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悬命

是很久之前给册的1篇G文 写了「心なき狗」之后的故事。正巧今天小野狗更新就有这个他们第一次见面的画面 就放出来8 好不好吃我就不知道了。


一生悬命

在这个世界上有许多奇怪的道理,但若你仔细想想,就会觉得这些话的逻辑也绝非错误所能定论。比如有些话越说越多,比如谢谢,比如你好。但有些话越说越少,比如新年快乐,比如后会有期。有些话也不适合让13岁的孩子来说,比如一生,比如这辈子。

这两个词汇太过庞大,庞大到空虚的程度。少年还未体验过人生百态,怎能随便提这一生?未免太没有意义了。

但13岁的芥川龙之介坚持这么认为。他在这一年,遇见了他这辈子最重要的人,并且这个人,还改变了他的一生。

就算是在今后的或漫长或短暂的生命里,他也依然会这么认为。

-
在他刚刚被那个名为太宰治的男人劝邀进港口黑手党的第二天晚上,就被安排了刺杀任务。

Hemingway。港口黑手党敌对组织「无名」的幕后主使者。其能力「永别了武器」能够把一切金属武器所造成的伤害无效化。简单来说就是,即便你用一把机枪扫射他,在子弹打到他身上的那一瞬间,也全都会化为一缕烟雾消散不见。这是极其罕见的能力,算得上完全防守,因此说这种能力是世界上最强之一绝不为过。

而这个刺杀任务,今天终于落到了太宰的头上。

这是非常冒险的行为。即便太宰治的能力所有人有目共睹,但一旦他失败被杀,对于港口黑手党来说,无疑是比损失先前那些人还要严重十倍的事情。

消息不翼而飞,组织内部听到的人都忍不住咂舌——他要面对的那可是已经让港黑损失了一批人的危险对象。已经身经百战的精锐部队在这个危险的男人面前都如同随手便可碾死的蝼蚁,就算这黑衣少年是太宰带回来的人,也并不代表着他有这个能力去对抗。难道是太宰给自己找了个替死鬼吗——?

正在这时,议论的话题又发生了一些改变。

「听说森先生把太宰先生和这新来的小子一起叫过去了啊。」
「也难怪。森先生也不可能会这么轻易就同意这个决定吧?」
「这下可有得看了…他们过来了。」

说话者下巴微微往那个方向抬了抬,顺着这个方向,几人便看到了刚刚议论著的二人。哪怕是即将要去见首领,那位年轻干部的脸上也没有一丝紧张严肃的神色。倒是他身后的那一位——称得上是奇怪的发型,脸色白的不象样子,身材也瘦小干枯,但他脸上的表情倒是正经的不得了,仿佛是带着太宰的那一份一并表现在了他的脸上。等他们再走近了些,那少年视线一偏,看见了正盯着自己的几人。

几人不约而同地倒吸了一口凉气。

该怎么形容那种眼神,那种表情?

年龄绝对不超过15岁,但仅仅是那一瞬间的对视,就让他们感觉到了他从眼底,从他心底所散发出来的恨意。冰冷,空洞,毫无感情。这恨意也许并不针对他们,而是针对所有人。如果他能力出众,定会是不可多得的杀戮机器。

难怪太宰会把他带回来。太像了,他们的确太像了。就算是表情和表现出来的性格截然不同,但他们眼睛里所包含的东西,如出一辙。

是对这世界的恨,是对这世界的挑战与征服欲望。

他们只能默默地目送他们远去,而且并不知道,在几年之后,这个与他们只有一面之缘的少年,会成为这里最强的异能者之一。

-
「太宰君为什么会把这个任务交给这位少年呢?」

森鸥外双手放于桌上,手指拢成塔的形状,问。

「想必森先生您已经对于敌方情况十分了解了吧?金属武器攻击无效化——可是,您还没有了解过他的异能。」

太宰治说着转过身,走到芥川龙之介的身后,双手扶上他的肩膀,把他往前一推。

「芥川君的异能很厉害哦。虽然欠缺训练,对于异能的掌握程度也不够自如,但是绝对能够出其不意地把他杀掉——他的异能是,控制衣服的形态,使其变成利刃,置人于死地。」

惊讶在森鸥外脸上一闪而过,却被太宰完整地捕捉。

太宰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来吧芥川君,给我们的首领展现一下你那惊人的能力——」他放下了双手退后一步,给这少年让出了足够的空间。

他深吸了一口气,吐出了三个字。

「罗生门。」

仿佛黑色烟雾从他身后腾跃而起,在空中迅速凝结为有型的形态。这一切映在森鸥外的眼里,包括那对自己袭来的一击——

黑色的利刃划破空气直直地朝森鸥外冲了过来,但在离刺中他还有仅仅20厘米的时候,突然烟消云散。

「好啦、好啦、芥川君,已经够了。」

太宰的手再次扶上了他的肩膀。

自始至终,森鸥外都保持着他浅浅的微笑,看着这一切,岿然不动。

「谢谢你了,太宰君,如果不是你的话,刚才我真的要死掉了吧。」森鸥外开了口。这在太宰的耳中仿佛是个笑话,这个男人怎么可能那么容易死?这一点他还是清楚明了的。如果初出茅庐的芥川有那个能力杀掉他的话,到了那一天,太宰治绝不会阻拦。但在芥川的耳中却并不是这么一回事。

「那么,这位芥川君?」森鸥外的视线转移了过来,放在他的身上。「你能完成这个任务吧?如果完成不了,无论你是否活着回来,结果就都只有一个。」

死。

森鸥外没有说出来,但芥川听得懂他话里的意思。芥川龙之介直直地盯着这强大的男人,难以言喻的压迫感向他袭来,让他脚下有点不稳,所幸太宰的手还未抽离,仿佛是早就预料到了这一点一般,透过芥川衣服的布料,传递给他一点温度,让他知道他还活着。他必须站着。他不能倒下。他不能被人威胁。

「我会完成。」沉默半晌,这是芥川龙之介的回答。

「很好。」森鸥外轻轻地拍了拍手,「看来你找了个人才回来呢,太宰君。」

「他会是个可塑之才的,谢谢森先生的肯定啦。」芥川龙之介的余光里,太宰正眯眼笑着回答,但那语气里,却是连一点谦虚的成分都没有。

在这一天,芥川龙之介第一次被别人称呼为「君」,而不是之前的「芥川」「混小子」或是「狂犬」。

也是在这一天,芥川龙之介第一次得到了赞扬。

「芥川君的能力很厉害哦。」

「惊人的能力」

「可塑之才」

一切的这些,都是从那位神秘的少年,那位以自己老师的身份出现在自己生命中的人口中说出的话。芥川龙之介心里有一丝小小的躁动,就像是品尝到美味糖果的小孩子一样。在这之前,他从未有过这种感觉。后来他才知道,自己丧失了这么多年的这种情绪,叫做开心。

只要还能称得上是一个人,芥川龙之介就还会有这种感觉。

这种渴望被肯定,渴望被赞扬被认同的心情。芥川心里的这种情绪如同一直处在旱季的种子,迟迟没有发芽,但突然在这一瞬间遇见了雨水,于是,破土而出。

但芥川龙之介不知道的是,在这一天他所得到的这种性质的开心,会是在很长时间以内的最后一次。

太宰治在这一天之后再也没有对芥川龙之介说出过诸如表扬的话语。

-
「太、太宰先生,请等一下。」

一行人沉默不语地走在已经入夜无人的街道上,芥川忽然开口叫了队伍最前方男人的名字。

「有什么事吗?过来说吧。」被叫了名字的人只是偏了偏头而已,步伐并没有停下。

芥川龙之介小跑几步,走在了太宰的身边。

「太宰先生真的要把这个任务交给我吗?就像您说的,我还没有…」

「芥川君自己说过了吧?会完成这个任务。从你说出那一句话的时候开始,就不是我交给你的了,而是你自己选择的。」

「可是…」

「没有那么多可是了,芥川君。」太宰看着他,「你害怕失败吗?还是说,你害怕死呢?如果是这样的话,你马上就可以回到你那比起这里安逸的多的肮脏小巷,用不着多努力,用你的能力也绝对能保命。我就当这世界上从没有遇到过你。你所追求的生存的意义,仅仅是如此吗,芥川龙之介?」

寥寥数语,却字字如钉,敲得芥川心里和大脑生疼。他感觉到了害怕,却并不是因为自己要去执行极高难度的暗杀任务。这几句里究竟是哪一句让自己变得害怕呢?芥川在心里这么想着,却毫无头绪。

他不再继续说下去,而是沉默不语地跟着太宰。拐过几个拐角,一栋欧式建筑便出现在他们眼里。根据消息,那个男人今晚会在这里与其他组织进行谈判,但具体内容他们并不知道。不过这并不重要,他们此行的目的,可以连同他们的谈判内容一并铲除。

他们在房子周围潜伏好。太宰随意地靠在一个拐角的墙壁上,芥川默默地站在他的身边。不过,他没有想到的是,先开口打破这沉默的竟然是太宰治。」

「芥川君,听说过一生悬命这几个字的含义吗?一辈子都要努力,能做到这一点的人,真是非常了不起呢。」

他突然说了这么一句。芥川愣在那里,笨拙地不知道要说什么才好。

「那么,太宰先生也能…」他局促地开口。

「我不能。一生对我来说太过漫长,我做不到,但是你也许可以。」太宰治略略垂下眼眸,「芥川君,一直在为自己而努力着对吧?」

这究竟是什么意思?

芥川尽管心里有千万疑惑,却并没有问下去。想做点什么,想做点什么来证明自己的实力给这个人看。芥川心里这种欲望愈发地强烈起来,像是那曾经出现在自己身后的黑色巨兽一样在心底盘旋而起,无法遏制。

枪声划破这宁静的夜晚,不用看便知这战争已然开始。枪声和喊声持续不断,但太宰却没有任何反应。芥川有点着急,想要探出头去看,却被太宰一把拉住。

「还没到你出场的时候,芥川君。」太宰在他耳边悄声地说着。

他说话时吐出的气息仿佛自芥川的耳朵进入了他的大脑,让他在这一瞬间头脑发胀,也就是在这一瞬间,枪声停止了。

「真无聊,都是来送死的吗?我已经杀够啦。」一个年轻的男声传进芥川的耳朵。

无聊?送死?

强大的人——仅仅是把这种保护自己的生死攸关时刻当做游戏的吗?

芥川龙之介仅仅是在墙角露出一只眼睛,刚刚看清了那人的长相,就被他发现了。

「哎!原来那边还有人嘛,出来吧!今天看看你们还有什么招数。」

那年轻的外国男子把两手的枪随便扔到了一边,然后笑眯眯地对芥川招呼着。躲藏在这时已经变得没有意义,芥川回过头看了一眼太宰治,发现他也正看着自己。然后,太宰轻轻地点了点头,两人一并走了出去。

尸横遍野,血流成河。这些尸体中并不只有港口黑手党成员,一定还有这个男人的部下们。但是现在,局势变成了一对二。

「竟然有两个人啊?」

「不过是港口黑手党的走狗罢了。」太宰脸上挂起了同样的笑容。

「——你们远道而来的目的不可能是为了一睹我的真容吧?有什么好玩的就拿出来看看?」青年把目光转移到芥川的身上。「这位少年的眼神很危险呢,有什么惊人的天赋吗?」

「当然有啦,不过,还请先让他看看你的异能。」太宰突然拔出腰间的手枪,对准他开了枪。

男子的左侧胸前一缕黑烟飘散。

「哎呀哎呀,果然名不虚传呢。」太宰把枪收了起来,偏头微笑着。「不过呢,很遗憾的是,今天这可怕的异能就要消失在这世界上了。芥川君——」

太宰往旁边站了一步,像在那座房子里一样给芥川龙之介留了足够的空间。黑夜是幕布也是舞台,而在此时此刻,这舞台上仿佛只剩下了两个人。芥川与那个强大无比的人对视,一个微笑,一个紧抿嘴唇。

黑色利刃突然腾空,向前疾驰。

会不会,在太宰先生的微笑背后,也隐藏着这样的实力呢?芥川这么想着。

利刃一下子刺向了旁边。是自己没控制好?还是他在那一瞬间躲开了?

「这才象样子。」那人擦了擦脸颊上被划到的伤口渗出的血,点了点头。

「芥川君还轮不到你来表扬喔。」

太宰治隐没于这黑暗之中,芥川只能听见他的声音从暗处传来。

「芥川君,杀了他吧,你能做到的。」

「这将会是你迈出的一大步啊。」

「这将会是别人永远也无法达到的高度——」

风声四起,这条街区上的空间也像是被切断。太宰的声音一瞬间变得遥远,遥远到芥川龙之介只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声。急促,有力。他咬紧牙关控制着自己并不成熟的异能,让每一击都更远,更准。他的目标渐渐抵挡不住,看到他被穿透了肩膀的那一刻,芥川就知道,是自己赢了。

他完全没有停下的意思,仿佛那已经被抬到空中伤痕满身的男人对他来说有着弑父之仇,他狂乱的攻击还在继续,血色漫上他的眼球,向他黑色的瞳仁蜿蜒爬去。他需要解放,需要放纵,也需要——

那触感再一次出现在了他的肩头,仿佛把他从梦境拉回了现实。

——也需要一个人,把他从混沌中叫醒。

芥川回过头,表情还未来得及收起,一切全映在太宰的眼里。

「芥川君,我们回去吧。」

他不去理会那已经奄奄一息的敌人,而是伸出手揽过了这个似乎对自己正浑身发抖毫不知情的少年。

太宰治就这么轻易地,把芥川龙之介的第一次拥抱,收入囊中。

但太宰还不知道的是,无心如自己,却也有一天会收获一颗真心。

FIN.

评论 ( 3 )
热度 ( 51 )

© 青少年祭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