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处玩梗 人称交替 能看懂就好啦



A.I.W.S.*

ALICE
————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位美丽的公主…
她拥有宝石般的蓝色眼睛,和让阳光都相形见绌的金色长发…
她笑起来的样子,能让人放弃每一滴水都变成钻石的港湾…
但她得了一种怪病,全城上下无人能够医治,直到…

我小时候从没有听过这样的故事。啊,不光是因为我是个男孩,即便是个女孩,出生于那样父母都忙到回不了家的家庭,也不会听到这样的睡前故事。那么,我是怎么写出这些的呢?

我曾因任务被派到西方,在那里短暂停留。任务进行的非常顺利,扭断那样一个小组织头目的脖子简直轻而易举。我甚至都没有让我的手套沾上灰尘。夜幕四合,我坐在车站长椅上,准备登上最后一辆开往莱斯特的火车。火车呼啸而至,我要找的那节车厢几乎空空荡荡,仅有以为女性带着她的孩子在沉沉睡着。我坐在离她们不远的位置,没有合上我的眼睛——伪装成无害的母子,在某一个瞬间变成杀人魔鬼,这种事情不是没有。列车行驶了很长时间,突然咣当地震动了一下,我听见那孩子醒了。处于性别真空的年纪,嗓音清澈明亮,我无法分辨出那是她的女儿还是儿子。就当是个小姑娘吧,那小姑娘对她的母亲讲说她想要听故事。她的母亲开了口,浓浓的英国口音,讲起以很久很久以前为开头的古老故事,语调缓慢,让人昏昏欲睡。我像是要弥补什么一般,也同那孩子一起听着。

汽笛声传到了我的耳朵里,也盖过了那母亲讲故事的声音。那是即将到站的示意,我活动了一下身体,关节发出噼啪的响声。直到有一天怎么了?究竟怎么了呢?我不得而知,门打开了,我只能走下去。

不过她所形容的那位公主,我好像刚巧认识。

IN
————
我静静地坐在房间里,举目皆是空空的架子。那些我曾经珍爱无比的娃娃都被我塞到箱子里和床底下去啦。林太郎不知什么时候进来过,看到了这个样子,在餐桌上非常惊讶地问我怎么了。不过我没有告诉他,只是摇了摇头。他问不出来什么的,只要我坚决不说。

我好像得了一种怪病。

说出来也不会有人相信的呀。于是我就不说了。有一天我睁开眼睛,发现我枕边的娃娃变得几乎要撑破房间那么大,我以为是林太郎的把戏,不过当我起身,我发现自己在这个我所熟悉的房间里,简直变成了蚂蚁一般的大小。所有东西都巨大无比,我吓坏了,以为自己还是在做梦,于是我战战兢兢地再次闭起了眼睛,祈祷醒来之后一切正常。当我再次昏昏沉沉地醒来,事情更加不对劲了,这次我倒是觉得自己变得奇大无比,我的娃娃甚至不及我一个指尖大小。我小心翼翼地把她拿起来,不知怎的一下子扯坏了她的头。于是我哭起来,在某一个瞬间我透过眼泪发现一切正常的时候,我把她们全都藏起来了。因为变大之后的娃娃,实在是太可怕了呀。

门在这一刻被敲响,我问:是谁?原来那是中也君。他大概是刚刚从西方执行任务回来吧,我有几天没有见到他啦。不过他会有什么事呢?我对着门说,进来吧中也!门没有锁哦。他于是打开了门,走了进来,像往常一样摘下帽子对我行礼。

我一直觉得他是黑手党里最具风度的人,甚至比太宰先生都更胜一筹。我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关心我,还是仅仅是屈于林太郎的手下而迫不得已。我像平时一样以轻松的语调说话,问他有什么事呀?他于是把他手里的一个包装精美的盒子递给了我。

爱丽丝小姐,这是我在西方买到的,想要把它送给你。他好像有点局促,这么说着,并看着我打开了包装。那是一本精美到无与伦比的书,我翻开一页,纸张带着绚烂的扑克牌,和蓝围裙的小女孩一起,从书本里破页而出。我从未见过这样的书,他说那是手工制作的。我感觉很开心,问说中也你忙吗?我想让你和我一起看。

他答应了下来,坐在我身边看我一页页翻过去。我能看懂一些英文,但必要的时候还是要请他帮忙翻译。那是一个奇妙的童话故事,名字叫做爱丽丝梦游仙境。看着看着,我突然觉得,书里面的爱丽丝,竟和我的遭遇是如此相似。她忽大忽小,我觉得自己也同样如此。只不过我没有掉进兔子洞,也没有遇见柴郡猫。名字叫爱丽丝的人,是不是都会有这种综合征呀。

我很想哭,觉得自己孤立又无助。但我突然想起了我身边还有人呀,于是抬起头,中也君正注视着我,他估计是看见了我眼中的泪水,慌忙地问我怎么了。我揉了揉眼睛,决定把一切都告诉他。

Wonderland
————
我见过太多光怪陆离的事情了,各种各样又奇奇怪怪的异能,甚至于我自己生存在这个世界上,就是一种光怪陆离。那天爱丽丝小姐告诉了我那件事,我惊讶不已,以为又是何种古怪的异能,甚至在那一瞬间,我想到了要去找他——虽然他早已远走组织,但他毕竟能把所有异能全部解除。可爱丽丝小姐说她不想让别人再知道了。

我只告诉你啦,中也,要帮我保密。她把手指抵在嘴唇上,对我眨了眨眼睛。我再一次因为这句话而惊讶不已,连boss都没有告诉的事情,她却告诉了我,这是何等信任?还是她已然走投无路,才慌不择路呢?同那故事的后续一样,我不得而知。

笨拙如我,不知该如何安慰她。她把脸埋进我的颈窝,在这一刻使命了然于心。我慢慢抬起手,轻轻拍了拍她瘦小的背,像是拂去昂贵美丽的中国瓷器上的薄灰。她像掉落仙境的爱丽丝,也似那古老童话中的公主。她需要被保护。

她抱着我的手臂又收紧了些。

Surprise
————
后来我才知道,那种病的名字叫AIWS,果真是爱丽丝梦游仙境综合征啊,和我想的一样。是中也君告诉我的,我不知道他究竟问了谁。我故作轻松地问他能不能治好呀?他欲言又止,可又马上收起。能的,他握着我的手,目光坚定。一定可以的,他这么告诉我。我就相信他吧。不过呀,他说谎的样子太容易让人看出来了。

中也中也,下次再给我带一本其他的故事书回来吧?我笑着说。他答应了下来。我得寸进尺,缠着他给我讲个故事。我想知道黑社会最凶恶二人组里的一人会讲出什么样给小女孩听的故事。

他开了口,语调平缓,让人听着有种莫名的心安。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位美丽的公主。她拥有宝石般的蓝色眼睛,和让阳光都相形见绌的金色长发。她笑起来的样子,能让人放弃每一滴水都变成钻石的港湾。但她得了一种怪病,全城上下无人能够医治,直到…

直到有一天,她遇见了奇迹。他言之凿凿。

我凝视他的眼睛很久很久,突然就笑了起来。我已经遇到奇迹了,我说。

“因为我的奇迹,就坐在我的身边呀。”

Fin

*摘自百度百科。AIWS:爱丽丝漫游综合症AliceInWonderlandSyndrome(AIWS)患病时间:多发于儿童时期。症候:长时间观察一种事物,会突然像爱丽丝漫游仙境一样,周遭的事情忽然变大,或者忽然变小。爱丽丝漫游仙境综合症和视物显小病是在病人的时间感、空间感和身体影响被扭曲的情况下,发生的人格解体、体象紊乱、对时间流逝的感觉发生改变以及其他妄想或错觉。这种情况的别名是小人国眼界或小人国幻觉。

评论 ( 10 )
热度 ( 29 )

© 青少年祭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