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吗?




#冬巡组
#2018第一篇了


这一年的夏天再一次降临了。

是夏天了。他忘记究竟是第多少次说出这句话。苦昼长,太阳明晃晃,他无端想起暴露这个词。视线所能包括到的一切都暴露在这光天化日青天白日之下,没有什么地方能够躲藏。

法斯坐在门廊上,偶尔有年轻的宝石追逐着彼此,从他面前跑过去,不忘把脚步慢下来和他打招呼,说法斯前辈好。

你好。你好。你好吗?

谁?

法斯觉得自己好像忘记了什么。他究竟想问谁好吗?他皱了皱眉,可是环顾四周,他竟找不到一个能去问的人。在这里再没有与他同龄的宝石,也没有比他更年长的宝石了。也许他是这个世界上存在最久的那一个。时间对他来说再也没有意义。几百个世纪和几百秒又有什么区别?他永远都是一个模样。风也从他面前跑了过去,但没有停下。法斯站了起来,看向很远很远的天边。他经常这样看着,风永远这样从他面前跑过去,草木默默拔节。他太过年长,即便是战斗力依旧不减,也无法赶上那些早就超过波尔茨的年轻宝石们。于是他花着更多时间往远方看,在森林,在草原,在河边。野草疯狂地向上生长,长过头顶把他淹没,他一动不动,甚至觉得能听到它们从地里钻出的声音。然后法斯躺了下来,闭上眼睛,时间和风就在他耳边流过。这是一个属于他的长假。后来天凉了,草开始变黄了,他醒了。他知道该回去,该做什么,可他不再知道是怎样开始的了。

这样说不够准确,应该是,他忘记是怎样开始的了。

有人告诉过他,你不要听以很久很久以前开始的故事。

很久很久以前......发生了什么?

一颗雨滴落了下来。法斯抬起头,天空是明亮的灰色。雨渐渐大了起来,从草原的另一端传来沉闷的雷声。可他没有急着回去。他慢慢走在雨里,像是无事发生。可当他抬起手,准备抹去脸上的雨水的时候,却震惊万分。

他看到他的手臂正在褪色。黄金像是融在了雨水里,一点一点从他手臂上脱落下去,露出了原本的颜色。法斯睁大眼睛看着这一切,看着他的手臂一点一点变得如几十个世纪之前的样子。金色的雨水落了下去,他往下看,发现腿上玛瑙的纹路也被冲刷了下去。

他在这场雨里变得如同一切还没有发生一样。

但还没有结束。雨水顺着他的头发流了下来,他抬手去摸,却触碰到了一种从来没有碰到过的质感。他过了好久才意识到,那是他的头发。是软的。

他在雨中持续地经历着这一切。直到最后一颗雨滴从天上落下,他才像是真正地醒过来一样。头发,眼睛,手臂,腿和脚。他一路触碰下去,全都是软的。他像是第一次接触这个世界的新生儿一样,想要触碰所有他可以触碰得到的东西。法斯蹲了下来,想摘一朵野玫瑰,但那茎上的尖刺又给了他一种奇怪的感觉,让他缩回了手。他看到手指上有一颗红色的陌生液体。

他必须回去了。风再一次吹了过来,身上的雨水让他感到冰凉。他要去见金刚老师,即便法斯存在了这么久,也依旧存在他不懂的东西。

他避开了所有人,站到了金刚老师的面前。他的老师闭着眼睛,不知道是否睡着。但他还是开了口:老师。

他睁开了眼睛看着眼前被雨淋湿的法斯。又是让人费解的沉默,但法斯知道必须要等。然后他听见他的老师说,你已经完全把他忘了啊。

老师,我忘掉的是谁?

——你好吗?

即便我说了,你也不会想起来了。

——你好吗?

但我还是想知道。

——你好吗?

他叫安特库。安特库琪赛特。

——你好。我的名字是法斯法菲莱特。

....我不记得了。

我知道。金刚老师站起了身。你已经变成一个“人”了。当宝石学会遗忘的时候,他就会变成人。这需要足够漫长的时间,并不容易。

那么老师,你呢?法斯问。

金刚老师没有回答,而是走了过去,把法斯拥在怀里。他感受到了温度,和与自己相似的那种柔软。

我也有忘掉的东西。但没人能告诉我那是什么了。作为人活下去吧,法斯。

因为遗忘掉了安特库琪赛特,他变成了人类。但他至少还知道着这个名字。

——你好吗?
——我记得你的名字。我很好。

Fin.

评论
热度 ( 22 )

© 青少年祭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