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格

失格


#be预警

 

中原中也很多次都想杀掉太宰治。次数多到他自己也数不清。好像只要他见到太宰治这个人,脑海中首先想到的不是他的名字,而是想要杀掉他这种想法。因为什么呢,是恨吗?不是。是爱吗?他不清楚。因爱生恨这个词他知道,但从没这么认为过。

 

好像是上天让他从生下来开始就背负的使命——杀掉太宰治。他的这种想法可能是出现在他们在中原中也八岁第一次见面时,太宰治用货真价实的手枪和人畜无害的笑容和他玩轮盘游戏。也可能是十一岁时他第一次使用污浊,直到临死之前才被太宰治救回来。也有可能是十四岁时太宰治当上干部,下过第一个敌方全缴的命令之后。中原中也不屑于太宰的不羁与轻浮,太宰看不上中原的没情趣和对一些事的认真。但戏剧般的是,他们还是当了这么多年的搭档。

 

可是,一句话要反复考虑十几遍才有机会说出口,一个计划要做十几遍才有付诸实践的可能。中原中也一直这么等待着,他把手枪上膛,对准过宿醉的太宰治的脑袋,但还是没有按下扳机。他把毒药放进过他的名酒里想要让人送给太宰,可是在被人拿走的最后一刻他却抢了回来,在地上摔得一片狼藉。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中原中也烦躁地蹲在地上揉着自己的头发。他想不明白,也不愿意去想,想的多了些头就会嗡嗡直响,太阳穴也会突突地跳起来。

 

没到时候吧,还没到合适的时候吧,他只能这么告诉自己。再说另一方面,太宰自杀从不避讳中原,尽管他的原则是自杀不要给别人添麻烦,但太宰认为对于中原中也,给他制造点麻烦也没什么关系。他可能会把自己的尸体抛进河里,或是随便埋在哪块地下,等来年给土地提供一点养料。总之一句话,中原会给自己收尸的。而中原中也也最讨厌他这一点。因为中原中也的命是被捡回来的,珍惜都来不及,中原中也简直不敢回过头去看他的历史。可是竟然有人想要自己了结自己的生命,真不知道应该说太宰治可笑还是可悲。

 

他每次都像是欣赏什么节目一般看着太宰自杀,但是无论太宰换了什么方法,割腕也好跳河也好上吊也好,唯一不变的一个环节就是,在最后一刻,中原中也会冲上去把他从死神手里拉回来。太宰治从昏迷之中清醒过来,看到的是被中原包扎好的手臂,干干爽爽的衣服,和白的让人睁不开眼睛的天花板。中原中也就坐在他身边,漫不经心地看着些什么,偶尔也会翻翻他那本完全自杀读本。看到这一幕的太宰治闭起眼睛笑了,问他说中也你怎么不让我死呢,你不是一直讨厌我的吗?中原中也放下手里的东西,难得对太宰话语对心的说,我不知道。于是太宰笑的更厉害了,说哈哈哈,原来如此,你舍不得我死吧中也?中原中也没有回答他。静静的房间里只有太宰的干巴巴的几声笑声,中原中也起身把水杯送到太宰的嘴边告诉他,还没到时候,你不能死。

 

中原中也听着自己口中的这句话也愣了一愣。他原本只是拿这句话来骗自己的,却在这个时候也骗起太宰来了。他有点局促,他怕太宰治问他问题之后他再回答一句我不知道。所幸的是太宰并没有继续问下去。中原中也看着这个不同于往日风光无比的太宰治躺在床上闭着眼睛咕噜咕噜地喝着水,脸色苍白又安静,像个平平凡凡的高中生一般,忽然心里莫名火起,仿佛听到脑子里有个声音一直在喊,杀了他,快杀了他。但中原中也知道他不能这么做,他的手抖了起来。忽然他把杯子拿离了太宰的嘴唇,向旁边一甩狠狠地砸在墙上,像是要把那个一直在他脑子里喊叫不停的人像这杯子一样砸碎。

 

他双手按住太宰治的肩膀,俯身吻了上去。喝过水的太宰嘴唇还是干的厉害,中原中也感觉自己仿佛在吻一条濒死的鱼。他并没有什么吻技,仅仅是贴上去而已,说是带着些粗鲁的吻也不为过。太宰治也不挣扎,就那么安安静静地和中原中也接吻。他的确就像是离开水的鱼一样,微微地张着嘴,等待着救命之水的降临。中原中也半长的橘色卷发扫过太宰治的睫毛,才让他突然发现,太宰让人惊讶的长睫毛抖得就如同他在冬天的港口见到的没有大衣可穿的孤儿。他伸手覆了上去,仿佛关住了两只小鸟。房间里安静到没有人气,尘埃在阳光下漂浮着像是一动也不动。但的确有两个生命体,在这安静之中传递着些什么。中原中也与太宰治拉开了些距离,他看着他不再干枯的嘴唇,但却并没有马上松开他的手。他感受到了太宰治睫毛抖动的频率在一点点变慢,最后恢复平静。小鸟,死掉了啊。他竟会在心里这么想着。然后他听见太宰治说,我做了一个梦,中也,我梦见你来吻我。中原中也终于放开了手,站在床边偏过视线对躺在床上的太宰治说,啊,是吗,那可真是够糟糕的。

 

真的像是一场梦一样,永远接不上,做过就想不起。他们都绝口不提那天发生的事情,日子一天一天过去,太宰治还是会以各种各样的方式自杀,中原中也则还是会以同样的方式把他救回来。他隐隐约约感觉到,那个时间快要到了。是这次吗?他剪断了太宰的上吊绳然后告诉自己,不是。那么是这次吗?他把太宰从河里拉上来然后告诉自己,不是。

 

他再也没有吻过太宰,哪怕是在他昏迷不醒的时候也没有过了。中原中也坐在太宰治面前,看着他拿起那杯掺了毒药的红酒准备喝掉时,突然伸手夺了过来,像是那天在病房里砸碎杯子一样,像是那年他亲手砸碎他包装好的毒酒一样,把它摔在了地上。巨大声响之后的沉默最让人觉得空虚,中原中也沉默地看着太宰治,但对方脸上的微笑丝毫未变。他推开椅子站了起来,绕过桌子,抱住了中原中也,然后说,我爱你啊,中也。

 

中原中也突然想到了那个问题。为什么想杀掉太宰?是因为恨吗?不是,是因为爱吗?

他伸出手绕到了太宰的背后,抽出了太宰腰里的匕首,找准心脏的位置刺了进去。

时间到了。他原来一直在等的是这句话。

是因为爱。

 

中原中也感觉到脸上湿漉漉的。奇怪,奇怪,我为什么会...他觉得吃惊,但太宰治像是早就料到了这一点一样,在人生的最后几秒钟带着虚无缥缈的笑容看着中原中也,擦了擦他脸上的泪水。

 

“I loved you.”

 

END.


评论 ( 6 )
热度 ( 41 )

© 青少年祭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