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浪子不回头

现在只能写出这样的东西了
太中芥练笔 主要是中芥


八月的苦昼长人心慌,天上永远是一轮大太阳。他在光芒里行走,也像是能一手遮天。那名字是斯芬克斯的谜语,也是墨杜萨的代称,不能随便乱讲,只一次,他姓太宰名字为治,太宰不能单独用,治字从没奢望过有朝一日能说得出口。这故事里第二个他出现了,没听过那些风花雪月万事蹉跎的故事,也根本不懂什么悬崖勒马浪子回头,铁了心非要跟着人在烂泥里滚一遭把自己也染上一身黑还不懂收手。芥川龙之介不是浪子,但太宰治却是个不折不扣的深渊,绝壁,深不见底。这悬崖上从来也不会长什么漂亮草,他自己也没想着要吸引人自己掉进去,但偏偏遇上这种要另辟蹊径的来一探他的究竟,于是乎任人披荆斩棘就当汗毛落地,把那人血水当做滋养让渊底黑暗往上肆意生长,他觉得挺好玩,也是生而为人头一回。幸好没人在乎这个,无情多么好,刚好合他心意,总不至于在芥川这落个卑鄙无耻的帽子。太宰乐得如此,引诱他越陷越深。等他终于看清深渊底下的东西,烂泥横流草木皆枯,风吹得紧,硬生生把他头上的月亮吹得血红。他却认为这是好风景,走一步人骨在他脚下咔嚓作响,他握一片在手心里暗骂你也配死在这里。走第二步踩进一条蜿蜒河流,粘稠腥甜迷他眼,他承认他不正直他歪门邪道,暴殄天物是不争事实,等他揉了揉眼睛想确认这究竟是不是那血池地狱,就忽然看见一片黑色影子踏着这河流向他靠近,后来他终于看清了那不沾染一丁点这地狱死气的人到底是谁,中原中也一脸不耐烦,丢出一句话愣是把问句砸成陈述句,像是怜悯也像是真心。芥川,我来爱你吧。

评论
热度 ( 28 )

© 青少年祭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