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滨爱情故事

横滨爱情故事

 

人人都说爱和喜欢是同义词,喜欢和讨厌则是反义词。如此推下来,便能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爱和讨厌也是一对反义词。一般人都会这么理解,但有两个人可能不是什么一般人。

 

太宰治自诩过情场高手,也对中原中也说过他爱这世界上所有美丽的女性。中原中也当时嗤笑一声,你可真是够博爱的,快点去死吧,横滨祸害太宰治。坐在他旁边的太宰治抿了抿杯子里的酒,单手撑头带着意味不明的笑容看着中原中也。他发现之后瞥了他一眼,有点不耐烦地说,干嘛带着那种恶心的笑容看我。太宰治终于忍不住笑出声,中原中也莫名其妙地看着他,脸上的表情仿佛在看一个弱智。你笑个屁。他说着想往旁边移动一个位置,几乎是在这个想法刚刚冒出来的那一瞬间就被太宰治握住了手腕。中原中也有点惊讶,心说这是太宰治不是织田啊,难道真是近墨者黑——

 

比起那些表面上让我好好活下去,却在心里说着希望我快点死掉的人啊,像中也你这种直接叫我去死的家伙真是坦率的可爱。太宰稍微敛起了些笑容这么对中原说着。

 

中原一时间没反应过来,竟然想开口对他说谢谢。不过第一个音节一发出来就被他生生地咽了回去。中原中也长出一口气,举起酒杯咽下一大口酒,那双湛蓝如海的眼睛微微低垂着,像是若有所思。说别以为你说点好听的我就会像那群女人一样对你那么着迷,太宰,那套对我没用。

 

他握紧了酒杯,期待着太宰接下来的回答。用期待这个词一点也不为过,中原中也就算再怎么否认,也无法否定他自己的心。

 

太宰治打趣般再次笑了两声。我是真的在夸奖你喔,中也。他放下酒杯站起来,拿起手边的一枚飞镖闭起一只眼睛瞄准。啊,对了。太宰治稍稍放下了飞镖,笑眯眯地看向中原中也。我有没有说过你的眼睛很好看?如果有的话,我就再说一次。

 

飞镖飞了出去。但在中原中也的眼睛里仿佛变慢了速度,然后,正中靶心。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中原就发现自己总是不由自主地往太宰那边看过去。最开始他只是以为这是和太宰待在一起的时间太长的缘故,是习惯所驱。但当他在某一个夜晚走进酒吧,刚好目睹那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黑衣背影贴近他身边的褐发女郎,即将要吻上她时,中原不知怎么凭空莫名怒火中烧,他觉得自己暗橙色的卷发简直快要被这莫名的怒火烧成火红。他想跑过去当着那女人的面亲吻太宰,但这想法让他惊愕不已。中原中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最后他只是三步两步跑过去,在最后一秒拽起太宰,说了句有任务,然后往门口走去。

 

要把他拉到哪里去?他不知道。要说什么?他不知道。他倒是希望自己身后的人能够在这个时候随便说点什么,这种夜晚的黑暗简直要把中原压垮。他在心里祈祷着,说点什么啊,太宰,抱怨也好什么都好,说那些话也行,像什么你这条蛞蝓又来打扰我和美丽的小姐的约会,真是甩不掉你,黏黏糊糊的。中原中也在心里学着太宰的语气骂起了自己,这感觉前所未有,简直奇妙至极。太宰治终于开口了,他说,中也。

 

他们双双停下了脚步。中原不敢回头,他盯着风从他脚边带着些落叶一起卷了过去,又是大段大段的沉默。中原中也觉得太宰就像风一样,捉摸不透,也无法抓住。太宰不再开口,中原能够感受到来自太宰的视线正投在自己身上。他咽了口口水,像是豁出去一般回过头去,装出诡计得逞的样子哈哈哈地笑了两声。然后说怎么样啊太宰,这种感觉很不爽吧?让你这条青鲭和那么漂亮的人接吻,真是看不过去。

 

不是的。他明明不是想这么说的。中原觉得他说完这几句之后扶帽子掩饰的动作和口干舌燥的慌乱表情一定都被他面前这个危险的人完全捕捉到了。一定很滑稽吧,中原中也在心里苦笑。嗯——是啊,是挺不爽的。太宰治此时像是无所谓般轻轻揉了揉自己的头发,然后挂上了一贯的笑容。不过嘛,美丽的小姐无论什么时候都会有的,不过中也这样少见的表情可绝不是这样啊。

 

太宰治用手指抵住嘴唇看着他面前的人,然后补充了一句。中也,你见过那枚法国的蓝色希望吗?你的眼睛,和它的颜色好像。但它的拥有者无一不下场悲惨至极,自杀成功,被人割喉,被野狗咬死——如果我得到了你,会不会在明天就能够自杀成功?

 

太宰治像是在自问,也像是在问中原中也,中原中也张口结舌,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有时希望太宰死掉,有时又不希望太宰死掉。但他最不希望也是最讨厌的就是太宰一直追求的那种目标,就是和美丽的女性一起殉情。中原中也有点明白这种情绪了,那大概叫做喜欢。只是,喜欢这个词离他太过遥远,喜欢一个人对他来说也仿佛是遥不可及的事情,更不用说喜欢太宰。但他不懂怎么表达,直接说出来太过尴尬,隐藏起来估计一辈子也被发现不了。开口便是相互的嘲讽,连好好说话的机会也没有,这大概是最让他觉得苦恼的事情了吧。

 

中原中也转过身摆摆手,他装不出刚才的表情了,也没办法再凶巴巴地对他说话了。他说那你快点去自杀吧,祝你成功。你想走就走吧,去哪里都可以,只是别让我再看到你了。

 

别让我再看到你了,别让我再想起你了。后半句,中原中也没有说出来。下一秒他被人从身后拉住,转过身就被人按在了墙上。太宰治按住中原中也的肩膀,离他的脸很近。中原看到太宰漆黑的眼睛在这路灯下亮亮的,里面映着自己的倒影。太宰治开口说,没得到你我怎么自杀成功啊中也。那么,给我一个吻或者给我一把枪吧。

 

中原中也不知道究竟是谁喝多了,也许是自己,才会出现这样的幻觉。他甚至忘记了反抗,就这么愣愣地盯着太宰看。几秒之后他渐渐回过神来,偏头看向一边干巴巴地说,我没枪,你自己看着办吧。你这样可是要被人发现的,可别说我认——

 

胆小鬼。太宰治笑意加深,给了中原一个带着些许酒气的吻。好好说话,不要冷战也不要凶。他这么说着。那是中原中也第一次和别人接吻,也是第一次了解到,原来世界上还有这么柔软的东西。

 

那也是他们之间的第一次亲吻。

 

中原中也从回忆中被太宰治拉回,太宰大声抱怨着飞镖没有飞到靶心。中原中也笑了一下之后站起身,拿起筒里最后一枚飞镖,飞出。

 

还真是笨啊,太宰,这不是很简单就能做到的事吗?中原中也不忘在最后取笑一下他的这位搭档。

 

是恋人也是敌人。既讨厌又喜欢。

 

你可千万不要死了。中原中也看着太宰治,想。

 

能够得到你,是我的不幸与大幸啊。

 

END


评论 ( 4 )
热度 ( 126 )

© 青少年祭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