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玺》Part贰.

他又若有所思地继续说道:“天真,胖爷我这双眼睛,可不止能发现那些小东西,还能看清人情世故。要是真有什么事情,可千万别瞒着我。”

 

  我在心中暗骂胖子的精明,可是经他这么一说,自己心里也迷惑起来。胖子还在一边絮絮叨叨,我心思早就神游到和小哥在一起的那些日子。我也不知道怎么就迷迷糊糊地说了句:“好像是这样。”

 

  这次轮到胖子“噗”地把嘴里的茶喷到我脸上,我愣了一下怒道:“干什么!”

 

  “我靠,刚才我开玩笑问你是不是和小哥是男女关系,你他妈的回的什么玩意儿?”

 

  我正想辩解,阿贵走过来,看见我们俩脸上全是茶水,奇怪地问:“吴老板,这是干什么?”

 

  胖子道:“这是我们那看见哥们的习俗,习俗。”说完还勾起了我的肩膀冲着阿贵乐,我也只能强压怒火赔笑。

 

  在阿贵家里熬了一个下午,看着阿月在厨房里忙活着做饭,背影就好像当年给我们做饭的小阿姐。吃过饭之后,胖子打了饱嗝说道:“今天胖爷开心,天真和瞎子都在,只可惜少了小哥,不过没事儿,不如我们仨就称个‘新铁三角’好了!天真你的行李呢?拿着跟我上楼,今儿个咱哥仨就住在原来我,你,小哥住的那间房,好好儿叙叙旧。”

 

  这话正合我意,我连忙起身,让阿贵他们慢慢吃,小跑着去拿了我的行李,跟着胖子上了楼。刚进了当初那个房间,黑瞎子就在我身后“咔哒”一声把门上了锁。我马上忍不住了,连包也没有放下就转身朝他扑过去。黑瞎子又是无所谓地一笑,伸手抓住了我伸过去的手腕把我倒着推在了床上。然后他也一屁股坐下了。我两只手被他一只手箍得死死的什么办法也没有,只能冲他喊着:“快把老子给放了,大白天的你还想上了我是怎么?胖子还在这儿呢你敢动我试试!”

 

  我突然发现胖子没来救我,正坐在对面床上笑嘻嘻地看着我,我不禁大怒道:“操,胖子你是不是把我卖给他了?”

 

  黑瞎子嘿嘿一笑,放开了我的手跳到胖子那边坐下。我揉着发红的手腕,心说黑瞎子下手真他妈黑。

 

  胖子突然收起了笑容开了口:“天真,小哥进了青铜门和那老九门的事情我都听黑瞎子说了,诶,可惜了你这出水芙蓉大官人,得等上小哥十年。”说完还假装惋惜地叹了几口气。

 

  我没空好奇这些个事情黑瞎子是怎么知道的,开门见山地问:“你那鬼玺是哪里来的?”

 

  他又是一笑:“小三爷,你还不知道吧?那鬼玺可是进入青铜门的钥匙,花爷就是怕你这责任心太重,觉得一辈子让小张哥去守门过意不去,就暗中调查,终于在一卷刚出来的汉书上找到了线索,让我去把这东西拿出来给你,”他转了几圈胳膊,“那斗里可真是凶险万分啊,你怎么着也得谢谢我吧?”

  

  我心说小花还真是贴心,能给我弄来这么个东西。我拉过包打开,拿出放了两只鬼玺的盒子,打开给他们看。他们一看就愣住了,瞎子说:“原来你有这个东西。”

 

  “这是小哥在进门前给我的。”

 

  胖子就大声笑了几声,挤眉弄眼地说:“原来那小哥都把家门钥匙给了你了?”

 

  我没力气再去理会胖子的揶揄,不禁觉得有些心累,原以为来自黑瞎子的另一只鬼玺有什么别样的寓意,结果把我引到了巴乃又什么事情也没有。我倒在了枕头上,用手臂挡住了眼睛问:“瞎子,你来巴乃干什么?”

 

  “最近生活太清闲了,来找这个胖子喝喝酒。”说完还搭上了胖子的肩膀。

 

  我正奇怪这俩人什么时候关系这么好的时候,胖子对我说:“天真,既然来了我这了,你也就别着急回了,先在这住上一个月两个月,好好放松放松,也算是陪陪我,他娘的每天种地钓鱼生活太平静了。”

 

  我想到来的时候,村子里认识我的人和我聊了一会,我打听到这村子里有好几个姑娘想要嫁给胖子,阿贵也劝胖子娶个姑娘回北京,可他一律拒绝。我转念一想,反正在杭州也没什么别的事情用我操心,就答应了下来。

 

  我,胖子和瞎子在阿贵家里住了将近半个月,觉得身上带的那种城市气息都被洗刷掉了,也明白了胖子为什么不想离开这里,因为这地方山清水秀姑娘美,确实是个好地方。

  

  半个月之后的一天,我们吃过饭在阁楼上锄大D,就听见楼下一阵喧闹,我们探出头去往下一看,我就皱起了眉,心里的第一个念头就是准没好事儿。

 

  我看见张海杏和张海客迈进了阿贵家的大门,正四处张望着。我和胖子对视一眼,起身向楼下走去。

 

  下了楼来到门厅里,他们一看见我,马上露出了喜悦的神色向我走过来。我还正疑惑着,就看见张海杏给阿贵塞了钱,打发他和阿月出去了。

 

  整个房间里就剩下了我们五个人。张海杏不耐烦地说:“你们俩赶紧出去,我们只要和吴邪说话。”

 

  胖子就不干了:“我说大妹子,这吴邪是和你熟还是和我们熟啊?再说了,你们突然闯进来要找吴邪,保不齐是什么不好的事情。这小子又呆又天真,给他自己留在这里我们哪能放心呐。”

 

  这话说得和他是我老爹似的,可眼下我只能猛劲点点头。

 

  黑瞎子在旁边笑了笑,说:“我们只当保镖,绝对不插嘴,你们聊你们的。”

 

  张海杏还想继续说些什么,被张海客拦下了。他说:“好吧,既然这件事情你们迟早会知道,那就留你们在这里也一起听听。”说完走到竹椅前坐下。

 

  我莫名其妙,也跟着胖子落了座。他倒是非常自然,给我们倒了茶水,我只能一口一口咽着茶掩饰我的疑惑和紧张,

  

  张海客开门见山地说:“吴邪,我们想让你娶张家族长。”

 

  我“噗”地把嘴里的茶全都喷到了对面张海客的脸上。自从到了这里我喷茶水就没停过,可是他也不紧不慢地擦掉了脸上的水,我脑海里趁着这个时间飞速地运转着,族长?张家族长不是小哥吗?难道他从青铜门里出来了?这又是怎么一回事情?

 

  我偷偷地瞄了胖子和瞎子一眼,胖子在那愣得跟什么似的,可是黑瞎子还是那个表情。

 

  再者说,难道他们张家看我长得有那么点小帅就真以为我能去给小哥当老婆?他们那几十年来的性别观念简直全都紊乱了。

 

  我还没来得及说话,胖子就抢先一步开了口:“我操?这是来提亲来了?那小哥呢?他怎么不亲自来?”说完还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那表情明显是在说:看我说得没错吧,那小哥准保是看上你了。

 

  张海杏厌恶地看了胖子一眼,“说什么说什么呢,你们理解错了,我们张家女族长才刚刚被找到,所以我们决定让吴邪入赘张家。”

 

  “为什么是我?”我忍不住问。

 

  “因为你有麒麟血。”张海客淡定地说。

 

  我的大脑在刚才有一瞬间的空白,然后过渡到了惊讶,或者说,惊吓也行。爷爷在几十年前也入赘到了奶奶家,难道吴家男人都逃不了被入赘的命运?我不禁开始感叹人生,心说回去一定要查查我老爹到底是不是入赘到我妈家的。

 

  “我们要重振张家血脉,”张海客一字一句地说道,“所以找到了你。”

 

  “那为什么不是你?”

 

  “关于这件事,我想你也应该知道我们族内近亲结合所带来的后果,失忆症,是很可怕的一种病。我们的祖先曾经因为这种病发作死在了斗里,”张海客说出了我心中的疑惑,“事不宜迟,我们马上出发回张家。”

 

  天哪,这事情简直越来越乱了。先是我被告知十年后要进那个青铜门里种蘑菇度过一辈子,然后又是要帮张家延续麒麟血,难道十年后我得带着老婆孩子去接张起灵,看着他从青铜门里走出来还得笑着管他叫声大舅哥?这场面太他娘的诡异了。

 

  况且这都什么年代了,还有上门硬提亲的?好歹也得给我点心里准备啊,这不到一炷香的功夫就把我的终身大事给敲定了,还不知道那从哪冒出来的狗屁张家女族长到底长得是个什么德行,要是是个美妞我还可以考虑考虑,就怕是个像张海杏这样的,年级比阿贵都大,说出来吓死人。

 

  我咳嗽了几声,想试探地问:“我可以拒绝吗?”后来又觉得气场太弱不对,正了正身子说:“我拒绝。”

 

  “不可能。”张海客的气场果然压住了我,“要是你不配合,我们只有把你敲晕了绑到张家了。”

 

  “你们是不把我胖爷看在眼里是不是?有我在这里还能让你们抢亲逼婚?”胖子说着撸起袖子站了起来,一边的瞎子笑眯眯地插着兜站在一旁。张海客和张海杏对视一眼,也站了起来。

 

  他们四人就这么一直对视着,气氛在一瞬间紧张到了极点。我吃不住气氛,正在思索着到底要说些什么,就在这时,张家人先有了动作,张海客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到了胖子面前挡住他,我还没来得及站起来就拦腰被张海杏扛起来往门外冲去,我正惊讶着张海杏这个女人竟然能把七十多公斤的我扛在肩上健步如飞,就突然觉得脖子一凉,眼前一黑就失去了知觉。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我慢慢地睁开了眼睛,动了动手脚发现自己的四肢全被捆住,无奈只有适应了一下光线从床上坐起来环顾四周,这一看之下就觉得有哪里不对劲,再仔细一看,马上冷汗就下来了。

 

  这房间的布局,和那水底的张家古楼竟然一模一样!

 

——————————————TBC——————————————

评论
热度 ( 6 )

© 青少年祭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