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情人儿

双黑


老情人儿


#没啥说的 深夜发一辆破拖拉机


————

中原中也早就料想到有这么一天。

 

准确地来说,是从太宰治在那次任务之中不告而退,然后人间蒸发之后。

 

黑手党内部因此而有过一阵骚动,但没过多久就被森鸥外强制性地把风头压了下去。即便是没有了他,那次任务也堪称完美的胜利。明明是两个人一同带着人出去,但回来的却只有一个。照理来说中原中也应该对此感到开心才是正常的反应,就算不是这样也至少不会去过多地关心。太宰治又不会死,说不定又是去哪里跳河了,只不过是这次的时间长了点而已。

 

那个晚上他坐在酒吧里这么告诉着自己。没人敢去问这橙色卷发的杀手你的搭档去了哪里,那简直是自杀行为。黑手党里人尽皆知他中原中也和太宰治八字不合,却被强行捆在一起称为双黑,但让人意外的是居然战斗力超群。所以这个世界上其实没什么不可能的事。

 

比如说,太宰治背负着从黑手党潜逃的罪名,现在正借住在中原中也的家里。

 

听起来这么奇幻的一句话,却是千真万确。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中原中也按时地下了班,走在回家的马路上。然后手机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

 

他拿出来看了看来电显示,翻了个白眼按了拒听。

 

五秒钟之后铃声再次响起,中原中也忍无可忍,按下了接听键,火气很大地来了句干嘛?可能是这一声喊得有点大,这街道上为数不多的几个行人纷纷侧目去看他。他一边不耐烦地一个个瞪回去,一边听着太宰在那边说着什么。

 

“…喂,太宰,你想吃什么自己去买,别总是使唤我,老子很累的,又不像你整天蹲在家里就行。”中原中也没好气地对电话说着。

 

“中也又不是不知道,以我现在的身份怎么能堂而皇之地出门啊,被发现了的话,可是要连累你的喔。”太宰舒服地窝在中原中也家的沙发里回着话。

 

生气。非常生气。中原中也觉得自己遇上这么个人简直能少活十年,虽然说他在十年之前刚刚遇见太宰治的时候就这么想了。

 

“…所以说拜托你啦中也,帮我带蟹肉罐头回来,没有它我就要死——”

 

中原中也毫不留情地挂掉了电话。

 

你去死吧,烦人精太宰治。他在心里这么骂着,然后脚步一拐,走进了一家便利店。

 

-

“欢迎光临!”

 

来迎接中原中也并对他说出这句话的并不是便利店新来的可爱店员,而是——

 

“你能不能换一句啊,死青鲭,”中原中也脱下了他的鞋子,在一边摆放整齐。“你这么说,我总有一种进了什么不良场所的感觉。”

 

“那我要说‘欢迎回来,中也!’这样吗?听起来太老套了啊!而且还有种妻子等着丈夫回来的感觉。”

 

中原中也换好拖鞋直起了腰,力道没控制好,直接把手里的手提袋朝太宰摔了过去。

 

中原迅速地洗好了澡,披上浴袍走出浴室,到厨房给自己倒了半杯睡前的红酒,坐在太宰的对面看着他专注地吃着他买回来的罐头。

 

“…真不知道你为什么会喜欢吃这种东西。不过要是只凭罐头能把你打发好也算是省钱。”

 

“嗯?那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中也你酒品这么差还那么喜欢喝酒呀。”太宰抬头,咬着勺子这么对他说。“那,中也请我吃海鲜大餐?”

 

“你哪里来的自信和我谈这些啊??你是无业游民好吗?”中原中也的眉头蹙得更深了一点。

 

太宰治耸了耸肩,小声嘀咕了一句不请算了,然后继续吃他的罐头。

 

中原中也说的没错,太宰从黑手党潜逃了出来,消失过一段时间。但忽然在某一天的晚上,有人敲了中原中也家的门。他当时躺在床上,就有一种特别强烈的感觉告诉他,门外是他所想的那个人。果然是太宰治,他就那么站在中原中也家的门口,和他对视着,一言不发。没有解释,也没有恳求。最后中原中也还是让他进来了,借着灯光中原中也发现太宰身上的西装不再想往常一样整洁了,仿佛多了些风尘仆仆的气息。太宰治问,中也,你能让我在这里藏一段时间吗。

 

鬼使神差般地,他回答,可以。

 

“已经两年了,有什么打算?”对面的人抿了一口酒,漫不经心地晃了晃杯子,也装作漫不经心地把这个问题抛过去。

 

“也是呢…两年了啊。”最后一口蟹肉罐头被他吃掉,他把勺子扔回了空壳里,发出清脆的当啷一声。太宰垂下了眼眸,似乎在沉思着什么。中原中也本就没有赶他走的意思,此时看他的反应倒是有点尴尬,他清了清嗓子,别别扭扭地开口。

 

“那个,以后再想也没事,我都养你两年了不差这几——”

 

“中也,”太宰治忽然抬起头,打断了说话的人。“我要去武装侦探社工作。等我走的那天,我们就分手吧。”

 

中原中也愣在了那里。

 

什么时候联系工作的?为什么这么突然说要走?不回去吗?非要去敌对组织不可?

 

他心里有着太多太多的疑问,但到了嘴边却一个也没有问出来。他慢慢收起惊讶的表情,赌气似的喝了一大口酒,这让他的头有点发晕。

 

“你什么时候走?”最后他问。

 

“明天。”

 

大段大段的沉默。然后中原中也起身,从身后的酒架上拿出一瓶,打开,倒进两个杯子里,其中一杯递给太宰。

 

“喝了就去睡吧。”中原中也语气平淡地说出这句话,让他自己都惊讶不已。太宰治点了点头,平静地喝掉了他给他倒的这杯酒。中原中也明明想要狠狠地骂他,骂他狼心狗肺,狠心而又决绝。但他竟然一句话也没有说出口。

 

直到太宰治的手握住了中原握着酒杯的手,他才察觉到自己原来手已经抖成了这样。中原突然开始后悔自己刚才问的问题,但又害怕如果自己不问,他明天还是会像两年前那样突然间人间蒸发。中原中也的一只手被握住,头低低地垂下,另一只手抓着自己精致的卷发,把它弄的乱七八糟。

 

“混蛋太宰...还我两年房租和生活费...”中原中也语无伦次,他都不知道自己究竟在说什么。

 

椅子推开的声音传进他的耳朵,太宰起身走了过来。阴影投到了他的身上,中原中也抬起头看着他。他的眼眶有些红,脸却发白,这一切都映在了太宰的眼睛里。

 

太宰俯下身吻了中原中也。真是奇怪啊,明明刚刚才喝掉那一杯红酒,但是在接吻的时候却依然会有那种像往常一样的薄荷味道。这大概是属于太宰的薄荷味吧,他自己也像是这种植物一样,凉,冷,不易近人。中原中也的另一只手也被太宰捉住,按在他身后的酒柜门上。酒精让他的意识有些混沌,酒气却还在持续不断地被太宰送到自己的嘴里。海鲜和酒一起吃,太宰会不会死?他忽然想到这种莫名其妙的事,不禁有点想笑。

 

薄荷气和酒气席卷而来,像是海啸,中原中也站在岸边毫无办法,只能被它卷进去,卷进永远出不来的漩涡,然后死去。

 

他终于闭起了眼睛放弃,太宰的舌头灵巧如蛇,抵在中原的牙齿上,轻而易举地撬开了这把锁。接受,回避,进攻,退后,攻防战在两人唇齿间进行着,但明显这小小的战争的胜利者是太宰。中原中也意识到的时候,他的舌头已经无路可退,不知何时已经被逼到口腔的最深处。柔软的物体轻轻地拂过中原喉咙的内壁,呼吸早已紊乱的他忍不住关闭了些牙关,钳制住那条蛇。突然间他的手被放开,肩膀被按住,中原睁开眼睛的同时也放开了这钳制。太宰退出战场,拉出晶莹的银丝。他轻轻地舔了舔嘴唇,把额头抵在中原的额上。中原中也眼神迷离,但太宰的漆黑瞳仁却显得清醒无比。中原中也被他紧紧地盯着,仿佛要被吸进这黑色漩涡,仿佛太宰说什么他都无法反驳——

 

“中也,去卧室吧。”

 

他再次闭起眼睛,点了点头。太宰放开了他,然后把他抱了起来,走向他的卧室。

 

中原中也蜷缩在他的怀里,显得比平时还要小巧。他突然有些后悔,他后悔刚才没有把那杯酒喝掉,让自己做一场大梦,醒来发现只是与太宰像平常那样温存一夜而已。他明天还是会在家里等着自己回去,随便打开自己珍藏的好酒,碗碟高高地堆在水池里动也不动。

 

可是他没有,他也不会了。


后文走一辆拖拉机。

评论 ( 4 )
热度 ( 94 )
  1. 消夏青少年祭司 转载了此文字
    蜜糖写东西越来越甜~

© 青少年祭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