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品之死

乱与


甜品之死


#别被标题吓到其实是甜的

 

江户川乱步本来是不相信什么命运的。正如他自己所说的那句座右铭一样,只要我好,一切皆好。他没有预知未来的异能,连推开门会遇见什么都不会知道,在这一点上还算是公平的。但他怎么也没想到会在甜品店里让他的命运论有了些许的改变。

 

下午两点二十分,江户川乱步推开了那家他经常光顾的甜品店的门。店员小姐笑容满面地说,是乱步先生来了呀。江户川乱步点点头,道了声下午好,就径直地走向他经常坐的座位。但他没有想到的是,那座位竟然被人捷足先登,他不免有些气恼。但那个背影好熟悉啊,江户川乱步心里的气恼又被一层疑惑笼罩。他再定睛一看,顿时愣住。

 

这是命运?他第一次在心里问自己这个问题。

 

黑色的清爽短发,整洁的白衬衫,随性地垂下的黑色半裙,以及那显眼的蝴蝶发饰——毫无疑问是与谢野晶子。

 

江户川乱步本日计划。一,在与谢野逛街回来之前到达甜品店。二,等待她回侦探社时经过这个甜品店。三,隔着窗户与她打招呼制造偶遇效果。

 

但现在,计划完全被打乱了啊...他这么想着。虽说江户川乱步并不像他的同事国木田独步一样偏执于计划,但出现这种计划之外的事件依旧让他有些不知所措。他清了清嗓装作若无其事地走过去,然后像是突然发现了与谢野一样啊了一声。

 

与谢野吗——?看着她因为听见了声响而转过头来,江户川乱步明知故问。但也许是他的演技太差,也许是与谢野第六感太强——她看见来人笑了笑,仅仅是说了句下午好呀乱步先生,没想到会这么巧呢——的时候,他就觉得那个笑容像是什么都知道一样,自己已经暴露了。他走过去,坐在与谢野身边的空位,甜品适时端到他面前,是新推出的杏仁卡纳蕾。无需他点单,这家店的店员们就知道要把新推出的产品送到这位名侦探的面前。

 

江户川乱步向来嗜甜,对于所有苦味素敬而远之。他看着这略带苦味的甜点有些发愁。抬头再看与谢野,她正喝着一杯不知什么品种的咖啡看着他。也许是江户川乱步的表情出卖了他,与谢野放下了咖啡杯,偏了偏头对这位名侦探说,乱步先生不喜欢它吗?

 

啊——的确是这样。江户川乱步承认得倒是很痛快。与谢野猜到了这一点,挥了挥手叫来waiter,点了一份江户川最喜欢的淡奶提拉米苏,然后把那装了卡纳蕾的小小碟子拉到自己面前。

 

江户川乱步再一次感觉到了惊讶。她早就知道自己喜欢吃什么了吗?也许是吧..这种蛋糕也曾让贤治君买回来过不止一次,可能是她注意到了?新的蛋糕出现在了江户川的面前,他却没有立刻开始动叉子,像是在等她说什么,又好像不是。江户川乱步低下头拿起了叉子,叉起一小块放进嘴里品尝着。虽然计划被打乱,也并不是自己请客,但目的好歹算是达成——和与谢野一起吃甜点。

 

就像是卡纳蕾和咖啡碰撞出了完美的效果一般,他看见与谢野嘴角一抹不易察觉的笑容。蛋糕消失了一半,话题却还没有打开。他苦恼于自己交流的笨拙,这时候倒是想要些太宰的社交能力——不,还是别了。与谢野长得的确好看,眼睛黑黑,头发也黑黑,举手投足间都带着大和抚子的气息——不过仅限于她没有拎起她的柴刀之时。江户川脑海里跳出了这样的画面:他把手放在与谢野的手上,然后问,能和我一起去殉情吗?

 

太可怕了,太可怕了。江户川乱步摇了摇头,像是要把这个可怕的画面给摇出去。不过这是不可能成功的,但成功之处在于这稍稍引起了些他身边人的注意。与谢野放下叉子单手扶着头面对着江户川乱步,随意地开口道没想到这个蛋糕这么好吃呢,乱步先生真的不尝试一下略带苦味的东西吗?

 

他愣了一愣,随后再次摇了摇头。我吃了带苦味的东西会过敏的呀。他随口扯出这个惯用谎言。与谢野也不坚持,闲着的那只手捏起小勺搅了搅早已均匀的咖啡,然后轻轻在杯子上磕了嗑,哒哒两声倒是小却清脆。我曾经看见——乱步先生你在凌晨的厨房里吃这种蛋糕呢。

 

啊,那个啊。江户川乱步有点惊讶,也有点不好意思。是因为我在一本书上看到,凌晨两点的提拉米苏是最好吃的,所以才去试试。

 

然后呢?与谢野问。

 

根本就是和平时一模一样的味道嘛,搞得我还熬夜了。说起这件事,他表现得有点愤慨。

 

与谢野看着他的表情笑了起来。江户川乱步停住了撇嘴的动作看着她。笑起来的与谢野比平时还要好看呀——不过这句话他是不会说出口的,他最不擅长的大概就是夸奖别人了吧。

 

与谢野渐渐停止了笑的动作,对他说了声抱歉,然后问,乱步先生应该知道这种蛋糕的典故吧?Take me away——真是美妙的爱情故事呀。她像是若有所思一般歪着头回想。我还在医院工作的时候,救助过一位意大利的年轻人——说到这里,她略略地垂下了眼眸。虽然最后他死了,但我永远也无法忘掉他最后的表情动作和说的话。他就这样把手放在胸前,面带微笑,不知道要传达给谁,说了这句take me away。

 

江户川乱步无言。在这一刻他真想成为一块提拉米苏,让与谢野吃进肚子里,在她胃里变成热量,哪怕是能温暖她一点也好,然后结束他的生命。

 

他问,与谢野,他是你的病人里让你最难忘的吗?

 

也许是吧。

 

那么,所有人里呢?江户川乱步吞了口口水,吃着蛋糕作为掩饰,假装随意地问。他没有奢望有什么他想的答案,但是——

 

是你啊。如果不是乱步先生的话,我大概就会死在坡的异能之下了吧?我那个时候就说过啦,多亏了乱步先生的能力,我们这些人才能因此而聚在一起,真的是太好了。乱步先生是侦探社的宝物啊。

 

最后一口提拉米苏被吃掉,这答案毫不犹豫,言之凿凿。

 

今天真的是很巧啊,能在这里遇见乱步先生。如果不嫌弃的话,我想再请乱步先生喝杯甜蜜的东西——

 

像是早就安排好一样,一杯卡布奇诺被送到了江户川乱步的面前。

 

与谢野今日计划。一,在江户川乱步到达甜品店之前落座。二,等待他推门而入。三,请他喝这杯卡布奇诺。

 

而幸运的是,江户川乱步早就知道知道卡布奇诺代表着什么。

 

他伸出手指碰了碰与谢野的手,两人相视而笑。

 

END.


评论 ( 11 )
热度 ( 58 )

© 青少年祭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