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山

#无脑甜4k+
#对 就是傻白甜的意思



火山

太宰治离开组织的那几天根本没有什么动乱。就算有人觉得好奇,为了自己的脑袋着想也还是不问——知道的越多越危险,那名字还是留着到人近垂暮再讨论比较安全。所有人心里想的就只有四个字:太宰走了。不过这样就足够。至于他去了哪,今后还会不会遇见,都没有人关心。但不知为何,太宰就像一个黑色漩涡,离开了这片海域,此处即刻风平浪静。发生的最大的事情就是在某一个晚上,中原中也的一辆车被炸掉了。这在港口黑手党里就好像是羽毛落到湖面激起的水波,不久就消失无痕。这日子平静到中原都得到了几天假期,尾崎红叶在某一天晚上把他叫到她的处所,看着他,一副欲言又止的暧昧神情,随后堪堪勾起一个笑容:也罢,中也去休息几天吧。

中原也不知她也罢的含义,谢过尾崎便离开。突然的放松还是让他有些不太适应,他先回到了自己的住所,在浴缸里足足泡了一个多小时。嗜酒如命如中原中也,连浴缸边都放了一台小型冰柜。他拿出里面的杯子和冰块,把威士忌倒进去,满足地闭起眼睛品了起来。半杯下肚,他也从浴缸里起身,擦干自己的头发,穿起浴袍便蜷到沙发上刷起推来。不到半时便觉无趣,手机屏幕显示时间为20:40。

看时间还早,他决定出去走走。横滨正值夏末,夜晚就算有风也不会让人觉得寒冷。他打开衣柜,选了最不常穿的便服——白色T恤,黑色牛仔裤,想了想又套上一件黑色开衫。他穿鞋的时候抬头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尽管还是黑色为主,但还是顿觉自己年轻好多。这没由来的念头让他不禁摇了摇头,拿好钥匙钱包和手机便走出家门。一路上没少吸引别人的侧目,不仅因为他显眼的发色(他很后悔自己没戴一顶帽子出门),更多的是因为他迷人的长相和奇异的气场。他不否认自己长得好看这一点,但也从未把它当过一种工具。他和太宰所学到的那么多的技能里,有一项便是色诱。很显然,在这一点上太宰比他做的要好得多。中原不屑于这一点,尾崎也没法子,勉强不来。有时太宰嘴角和眼角微微动情地一弯,甚至能不分敌友地把人迷惑,因此比中原省去很多力气。

他的脑海里又浮现出另一张好看的脸,让他心下一惊。中原本决定再也不想起他,可越想忘记的越会在脑海里出现。他忽然想到,尾崎不会就是想到这一点才放他假的吧?他忽然生出一阵被看穿的恶寒,他自己骗不了自己。中原赶忙走进一家酒吧,坐在角落的位置,边盯着唱片机的针划过沟槽,便慢慢地抿起一杯长岛冰茶。

手机突然一亮,然后震动起来。那是一个陌生的号码,好像来自国外。中原伸手按掉,可两秒之后再次响起,如此反反复复三四遍,那人都锲而不舍。第五次打进来时,中原中也接了电话。

他把手机放到耳边,两边都一阵沉默。十几秒之后,中原率先开了口,嗓音低沉又有点沙哑,像是怕别人听到什么。

“看起来你活的不错啊,太宰治。”他嘴角上扬了一下,是下意识的笑。

“中也怎么知道是我?”那边嗓音清亮,似有若无带着笑意,隔着这电话听着有些遥远。

“这不是明摆着的吗——”中原在这边非常轻地哼笑一声,随后又止住。他怎么可能告诉他这个号码仅有两个人——尾崎和太宰——知道?

“如果我连这都猜不出来,那就连一点仅存的默契都没有了,老搭档。”他非常迅速地圆了回来。

“哈哈,”太宰治笑了出来,“那中也,你用你的默契猜下我在哪?”

“猜不到。估计离开横滨,不,是离开日本了吧。”他又喝了一口杯里液体,“太宰,你没必要告诉我,我也没必要知道。”

他说的是实话吗?对太宰治,他更多的是口是心非。坦荡一词固然十分高尚,中原中也也无数次地想要做到这一点,但面对太宰,他没办法。

“加利福尼亚。”太宰治说。

中原还是有那么一瞬间愣了愣。太宰现在身处地球另一端的陌生城市,不知隔着多少时差在与他通话,倒是让他有一种奇妙的漂浮感。那地方他去过一次,是被派去西方执行一项任务时曾短暂停留在那里。新的唱片被侍者换上,像是被安排好的玩笑,唱片机里开始放起那首著名的加州旅馆。

音乐传了过去,显然被人听到。“中也,连你那边的音乐都在指引你来加州啊。”

中原中也嗤笑一声,“太宰,我为什么要去找你,你现在不是能被越少的人找到越好吗?我可不保证我不会让其他人去找你。”

“中也,我能看到火山喔。”这像是一句什么暗语,通讯在这句话之后便被单方面切断。中原中也有点恼火,太宰永远神神秘秘的,让人无法看透,哪怕是一层也不行。就像一个人走进雾气里想要看清前面的路,绝不会成功,反而会被困在雾里。像是被暗示一样,打开了浏览器,输入加州火山几个关键字,出来的结果让他好气又好笑。他一口喝光了杯子里的冰茶,心里暗骂一句火山这么多谁知道你说的是哪一座啊。

从太宰失踪的那一天开始,他们之间暧昧的感情终于画上了一枚休止符。他们从未确定过什么关系,但看在旁人眼里,还是能发现些什么。他们也从未说过爱与喜欢,无论哪一方说出来都必定会被另一方嘲笑。没有合适的时机与场合,这台词就会显得突兀。中原曾想,还是要让他把这句话说出来,在这件事情上他可不想让太宰占了上风。

几天后他就得知他离开的消息。中原失落又庆幸,他庆幸还没有说出来,也庆幸可能还有再说的机会。可如果他说了,太宰会不会就不会走?此事无法查证。

中原不是不在乎的。就算整个黑手党都不关心太宰身在何处,那也不包括中原中也。中原恍然发现,原来自己曾想过的那些与太宰治再相逢或是对话的画面,真正出现在自己眼前,会变得如此风淡云轻。他没有与他冷言相对,也没有暴躁地破口大骂,中原回想起刚刚的对话,觉得二人就如同询问天气的口气一般。他猜太宰现在应该很是安全,因而不想去破坏。中原中也的确变了,他依然不会去祝福太宰,可他也不会因为那些厌烦与恨打破他的宁静。炸了他的车仿佛是上个世纪的事,他那些年少轻狂也随着碎片一并回收。中原这才发现,原来太宰的离开,潜移默化地改变了他这么多。

至少在这个世界上,他还是知道太宰治在加州的一座火山旁生活。这对他来说也许足够,中原心想,他可能不会飞去找他。无论因为爱还是因为恨,他都不应该去找他。

那通电话之后,这个手机便再没响过几次。两年间大概只有两次——全部都是尾崎的紧急召回。那人渐渐退出了别人的视线,成为神经末梢若有若无的存在。中原中也没有新的搭档,于是便独来独往,倒也能独当一面。他偶尔会想起自己原来的搭档,或看到了相似的背影,或看到了一截绷带,全都被一笑置之。中原心想:他还在加州看火山么?他会一辈子住在那里么?想到这里,竟有些羡慕之情。太宰不会再回来了,就算回来,也不会再蹚进这黑水,黑色的漩涡也终将有平静的一天。可他还不能放下。

中原中也有时会看到discovery探索频道里放送一座火山喷发的画面,还是会或多或少地把他震撼到。虽然日本境内也有富士山的存在,但看到火山爆发,岩浆烫得发亮地流过地面,竟有一种莫名的快感,让人不由自主地联想到世界末日。他想他一定都见过了。

夏末的时候,中原中也再次得到了他的假期。立原问:一起去喝酒吗?他想了想,反正无事可做,于是便答应了。他其实甚少与别人一同踏进酒吧,就算是和认识的人坐在一起,也一定是后来人找到了他。中原中也没有问要去哪,跟着此次聚会的组织者走就好。一众人身着便服,有说有笑倒也轻松,任谁也看不出他们曾见过和创造了那么多尸体。他们七拐八拐,渐渐远离了些霓虹灯和人声的喧嚣,终于在一家店门前停住。立原推开门,对中原中也眨了眨眼,示意他到了。他朝门上的牌子看了一眼,惊讶神情刹那间流露。有人问他,中原你没事吧?说着也疑惑地抚着下巴往牌子上看去,当然毫无异常之处。中原在心里嘲笑自己,一个酒吧而已,干嘛要那么紧张。他说着没什么,赶众人走了进去,然后关上了门。

名为California的酒吧门口的蓝光牌子滋滋地闪了闪,旋即恢复正常。

他们随意地落了座,中原趁他们点单的时候打量起这家酒吧来。在他看来这里与他曾去过的其他酒吧并无什么不同,一样略显昏暗的灯光,一样闪烁耀眼的酒架,一样放着黑胶唱片,一样木质的大小座位。唯一让他有些介意的东西就是它的名字了,他强行把这种巧合归罪于红色敞篷车效应带来的影响。也许他潜意识里一直都有一个地名,不提便罢,稍稍一提就突然膨胀起来,占据他的大脑。

“一杯红酒,随你心情。”中原对服务生如此说道。一般这样说的时候,总是能喝到店里最好的酒,因为他们不会放弃这种赚钱的机会。不多时酒就被端了上来,酒杯叮地轻轻碰撞在一起,然后分开。中原抿了一口,便从此不再相信巧合了。

那是他两年前独自喝完的那一瓶酒的味道,绝对错不了。

这仿佛是另一个暗号,就像加州火山那样的暗号。他回来了,太宰治回来了。中原突然起身环顾四周,并没有发现似曾相识的身影。他走到吧台,问那擦着玻璃杯的服务生他在哪?结果换来笑而不语。中原想把客人一个一个地看过去,不过转念一想,如果太宰想要隐藏,是易如反掌。他也许根本就没有坐在这里,而是躲在哪里看着这里的一切。他对一个在他视线范围内的摄像头露出一个略带轻蔑的笑,他想他一定能看到吧。

那天晚上中原付好了所有人的账单,先走一步。他走到街的拐角,最后瞥了一眼蓝光灯牌,略略皱起眉笑了笑。

没有想到他竟然会带着加州回来见他。

隔天中原一人推开这家酒吧的门,径自坐到吧台前。他不言语,就那么看着服务生背对着他专注地擦着杯子。他看着他擦了七个薄如蝉翼的高脚杯,好看的手指捻起它们,再一一摆好,像是某种仪式。中原中也开口说话了,只三个字,太宰治。

那背影的主人没有转过来,仅以声音见人。“晚上好呀,中也。”

声音依旧澄澈又好听,像是被水磨出来的圆润嗓音。他终于转了过来,在一只刚刚擦好的酒杯里斟上红酒,推给他。中原赌一瓶他最好的酒来猜那依旧是柏图斯。太宰也许更瘦了一点,眉眼弯嘴唇薄,头发依旧有点乱蓬蓬的,中原试图把眼前这个人与两年前的那个影子重叠,又在这一刻语塞——他不知道下一句应该说什么,自己应该问他这两年的生活吗?还是应该问他为什么会回来?亦或是问他火山在哪?太宰突然消失又突然出现,总会让那么多的人不知所措。

他沉默地喝着酒,太宰沉默地看着他。终于有人打破了沉默。

“中也——你不问问我为什么会回来吗?”

中原中也放下了酒杯,干咳了一下。“啊,是啊,是该问问。”

“理由太多了。因为你还没去看过加州的那座火山,因为那边的生活太过平静,因为食物不好吃,因为我还有一句话没对你说。”他掰着手指数了起来,在最后那句上放缓了语速。

中原中也心中一动,该不会是——

他突然感到一阵慌乱,死死地盯着自己手里的酒杯。万一太宰要说的是是他炸了他的车之类的呢?中原中也开始胡思乱想,他不可能——

不可能要说的是自己想说的那句话…吧?

“我喜欢你呀。我一直欠你这一句。”

他还是说出来了,比中原中也还要抢先一步。这时隔两年的告白究竟还有没有效?中原心里很想问他,你怎么知道我还会答应你?你有什么自信?可他也清楚得很,从他今晚见到太宰的那一刻开始,两年的空白好像一下子烟消云散。仿佛就在昨天,中原还在想着要比太宰先说出那句话。他像是时间之王,如此轻易地让时空合并,里面容不下一根纤细的银针。

“太宰,你就不能让我抢先一步?”中原中也有点烦躁地敲着杯子,抬眼看他。

他像是意识到了什么让人惊讶的事情一样,有一瞬间的发愣。继而一个了然于心的微笑出现在他脸上。他双手撑着柜台,“啊,那就当我刚才那句没说吧。中也,你要说什么来着?”

“傻逼,”中原白了他一眼,还是没有忍住,闭起眼睛笑了起来。

“我一直喜欢你。”

就算火山在这时,在这加州酒吧的窗外喷发,他们也不会在乎了。因为他们心中的火山,早已在这电光石火之间,爆发了千万次。

FIN.

评论 ( 5 )
热度 ( 72 )

© 青少年祭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