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樱时雨

#芥川先生 生日快乐。




三月樱时雨

三月从来都不是一个好季节。风会卷着樱花花瓣和雨从南方袭来,逐渐变成大雨和狂风。樱花会落,然后狼狈地贴在地上,变成一道裂纹。可我大概就是在这种时候爱上他的。

他在那场大雨里叫了我的名字,芥川,芥川。雨声太大,我答:是。不知他有没有听到,他叫我名字的声音分明也被雨水所掩盖,我却能听得一清二楚。我不知他接下来要做什么,也许我永远也猜不透他。可能正是因为这种神秘莫测让我着迷,我一向不喜欢已经清楚明了的事物,被一锤定音更是他们的死刑。我想无人能真正看透他,也无人能够得到他。而已经到手的东西永远无法敌得过未到手的。我可能一生都会形如困兽,被无声无息地关在这空旷的斗兽场,直到死去。我看着他,他漆黑的瞳仁好像被雨淋湿,又好像一滴浓墨被化开,不知怎的竟看出些许温润。他把伞举过我的头顶,为我撑出世间狭小的一隅。他低头,我下意识地一躲,怎料他竟吻了我的额头。

那不是唯一的一个吻,但他从未说过什么。唯有一次他说,他仅会在昨天和明天爱我。我只好为了过去和未来而活。然我得到他了吗?我想没有。而是他得到了我,这世界上没有什么是属于我的。中原前辈曾如此形容他:太宰治是行走的尸灰。我无言以对,可我觉得他更像是从地狱里烧上来的一团黑色的火,生生不息的样子又极度可疑。后来我恍然,原来是这团火自己把自己烧成了尸灰。而我也不会幸免于难,毕竟,人人皆是行走的尸灰。而我宁愿葬在这团黑火里,与爱意一并焚烧。

我无法浴火重生。却像中世纪的教徒,肉体遭受鞭挞,精神却达到欢愉。我却不感到自己有什么可悲。我在掌心里感受到了超过命运的欲望,彼此唇齿间皆是明天。我无法再索求什么。可是,太宰先生,在这个世界上,我也没什么好怕的了。还是请您说一句爱我吧。

FIN.

ps.开了学之后秒变18流破码字的 脑子不太好使 别嫌弃我。我表演1个比心

评论 ( 5 )
热度 ( 20 )

© 青少年祭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