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南方群星之中

#冬巡



这一年快要到冬天的时候,法斯花着越来越长的时间站在窗前,好像在等待着什么。法斯看向苍白的天空想,第一片雪什么时候会落下来呢?那仿佛是某种信号,仿佛没有雪就称不上是冬天。其他人陆陆续续地换上了冬眠的衣服,只有他和黑水晶没有。他们永远穿着那套黑白的制服,无论冬夏。

他去关上那扇冬眠房间的大门的时候,露琪尔一如既往地对他说,今年也拜托你了,法斯。他会点一点头,然后用大门把他们隔绝。法斯慢慢地走过空旷的长廊,鞋跟的声音清脆地回荡着。我们什么时候出发?黑水晶靠在一根柱子上,看着他把那朵花放在那只木碗边,他这么问。法斯说,等落下第一片雪的时候吧。等他们从房间里出来,仿佛是应和了他们的对话一般,今年冬天的第一场雪开始下了起来。法斯伸手接住一片,仔细地看着雪花美妙的线条,他知道该走了。

临行之前法斯曾在金刚老师的怀里待过短暂的几秒,那也成为了他每年的惯例。他和黑水晶走在越积越厚的雪地里,谁也没有说话。距离那个冬天已经过了几个世纪,法斯越来越少地把黑水晶认作安特库。但偶尔黑水晶回过头来对他说话的时候,他还是能够看见一些虚幻的影子。

你最喜欢什么季节?法斯突然开了口。他突然想到了戴亚曾经问过他的这个问题,可他无法回答。法斯想,他只喜欢过一个冬天,但那个冬天又是如此让他深恶痛绝。安特库出生在那个冬天,也破碎在那个冬天。黑水晶停下了脚步,说,只能选一个的话,我选冬天。法斯点了点头。安特库只拥有这个寒冷的季节,其他的宝石拥有其他三个季节。他知道他们是这个世界上为数不多的能拥有四个季节的人,他们能看到天地间的一切。他目所能及之处全部都是白色,关于安特库的一切也是。

法斯早就已经知道另外一个问题的答案,那是他曾经问过安特库的一个。你不觉得寂寞吗?当他身处这一片雪原之中,才真正地明白,那的确是很寂寞的。冬天从来都不是一个好季节,但最寂寞的莫过于没有他的春天。法斯想,安特库一定也期盼过春天吧。于是他年复一年地代替着安特库迎来春天。

法斯打碎那些冰山的时候,浮冰会在他耳边喧嚣着重复安特库的名字,一点金光会不引人注目地落在缓缓沉入海底的浮冰之上。就算我有一天把他带回来,他也已经认不出我来了吧,法斯这么想着。安特库太过沉重地压在他的心上,他举起黄金的双臂,才觉得举重若轻。黑夜来临的时候他坐在冰山之上,看着那一点点月亮和大片的星辰,就像是闪闪发光的鳞片,也像是破碎之心。我想去有你的月亮上看看,安特库。他自言自语着。你现在在做什么?Antarcticite。他伸出黄金的手指,在南方群星之间写下了他的名字。


评论 ( 4 )
热度 ( 51 )

© 青少年祭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