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玺》Part陆.

#这次隔得时间有点长..

#是倒数第二章了

 

——————

我觉得这太有可能了。整个队伍里只有胖子和小哥对我最了解,如果齐羽只是想冒充我混进队伍的话,就必然让我们全都消失。可是瞎子和小花会掉下来也一定是有人暗中安排,他们的队伍里又是谁在充当这个角色呢?

 

  瞎子突然站起来向小花那走去,原来是小花突然动了动眼睛醒了过来。我们都起身走了过去。小花本来就白,现在在这潮湿的洞穴里更是面无血色,眼神有些迷茫。瞎子叫了他几声,他才慢慢回过神来。他看见我,疑惑地说:“吴邪?我们怎么会在这种地方遇见?”

 

  我苦笑了一下,心说还是先别告诉他这些事情,于是说了一句说来话长。小花体力恢复很快,马上就能站起来走了。我赶紧收拾好东西,觉得自己的烧也退了不少。走在前面的闷油瓶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回头问了一句:“吴邪,你怎么样?”

 

  “啊?”我没反应过来,他就把手贴在了我的头上感受了一下,然后像是松了口气一样,没说什么就往前走。胖子一脸贼笑地靠过来说:“天真,和小哥都进行到这步了?连衣服都脱了给你穿?”

 

  “扯哪门子蛋,看你一脸猥琐样,就知道最近一定很饥渴,不过可别来打我的主意。”

 

  胖子嘿嘿一笑,“我知道自己没有小哥年轻貌美身材好,小三爷看不上我也正常。”说完还自己感叹了几声。我在心里暗叹,到底是上辈子哪件事情做的不对让我摊上这么个嘴损的朋友。

 

  不过这一路上我确实发现我对小哥的情感超出了一般的朋友关系,而且总是自欺欺人地以为他为我做的每件事都是因为察觉到了这种感觉。不过要是真像胖子所说的,那这感情就奇怪了。一方面他是张家族长,我是吴家独苗,这种关系也可以走到一起的话,那我觉得瞎子和小花也ok。

 

  我用力摇了摇头,想把这些奇怪的念头从头脑中甩出去,赶紧跟上了他们。一行五人在这条漆黑的路上走了很久,直到我们看见了一块巨大的黑色石碑,上面写的全都是我不认识的文字。闷油瓶走过去看了看,然后转过头对我们说:“快要到了。”

 

  到了?到哪里了?我惊讶地发现连小花也面色凝重地点了点头。不过胖子似乎没有注意到这些,屁颠屁颠地跑去看那块黑色的石碑。我心中默默叹了口气,还好不是只有我一个人不了解情况。

 

  我们在这通道里连拐了几个弯,就出现了一条向上的宽阔黑色楼梯。闷油瓶没有犹豫地继续向上走着,我们也只能跟紧。不过好在这楼梯并不算很长,一炷香的功夫我们已经到了顶。我们继续往前走,可是突然间队伍停下了,我抬头一看,马上就傻了眼。

 

  在我们面前的,是一扇与那青铜巨门相差无几的纯黑色大门,因为灯光的关系我们直到到了它的下面才发现,黑眼镜向上照了照,发现根本没有办法看到它的顶端。可奇怪的是,这黑色大门的中间,竟然有一道黑黝黝的缝隙,好像是什么野兽的微张的嘴,正等待着吞噬我们。

 

  我看见闷油瓶的眉头皱了一下。他走到门前,然后转过来对我们说:“里面很危险。”

 

  这摆明了就是不想让我们跟着他进去,但我怎么可能眼看着他自己进到这大黑门里?我忽然想起了那个梦境,不禁皱了皱眉,刚想说些什么,小花就先拍了拍他的肩膀,“小哥,这里也许会有我们想找的线索?”

 

  这明明是个反问句,却被他说出了陈述句的意味。小花接着说:“既然到了这里,就不能不进去探探究竟。我们都是走过生死场的人,也不会在乎多一次冒险。”

  

  黑瞎子在旁边笑了笑:“花爷所言极是,我跟。”

 

  闷油瓶看向我和胖子,还没等他说话,胖子就开了口:“小哥你就别说话了,我胖爷一早说过,如果你和天真要去什么非去不可又绝对危险的地方,一定要叫上我。这里全都是我们的人,管他是什么鬼门关还是英雄冢今儿个我们还就闯定了。”

 

  我在旁边拼命点头,闷油瓶思考了很久,然后抬头对我们说:“小心点。”说完就迈进了巨门。

 

  一进这门我就感觉到一阵扑面的寒冷,四周浑浑噩噩,浑浊得好像隔离人世,仿佛真的到了鬼门关一样。在这里我们的火把和手电根本照不到前方哪怕几米的距离,我撞了撞胖子:“你这次有没有带摸金符?”

 

  胖子一乐,“不瞒你说天真,自从上次遇见了那大头尸胎以后,我每次下斗包里都装着几个犀牛角。这玩意贵是贵了点,不过好歹还算是有备无患。”说完就从包里掏出了几片犀牛角,往我们的火把里一扔,马上视野就开阔了不少,黑眼镜和小花啧啧称奇,我四下打量了一下,发现两侧的墙上画的全都是那马脸阴兵,密密麻麻,不计其数,它们正整齐地向前走去。再往前走,发现他们到了青铜门前,吹着号角的打头阴兵前十二手的万奴王打开了青铜门,然后躺进了青铜门前的棺材。

 

  这难道是在描绘开门时的场景?我心中暗想。就这样一点一点地向前走着,壁画上的青铜门打开了,可是我突然发现,从那棺材里,竟然爬出了一只巨大的蚰蜒。

 

  这是怎么回事?我大惑不解,心说难道万奴王是蚰蜒变的?是个万年蚰蜒精?下一幅画面就更加诡异了,上面画着的是从青铜门里,爬出了一条...还是一只,我形容不好的东西。总之,那东西的尾部,竟然是蚰蜒的样子。

 

  它的蚰蜒尾逐渐消失,然后站了起来,挥舞着十二只手从那棺材里提出一张什么东西,封在了门缝上。我一下子明白了,那封住青铜门缝的人皮,其实是上代万奴王蜕下来的皮!

 

  一路上我一直在看着墙壁上的壁画,根本没有去看这门内其他的地方。画面消失了,我们也停了下来,我向前一看,发现竟然又到了一个宽敞的类似厅室的地方。我们四处走动了一下,发现这偌大的地方,停放的居然全都是那种漆黑玉石质地的石头棺材。闷油瓶抚摸着棺材像是在想什么事情,我和胖子则继续向里走,穿过了很多棺材走出几十步之后,忽然就发现前面出现了一个类似于祭祀台的东西。

 

  我和胖子对视一眼,就向那里跑去。我脑子里还在想那祭祀台上会不会有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可是当我们到了它的前面时,却发现上面什么也没有,只有一个落满灰尘的蒲团。

 

  “天真你快看!”胖子显然发现了什么,指着旁边的一个像是砚台一样的东西对我喊着。我一看就一愣,那东西上有两个环状的凹陷,和在张家古楼里被拿走的那两个环的大小形状,简直一模一样,我不得不想到那东西其实就是放在这里的。

 

  不远处瞎子对我们打了个呼哨,我赶紧收回思绪往回走。和小花他们会和之后,瞎子朝上努了努嘴道:“看来这些地方还真是都有联系。”

 

  我正奇怪什么地方有联系,抬头向上仔细看了看,能看见点点黑色,就像洞口一样。

 

  等等,洞口?石头?黑色的石头?我心里一炸,难道我们头顶的东西,就是在那蛇沼鬼城看到的陨玉?开什么玩笑,不说上次是在沙漠里看到的那块陨玉,我们现在可是身处长白山内部,怎么可能那块石头会凭白无故自己跑到这里来。

 

  我一直抬头看着那些洞口,发现它们竟然越来越清晰,好像是无数双眼睛在窥视我一样让我浑身不舒服。塔木陀的陨玉里藏着西王母,那这里的石头里会不会也有东西?如果说这地下走廊完全是由这种石头建成的,那么建它的目的何在?

 

  我转了一圈准备去找闷油瓶,发现他正蹲在一个稍远处的棺材前不知道要干什么。我们走了过去,胖子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小哥,你要是想开个棺拿点东西的话,也得叫上我们啊,你是不是发现了这棺里有什么稀世珍宝?可不能自己藏着掖着啊。”

 

  我心说这是什么时候,胖子还有心情说捞金的事。就发现小哥根本没在听他说话,然后我听见闷油瓶像是在自言自语地说,“我找到它了。”

 

  “什么?”我听见他说话的声音,急切地问。

 

  他指了指我们面前这口黑棺,“这就是我的棺。”

 

  “我操,小哥你可别吓唬我们,我胖爷可不是被吓大的,难道说现在站在我们面前这个小哥是鬼魂?这他娘的又不是聊斋志异。”胖子脸色微微变了变地骂道。

 

  闷油瓶没有说什么,但是走到了刚刚的那个祭祀台前,抚摸着那两个圆环的位置,淡淡地说:“这里就是我要守十年的地方。”

 

  我大惑不解,心说难道小哥要坐在这蒲团上十年,十年之后这个垫子啪地弹起来把小哥弹到棺材里去?

 

  我快要被我自己的想法给弄笑了,突然间在我们刚刚走过来的那条楼梯上,传来了脚步声,紧接着一点火光照了进来。

 

  我们一下子紧张起来,闷油瓶灭掉火把和手电,黑眼镜和胖子都举起了枪。可是那人似乎听见了这里的声音,竟然停下不动了。

 

  过了一会,有一个声音从那里传过来:“小三爷?”

 

  那是我的声音。我大惊失色,本来心就提在嗓子眼,现在突然听见有人叫了我的名字,我几乎条件反射似的要喊出来,可是这时一只手伸了过来,紧紧地捂住了我的嘴,同时把我往那边拢了拢,我感觉到自己一下子靠在了一个人身上。黑暗中我听见闷油瓶以极低的声音说:“别出声。”

 

  我忽然感觉一阵心安,对于我来说,和许多人一起去下一个很普通的斗,都没有和胖子小哥一起去一个凶险无比的斗来的放心。

 

  一片安静。然后我听见一个人轻微的说话声:“齐羽,他们应该不在这里。”

 

  嗯?这声音好熟悉,看来齐羽真的并不只是一个人。我仔细回想着这个声音的主人,突然想到那个先前一直扶着我的,名叫汪洋的人,这是他的声音!可是他怎么会和齐羽在一起?

 

  “快,我们快走,等了几十年的时间,终于等到了这一刻。”齐羽的声音听起来很激动,然后他们的脚步声就渐渐远去了,好像是到了那个祭祀台,这时闷油瓶突然放开了我,抽出了黑金古刀向那边用力掷去,但也许是因为太黑,我只听见了刀撞在石台上的当的一声,但是并没有砸到人,我还在暗自庆幸幸亏他没有伤到谁的时候,耳边突然传来了悠长的鹿角号声。

 

TBC.

评论 ( 3 )
热度 ( 6 )

© 青少年祭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