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一支野玫瑰

太银想写好久了 今天稍微过一下手瘾
希望能吃到点粮 饿死之前的挣扎
推荐感激不尽


十年前他遇见她,雨水挟着酷暑流过她尚短的黑发,像是流过一条黑色的河流,冷却了盛夏,也沉淀了黄沙。那时她眼里还没有积淀那么多冰冷,也还没有戴上银色的盔甲。她刚刚朦胧地看见世间险恶,人间多端,太宰治就突然闯进她的视线,挡在她的面前,他伸出一只手,说和我走吧。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把手伸过去,握住了这引她渡河的桨。大概是同自己毫无血缘关系的人,更容易攻破自身所有的情感防线,亦或是对陌生人,根本就坦诚无妨。她抬头看他,雨水滴落在他黑色的衣服上,就像看见了小鸟一起飞落于圣方济各的肩头,她没办法拒绝。如今十年过去,银是太宰治的银,太宰治却不是银的太宰治。他们曾在记忆的雪原里四目相对,瑟瑟发抖,而如今她躲在面具背后,而不是太宰的背后。他是风,是四月的雪,而银是水,是十月的蔷薇,他不怕被刺扎伤,只是不愿意这野玫瑰的身上沾了他的血。她的双眼锁住了冰,像她薄薄的双刃一样锐利。太宰治依旧眉眼弯弯,叫她小银,像是黑夜里的弯月,银的身影映在他眼里,就像是一朵玫瑰刺在月光的边沿。只可惜了这玫瑰被孤零零地置于茫茫宇宙的中央,银这才明了:原来太宰不曾渡她,她也不可能会触碰到太宰的灵魂。只有一点值得庆幸,她眼底的冰还是会被他融化。但尊生敬,敬生爱,爱生理智,而理智此刻无处可寻,于是便只剩下爱了。银知道那是比毒玫瑰更坏的未来,也知道此举愚蠢至极了无分量,但她也想像太宰治曾经那样,伸出手对他说和我走吧,或者带我走吧。

评论 ( 4 )
热度 ( 28 )

© 青少年祭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