水。他慢慢走了过去,好像走过一个世纪。终于,他在那个男孩身后停住了脚步。

你叫什么…?他问。

「我吗?」被问的人转过身面对他,汗水从他鬓角留下,他笑得不羁,眼睛里的火光也未曾熄灭。

「我的名字,是雷狮啊。」

卡米尔难以置信。不过他还是伸出了手,在他身前伸直,看着这个叫雷狮的男孩,好像是在期待什么。

不可能的,不可能的吧。他疯狂地在心里否定着自己。

雷狮静静地看着他,然后低下头,把额头抵在他的手心。

「又见面了啊,我的卡米尔王子。」

这次还是让我来保护你,你要和我继续在一起啊。

FIN.

评论 ( 15 )
热度 ( 93 )

© 青少年祭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