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还是中芥
在不知所云这件事情上登峰造极


行走人间成双对,他知道,他不配,但有的是人配。孑孑独活有何不好,这观念在他心里扎根十万八千,根除不成。但要是朝不逢今,你不逢我,这故事就继续不了。彼时他走在港口,心里装个名字叫中原,实实在在把他单薄的一层皮肉筋骨撑起来让他行走世间。但不知道是谁好死不死偏给他灌输了爱的概念,总不能是它自己横空出世,反正再也不能凭空消失,他心里对此倒是清楚得很。看人黑袍翻飞橘发散乱,好看,看人目光凌厉手起刀落,还是好看。他没有那么多形容词来形容一个人,也顾不上这究竟适不适合。他倒是想离得近一点,但偏偏就在这种事情上他不勉强,凑不上就不凑,硬生生把他憋伤,心不在焉的时候就挨了一击重创。恍惚中倒是看见了太宰治,天色昏暗还穿的像模像样端坐在集装箱上打他的游戏机,头也不抬就那么喊:你好啊芥川君,中也他不在这。这一喊倒是让他心惊,五脏六腑跟着乱颤,张口结舌不知道讲什么,脸色却阴沉下来。太宰治了不得,随随便便把人看了个穿,还随随便便地讲出来。芥川答:我不找中原前辈。这下子太宰倒是抬起了头,眼睛里带着显而易见的困惑。谁是中原呀?他眼睛往旁边瞥了瞥,心说您可别骗我,刚才不还说起来呢么,况且那港口边站着的分明就——还没想完就听扑通一声,他赶紧转过去看——中原中也消失了。但太宰治还是笑嘻嘻的,芥川君你看什么呢,谁是中原呀?他什么也顾不上了,拔腿就往港口跑,跑一步天就暗一点,风浪就大一点,跳下去只捞到一把水,耳边就传来一个声音。哎告诉你一句好话吧芥川君,醒了可千万别回忆这些。然后他慢慢睁开了眼睛,强撑着还没恢复的身体穿好衣服走出去,太宰还是盘腿坐在那打他的游戏,他决定不去想了,但这次走过去第一句话就变成了我找中原前辈。

评论
热度 ( 15 )

© 青少年祭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