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流言情小说

看到的都是缘分/握手/握手/握手

太中

三流言情小说

这天中原中也逃了课走在学校小道上,后面不知道哪个班读书声阴阳怪气,还夹着几声嗖嗖,没等脖子扭过去,一片阴影就飘了过来,紧接着咵嚓一声,一句全国高校教师职业道德规范里犯了大忌的句子就从不知道哪位德高望重的老师嘴里喷了出来。中原暗骂一句,转身欲跑,迎面撞了个七荤八素——那人也没好到哪去,肋骨要断几根还笑嘻嘻的。太宰治,要命不?看清这人一脸笑意盈盈,中原更是气不打一处来,顾不上问他在这做什么。中也你有多的啊?给我呗。这太宰治根本不和他一个频道,可能是身高相差悬殊,接收的信号不大一样。中原翻了个教科书式的大白眼:我给你奶奶个腿,你不跑我自己跑。可他就说了前一半,后一半直接迈开了腿把人撇后面。太宰不在乎,也没追过去,摇头晃脑地傻笑,踱到教学楼阴面去。他的两个狐朋狗友正靠着墙抽烟,看他过来,戴眼镜的一位嗤笑一声,忍住心里一句傻逼没说,开口太宰,你玩够了没?红头发的一位还算有点良心,给他的傻逼朋友扔了根烟。太宰稳稳接住:谢谢织田大佬,还是你对我好。这两位对视一眼,无语凝噎,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太宰扔球砸自己头,没砸上也凭空生出了脑震荡。


欲知详情如何,还得从那天说起。我们今天就走一个三流言情小说的套路,不俗不要钱。太宰治什么人物,仪表堂堂风流倜傥,亿万富翁森鸥外的干儿子,眯一眯眼睛春光就流出来汇成一条河,招一招手女孩子们的尖叫声能把三楼厕所里的花瓶震碎。打架打球样样精通,就是学习不好,这点反倒是魅力加成。某年某月某日一个球就这么从他手里飞走,直愣愣地朝一个人脑袋飞了过去。他心里大呼不妙,也无计可施,就算神仙来了也捞不回来。怎料那橘色小辫子手一抬嘭地一下把球给弹飞,脑袋都没转一下。太宰目睹这一过程,心里又是一声不妙,好像那嘭的一声是在他心上开的一枪似的。他赶紧跑过去追上,中原凶神恶煞地回头,脸上四个字:你他妈谁。太宰倒是吓了一跳(他原本以为砸的是个小姑娘,也以为全校人都认识他),但也不愧是一个人物,开口自我介绍我是太宰治,刚才的球是我扔的。语毕也没有声抱歉,其实有也没用,他刚说完这句,肚子上就挨了一拳,得亏他在疼的弯下腰的前一秒瞥见了人的胸前姓名牌,这才算不虚此行,这一拳也没白挨。


隔天他就手上拎着一封信往别人班门口一站,引的人纷纷注目,不乏咬着手帕躲在楼梯口暗中观察的小姑娘。不过这算是他做过的最含蓄的事了,敲了两下门,头往里一伸:我找中岛敦。后排白头发小孩一瞬间感觉举世瞩目,吓得抖了三抖,虚弱地走过去,脸上挂个虚弱的微笑,太宰同学,你你你找我?太宰活泼又慈爱地拍了拍中岛的肩,把东西放到他手里,在他耳边讲把这个交给中原中也,然后就活泼又慈爱地说了声拜拜,只留中岛在这苦不堪言。明明他和太宰不认识,和中原也就是个同学关系,怎么偏偏这倒霉事就落到他头上。不过话是这么说,东西还得给,等人回来手忙脚乱地递过去,换来中原一脸懵逼,他也解释不清,只能说去找太宰桑吧,搞得别人眼神怪异,以为他们三个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三角恋关系。


中原中也什么脾性太宰是真不知道。他不知道从哪得到的消息,说太宰他一不上课就去楼后面待着,索性他也不上了,拿着信封找过去。太宰治看见人走过来,以为他是看见了自己的信,满心欢喜地朝人招手,说中也你来啦!叫的那叫一个亲切自然,像是认识了几十年,结果换来头上再挨一记,砸的他突然忘了自己是谁。等到人走了才坐在地上慢慢清醒,坂口安吾也不扶他,抱个臂看热闹,嘴上还不饶人:我说太宰你这球太直了,你看上那个小矮子了?太宰笑了两下,说也许吧,不过我改主意了,得先把这两下砸回去才能追他。

评论 ( 11 )
热度 ( 96 )

© 青少年祭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