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延迟

界冢伊奈帆是在傍晚六点二十三分三十五秒走进牢房的 斯雷因特洛耶特之所以能知道的这么清楚 并不是因为他内心对于他的到来有什么期待 说是没有期待也太过柔和 不如说是因为他一直一直盯着墙上的时钟的关系

咔哒咔哒 咔哒咔哒 脚步声和秒针的转动一般一丝不苟

打开牢房的门用了四秒
走近自己用了五秒
在自己对面拉开椅子坐下 用了两秒
从他走进这一方黑暗的整个过程 用了十一秒

界冢伊奈帆在他面前坐定 自从他踏进这里开始 视线就一直放在斯雷因身上 但斯雷因的目光却未曾从钟表上移走 界冢伊奈帆不动声色地把视线分给钟表一秒 然后开口

“下午好 斯雷因”

雷打不动的探视 雷打不动的开场白 被斯雷因报以同样的无视 日复一日 界冢伊奈帆心里忽然没由来地厌烦起那墙上的钟表

为什么你可以被他注视那么久

竟然嫉妒起一块没有生命的钟表了啊 他觉得有点好笑 并不理所应当 却也真实存在的嫉妒 他并没有惊奇于自己内心情绪的变化 而是早已察觉并接受 不过 人质的斯德哥尔摩综合症会不会出现可并不全是绑匪的意愿

全程只有一人的声音 早饭 午饭 晚饭 天气 外面的情况 波澜不惊 界冢伊奈帆的说辞每天只有内容的不同 主题却从不改变 最后一个字说完之后 就是大段大段的沉默 他一直注视着他面前的人 而自己面前的人却一直盯着墙上的那只万恶的钟

到底在为什么而计时呢 界冢伊奈帆甚至有一种斯雷因自始至终都没有眨眼的错觉 眼眸明明那么漂亮 不 不仅仅是眼眸 他整个人都是那么美丽 仅仅是穿着囚服坐在那里坐在那里也不能改变这个事实 雕塑一样没有生气 死灵般的美丽——

想到这里 界冢伊奈帆忽然有点担心 他推开椅子站了起来 手伸向对面的亚麻金发色男子的脸 他没有躲避 没有像往常的抵抗触碰然后拍开他的手 冰凉的触感从界冢伊奈帆指尖神经末梢传递至他的大脑 传递让他也浑身冰冷的信息 仅仅是指尖的力量就破坏了这美妙宁静且诡异的美丽 斯雷因特洛耶特的眼睛早已落了灰失去了仅有的一点光芒 他的头歪了过去 倒在地上 了无气息

end


ps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啥
pps 一开始斯雷因就是死亡状态 伊总一直在和尸体对话 只不过是尸体的听觉是最后消失的而已
ppps 我已经是只废猫了 文风绝赞转变中 可能会扩写 但也是六月的事了
pppps 希望大家不要取关摸鱼的我……

评论 ( 5 )
热度 ( 20 )

© 青少年祭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