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ck never dies

大家吃一吃水仙好8好!!

英格兰陷落:

Rock never dies


 


 


 


#《海盗电台》paro 全员皆DJ


#Collins in《Dunkirk》xMorrissey in《England is mine》


#少量空军组 少量火车组


#d4有


 



1966年,英/国,伦敦,女王政/府会议厅。


 


“我们必须要取缔这个非/法电台。”他用食指指尖重重地敲着桌面一字一句地说着这句话。事实上是重复,从会议一开始算起,他已经提了4遍了。


 


“可是首/相先生,”另一个男人举起了手。“要知道,我们现在没有任何法/律条款明确地表示这是违/法的。”


 


一阵短暂的沉默。“你叫什么名字?”首相开了口。


 


“Farrier,先生。”提出异议的男人回答。


 


“Farrier,好的。那么这位Farrier先生,”他开始整理自己面前的文件,“就由你来负责这条船。你要想办法把它除掉。散会。”


 


首相起了身,门打开而又关上。桌子上的所有人都没有动,他们全都面面相觑,且欲言又止。最后只好把目光放在Farrier身上。他当然不是没有注意到,等他收拾好自己的文件站起来,面对着这一桌的沉默注视,终于开了口打破这沉默。


 


“先生们,你们究竟谁没有听过这个电台?”


 


没有人举手。


 


 



1966年,英/国,北海海域。


 


“我们boss在楼下等你好久了,年轻人。”Alex拉了他一把,虽然他也没比眼前这个刚从小船上上来的大多少,不过要是论在这条船上的资历,他绝对有资格这么叫他。


 


Morrissey好不容易在他的帮助下登上了这条大船。他在那艘摇摇晃晃的小船上睡着了,现在还有些恍惚。他在甲板上站稳,朝Alex点了点头算作致谢,然后开始环顾起来。他往上看桅杆,阳光刺得他睁不开眼睛。不远处稍高一点的地方有几个人围桌而坐。


 


“行了,先下去吧,有的是时间让你参观和认识那些人。”


 


他把目光收回来,Alex对他一笑,抬手指了指一扇涂着斑驳白漆的门。他握着单肩背包的带子的手紧了紧,然后朝前踏出一步又停住,好像后知后觉似的转过头:“你的名字是?”


 


“我还在想你要什么时候才会问这个问题呢。”他抱起手臂挑了挑眉,像是在忍笑。“Alex。”


 


“是那个...”他停住了话头。“我是Morrissey。Steven Morrissey。”


 


“啊哈,我们早就知道了。别让Mr.Dawson等得太久,Steve。”


 


他扶住了Morrissey的肩膀把他转了过去,然后推向那扇通往船舱的门,还非常绅士地替他开了门。Morrissey看了看通向楼下的楼梯,小心翼翼地走了下去。他只知道等着他的人是他的教父,他妈妈把他送到这来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这个。可是Morrissey甚至连他的教父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他终于走到一扇门前,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敲了敲门。里面有人对他喊了声进来。


 


他走了进去,但视线所及的范围内并没有看到人。没等他感到疑惑,他就看到那张棕色的大转椅动了动,有人转了过来。


 


“噢,Steve,我太高兴见到你了。”Mr.Dawson从那张看起来很舒服的转椅里起了身,朝他走过来。他在他面前站定,扶着他的肩膀上下打量了一番。“你还好吗?”


 


Morrissey不知道为什么在如此昏暗的房间里他还要戴着墨镜。在他的教父打量着他的同时他也在打量回去。Mr.Dawson穿着一身裁剪得体的蓝色西装,打着一条暗红色的领带——当然,戴着墨镜。当他看到他已经白了的头发的时候,他真的想不到原来他的教父竟有如此大的年纪,不过仅在他进入房间与他会面这短短十几秒内他又表现出与他年龄不符的活力。


 


“让我想想,你现在一定在想为什么我会带着墨镜?或者在猜我的年龄?也许两者都有?”他没等Morrissey开口就抢先了一步。


 


“呃,我想我没有,Mr.Dawson。”Morrissey抓着背带的手握得更紧了些。“实话来说我现在并不很好,你知道的,因为——”


 


他倒是回答起了问题,但到最后又说不下去。Mr.Dawson听着他在最后一句卡住,非常友善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年轻人,我知道你被退学了,这没关系。重要的是——”他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地下乐队,对吧?那是什么乐队?”


 


“摇滚,先生。”Morrissey耸了耸肩,看起来他现在并不是很想回答这个问题。


 


“这也就是为什么你妈妈要送你来这条船的原因,孩子。”


 



1966年,英/国,北海海域,爱之船。


 


“我真的不敢相信你们真的是...”


 


“好了,你究竟要说多少遍?也许我们是从未在报纸上露过脸,可是你在踏上这条船的时候就没有想到过会是传说中的那条船?”


 


他迫不及待地想要表达自己现在的兴奋之情,可他又不善于表达。在陆地上他压抑了太久了。海盗电台?谁会不知道海盗电台?那可是两千万人共同收听的那个每天24小时都在播放摇滚乐的电台啊!Morrissey在Mr.Dawson面前走着,他们正穿过狭小的过道。他不知道要去哪,因为他的教父仅仅是让他一直往前走而已。


 


他现在倒是带着一种奇怪的虔诚心情。真的很奇怪,他就要在他梦想中的船上生活了。Morrissey走过一个拐角,在Mr.Dawson的许可下打开那扇门,铺天盖地的唱片便映入了他的眼帘。


 


“哇——哦,正在听这个电台的亲爱的英/国居民们,现在我要插播一条新闻,哈哈,希望Winnat不会怪我抢了他的风头,这一般都是他的活计对吧?”Morrissey看见玻璃窗后正在主持当前时段电台的男生看了他一眼,然后在麦克风前报道着那条“新闻”。“我们的船上刚刚飞来了一只小乌鸦——也许你们中的有些人听过他的嗓音,他的名字是——Morrissey!”


 


他和Mr.Dawson同时鼓起掌来。Morrissey知道那是谁,每天6点到9点的时段,永远属于来自法/国的Gibson。他甚至自己都要鼓起掌来,他能看到全英/国的很多人现在都在收音机前笑着听这条新闻,他不知道包不包括他乐队里其他的那些朋友。他们没有他这么幸运,不过也没有他那么不幸,至少他们不用被退学。


 


“继续,Gibson!”Mr.Dawson在他身后喊了一声,Gibson给了他们一个拇指。“现在我来带你去这艘船的其他地方逛逛吧。”


 


Morrissey在离开这间屋子前又回头看了一眼,他在想哪怕是他不再做主唱了,或者也没有机会做DJ,他都愿意在这条船上,在这间屋子里待上一辈子。


 


“现在继续往上走吧,你的房间我待会在带你去看,你可以分到一个单间。说起来不知道他们有没有准备好要见见我们这位新人——噢,Alex已经见过你了吧?”


 


“是,就在刚上船的时候我们见过了。”


 


这次倒是Mr.Dawson走在了他前面。这船的内部构造太复杂了,Morrissey觉得稍不注意他就会迷路。Mr.Dawson轻车熟路地带他到了另一扇门前,打开门走了进去。Morrissey跟着他也走了进去,才发现这是一个像餐厅和厨房的结合体一样的地方,他看到有人坐在各处。


 


“Mr.Dawson,他们是刚才在甲板上的那些人——”


 


“我们可不是什么“那些人”啊。”离他最近的椅子转了过来,“Tommy。”


 


“你就是那个——”Morrissey刚想把那个名字说出来,又觉得有点不礼貌,他咽了回去,然后和他握手。


 


“他就是那个Tommy。”穿着红毛衣的男生从吧台后面走了出来。“我是那个Peter,或许你不怎么听我的节目,因为我负责的是凌晨档。很高兴见到你啦。”


 


“不,我知道你的,呃,因为我有失眠症,你知道...”Morrissey一边握手一边向他解释着。


 


“现在的年轻人,失眠症就像我们这个岁数的人的风湿,几乎人人都有,是不是啊Dawson。”有人从报纸里抬起了头。“我是news winnat。”


 


专门播报新闻和天气的winnat。Morrissey在心里默默地说着。然后他看见另外一个男生从储藏间里走出来。


 


“你一定就是George了。”


 


他把手里的罐头放在桌上。“说的没错,Steve。”


 


Alex,Gibson,现在的Tommy,Winnat,Peter和George。都是他熟悉的名字,是他在收音机里,在那个电台里听过无数次的名字,可是要把每一张脸和他们的名字对上,估计还需要一段时间。不过他倒是很高兴他们全都叫他“Steve”。


 



1966年,英/国,伦敦,女王政府会议室。


 


“你的项目进行得怎么样了,Farrier?”


 


“呃,首相先生,首先我觉得——”


 


“我不要什么首先,告诉我你的进度。”首相毫不留情地打断了他。Farrier叹了口气。他推了推眼镜。“我们无权取缔这个电台,更无权处置这条船。”


 


“那就创造新的法律让它变得违法!”他明显有些激动,但很快平复。“他们是海盗,现在的英/国不允许出现海盗。你知道吗,farrier先生,尽管我无权取缔电台或者船,但我有权处置你。新的法律,你听懂了吗?”


 


“我想是的。”


 


“很好。接下来你辅助William进行这项工作。那么接下来一项内容是...”


 


他知道等下该给谁打电话。


 



1966年,英/国,北海海域,爱之船。


 


“我真的不擅长玩这种游戏。”


 


“没关系,Steve,只是一个小小的猜词游戏而已,用不着那么紧张。”Gibson这样安慰他。“那我们就——Tommy和Alex一组,Steve和...Peter!”


 


“需要我让着你吗?”


 


“哈哈,别这么对小Steve说话啊Tommy。”


 


“我真的...”Morrissey坐到Gibson旁边的沙发上还在推脱。


 


“放轻松点Steve,你的队友真的很强的!”


 


然后是此起彼伏的附和声。“你知道上次Peter和George一组猜了多少吗?足足12个!老天,我们的记录才是9个。”Alex耸了耸肩。


 


“英雄不提当初啊。”Peter一边笑着一边站起身,拿起那顶装满纸条的帽子,然后他抽出一个。“Steve,你只要说你想到的就好。”


 


“开始计时了!”


 


“滚石乐队的吉他手是?”


 


“Keith Richards.”Morrissey马上回答。


 


“你答得不是很好嘛。”Peter拿出了另外一张纸条。


 


“呃,一种会吸血的,成群结队在一起的动物。”


 


“真烂,为什么他们总拿到这种简单的题目?”


 


“是英/国政府。”一个声音传过来。


 


“哈哈,我就在想Steve没有这么幽默吧?”Alex转过去趴在沙发背上。“怎么回事,头儿?”


 


Mr.Dawson和Winnat站在楼梯上。“很抱歉打断你们,但是英/国政府真的飞来吸我们的血了。”


 


他们所有人看着Winnat打开一张折线表。


 


“这是我们的广告收入,一路下滑,对吧?政府在不断给我们施加压力,广告合作越来越少,再这样下去我们会空着肚子播节目的。”


 


“这才是“真烂”。”


 


“好冷笑话,Tommy。”


 


“总而言之我们必须做点什么对抗他们。你们一定不会相信——”


 


他把食指和中指放到嘴唇上。Morrissey看到在场的所有人都开始有些躁动。


 


“不会是...”


 


“真的假的?”


 


“我真的不会相信,这太不可思议了吧...?”


 


“什么?”Morrissey看到他们个个眼神发亮,有些摸不到头脑。


 


“先生们,我要在这里宣布一个好消息——”


 


与此同时的首相办公室里。


 


“先生,我有一个坏消息要告诉你。”


 


“这个世界上最好的DJ——”


 


“他在三星期后——”


 


“Jack Collins,将会重新登上我们的极乐之船!”


 


“我的天呐!”


 


首相和Morrissey说出了同样的句子。


 



1966年,美国,芝加哥。


 


“Farrier!我真不敢相信会是你给我打来的电话。”金色头发的青年兴奋地握着话筒。“我想一定是英/国议会太沉闷了吧?真的不来美国吗?”


 


“的确是好长时间没有联系了,Collins。”Farrier看了眼窗户,窗外天气很好。


 


Collins笑得非常开心。“那么究竟是什么事?”


 


“听说你要回来了?”Farrier直接奔向了主题。


 


“你们的消息真的很快!我估计又是他们在电台里说了吧。顺水推舟而已,我在这边闲得无聊,而Mr.Dawson正好在这个时候打电话给我,问我要不要回去——听说来了一个很有意思的家伙,因为搞地下乐队被退学,还在写乐队评论,我真的很想回去见见他和那群小伙子们。”


 


“Collins,你要回来我当然非常开心,但是——”


 


“噢千万别——别告诉我你们政府又出台了什么新的政策来对付这艘可怜的小破船好吗?”


 


“如果真的是这样呢?”


 


“那我可能就更想回去了吧!”


 


“你还真是一点都没变啊,Collins。”


 


“我真的很希望你说你希望我回去。”


 


“当然,当然如此,这也就是我打电话的目的。”farrier还是撒了谎。“我希望你能早点回来。”


 


“如你所愿——希望我们在三星期之后的英/国上空203米中波见面。”


 



1966年,英/国,北海海域,爱之船。


 


上午9点。Gibson。


“我知道我已经说过很多遍了,可是我还是要再说一遍,我亲爱的听众们——Collins!Collins!Collins!请你们和我一起大声念三遍这个名字好吗?声音大到让旁边的所有人都能听到。”


 


中午12点。Tommy。


“唯一能捏这个国家胸部的人要回来了——一封非常传神的听众来信。可能其他dj只能捏捏屁股。”


 


下午2点。Alex。


“Collins机长,请你给我们汇报美国情况好吗?Ground control to Major Collins!——我想Collins机长还没有进入电台领域。”


 


下午6点。Winnat。


“太糟糕了,没有什么新闻比Collins回来更加新闻了。”


 


Steven在床上躺了一整天。他抬头看了看日历——明天就是他回来的日子。他没有见过Collins,但传奇依旧是传奇。他是海盗电台最受欢迎的DJ,只主持最火的时间段。在所有不听摇滚的人逐渐睡去之时,你打开收音机就能听到他的声音。Steven也无数次地偷偷把收音机塞在枕头下面听着。从他退学以来发生了太多让他意想不到的事情,但这些事情又无一例外地让他惊喜。登上这艘船,认识那些DJ,而现如今他最最喜欢的那一位也马上就要从美国回来。他忍不住伸手掐了自己一把。


 


“Steve,Steve。”Gibson把他的房门打开了一个小缝。“你快来和我们一起见证一下这个历史时刻。”


 


“什么?”


 


“我们准备在Collins回来之前搞一个大事。Alex他们正在麦克风前准备说那个词。F开头的。”


 


Morrissey用了三秒才搞清楚他究竟在说什么。他说“马上来”。然后开始套他的毛衣。他觉得自己的头发太长了,需要剪一剪,或许Peter能帮他。他不想在明天见到Collins的时候让他觉得自己非常邋遢。


 


当他赶到那个房间的时候,几乎所有的人都已经聚集到了这里。


 


“我们可不能在明晚抢了Collins的风头,所以在今晚,我们将会说出那个绝对不能出现在英/国广播里的词。”


 


Morrissey不知道他等下要不要跟着一起说,还是只是所有人看着Alex说。他觉得自己应该阻止他,又觉得这个词将会彻底打破海盗电台的束缚。


 


“Alex!”门被打开,Mr.Dawson站在门口,“把麦克风关掉。你不能说。”


 


“老天。我就应该快点行动的。”他不情愿地摘下耳机。


 


“你知道我们早就被政府讨厌了,再做这种事只会增加他们对我们的厌恶。Steven!你也在这里,居然没有阻止他。”


 


“我真的觉得你紧张过度,boss。”Alex辩解道。“只是一个小小的fxxk word,没什么大不了的。”


 


“正是因为它念做fxxk,这才是它有所谓的地方。也许有一天我们能在电台里自由地使用fxxk,或者其他更加fxxk的词,可是现在不行——”


 


“有五个吧?”


 


“四个,算上Alex那个。”


 


“什么?”Mr.Dawson没有听明白。


 


“我想我们必须承认一件事,先生。”Gibson抿着嘴笑起来。“麦克风是开着的。”


 


“...随你们闹吧。”他把门嘭地关上。


 


空气静了一秒,然后所有人都开始大笑起来,没有人去管那架还在开着的麦克风。Morrissey想,他好像很久都没有笑得这么开心过了。而且不是在收音机前,是站在收音机里。


 



1966年,英/国,伦敦,政府大楼。


 


一行几人一起走在宽敞的走廊里。


 


“...很顺利,先生。而且据我们刚刚得到的消息称,在北海海域的一艘民船因为求救信号被摇滚电台干扰,导致他们没能及时获救。”


 


“太好了!这也许能成为他们被抓住的证据。船长死了吗?”


 


“没有,先生,只是获救晚了而已。”


 


“那真是太遗憾了。”


 


Farrier心事重重地跟在他们身后。他往窗外看了一眼,天气是少见的好。他知道Collins今天就会回来,他的表告诉他说不定现在他已经上了船,向两千万听众打招呼。他想要退出,又知道一旦退出就相当于他自己主动辞了职。两边都在折磨着他。不过幸好Collins并不知道任何事。Farrier打定主意,如果政府出了什么政策,他一定要第一时间告诉他。


 


“...因为他的回归,国外广告商也蜂拥而至,他们的收入又提升了回去。不过正因为此,我们可以趁虚而入。在明天将会举行一个派对,他们会邀请200名竞猜获胜的听众登上他们的船,我们也许可以混进去。”


 


“你干得真的很好,William。那这个工作就交给——”首相回过头,眼神在Farrier身上放了一会,又突然移开。“还是辛苦你一趟。”


 


“我想我会完成搜查工作。”William回答他。


 


Farrier松了口气,但与此同时又紧张起来。他知道他自己绝对不能去见那艘船上见Collins。


 



1966年,英/国,北海海域,爱之船。


 


“他在那!他来了!”


 


“哈哈,他一头金发还是那么显眼。”


 


Morrissey和所有人一起站在甲板上往那边看着。他能看见一艘小船朝他们驶过来,一般都是运送食物,不过今天可不一样。他们一起看着那艘小船越来越近,Morrissey逐渐看清了他。金发,戴着墨镜,同样穿着合身的西装。他就在所有人都喊着他的名字的声音中上了船。


 


“真是好久不见啊,看起来大家都非常精神——嘿,Tommy,你要捏一下什么来着?”


 


所有人一哄而笑。Collins一一与他们握手拥抱,然后他终于走到了Morrissey面前。


 


“Peter的手艺?我记得我之前也留过这样的发型。欢迎你,Steve。”


 


Collins伸手轻轻拽了拽他的黑色头发,然后摘下墨镜——Morrissey能够听见自己在心里又一次惊呼,我的天呐。


 


尽管Peter的眼睛已经足够好看,自己也是蓝色的眸子,但是也还是比不上Collins的眼睛。在阳光下居然会有那么蓝,蓝到简直让这片海域失色。


 


“Steve?为什么愣着?”George碰了他一下,才让他回过神来。他急忙握住Collins伸过来的手,然后又被拥抱了一下。Collins略微用力拍了拍他的背:“我早就想来见见你了。我想我们还有很多能聊的——先去吃饭吧?有没有欢迎派对之类的?”他放开他。


 


“当然了。而且明天还会有一个更大的派对,全都是为你准备的。”Mr.Dawson回答他。


 


“回来真好。”他如此感叹着。


 


是啊,你能回来真的太好了。Morrissey在心里这么说着。


 


“在去吃点什么之前,我要先去见见我的麦克风——radio ROCK!”


 


“Radio ROCK!”


 


他终于见到了他。


 


Morrissey其实并不很喜欢非常热闹,他总有种融不进去的感觉。不过幸好这个欢迎派对是开给Collins的,他只需要坐在桌边听着他们讲各种各样的趣事就行——大部分他都在电台里听过。他还记得Tommy宣布Collins离开电台去国外的那一天他有多么沮丧,沮丧到逃了学。而现如今他竟然会坐在距离他的偶像不到十米的地方,看着他笑着说话,多么不可思议。Collins说有很多想要和他聊的,聊些什么呢?Morrissey不知道自己有什么能和他聊,不过期待一下总没什么问题。他和所有人一起再次举起了杯子。


 


他喝了三杯啤酒,已经有点醉了。幸好派对在此时结束。“我们今天不要通宵了,孩子们,明天我们再狂欢一夜。”Mr.Dawson叫了停,尽管还是有人抱怨没有尽兴。Morrissey偷偷地从一扇小门上到了甲板上,深夜的海风非常寒冷,足够让人清醒,他在那站了一会,觉得酒气散去才转身准备回去。这时那扇门突然开了,有人走了上来。


 


“我看到你上来这里了。”Collins和他打了个招呼,然后走到他身边。他靠上栏杆往前看着,其实并不能看到什么,只有船上的灯光能够照亮的一方海域而已。Morrissey不知道该怎样开始这场对话,于是他只能沉默。他看着Collins的头发被风吹到后面,露出额头,眯着眼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烟盒朝他示意了一下。Morrissey摇了摇头,意思是“我不介意”和“我不抽烟”。


 


“风可真大,戴着眼镜还好一点,对吧Steve?”他用防风打火机点燃一支,吸了一口。“我还以为所有的乐队主唱都吸烟。”


 


“但我们乐队的其他人都...会抽烟。”Morrissey推了一下眼镜。


 


“你要不要试试?”


 


“呃...我还没到年龄。”


 


“没事,在我们这条船上没有什么法律。”Collins笑了起来。


 


Morrissey好像下定了很大决心似的深吸一口气,然后他凑到Collins指间那支点燃的香烟滤嘴上吸了一口——果不其然地被呛到。


 


他把整个人挂在栏杆上咳嗽起来,Collins害怕他掉进海里,赶忙扶住他。“你没事吧?”即便是这么问了,Morrissey还是可以清楚地听到他声音里的笑意。


 


“没,现在没事了。”他再次直起身子,用手背捂住了嘴,仿佛做了件什么丢人的事。


 


“真没想到你会来吸我这支,我刚准备给你点一根呢。”Collins笑得更开心了。


 


Morrissey脸红了起来。“我...呃...真的不好意思...”


 


“没什么,你真的是个有趣的人,Steve。”他又吸了一口。“搞乐队被退学——我是说,真的很酷。你知道船上的人都没有这种经历。”


 


“我其实不觉得...”


 


“你想做DJ吗?”Collins打断了他。“或者我应该先问,你愿意留在这条船上吗?”


 


“我当然!”Morrissey少有地情绪激动了起来。


 


“两者都?”


 


他有些犹豫。Collins把最后一口烟雾吐进海风,然后把烟头扔进大海。“你还是想做主唱,对不对。”


 


“可我真的非常想留在...”


 


“是谁告诉你我们的船上没有乐队的?Mr.Dawson?”


 


Morrissey愣了几秒。“你是说...”


 


“我是说,我们可以组建个乐队。但我们一直都缺个主唱。”Collins好像无可奈何地耸了耸肩。


 


“...我真的可以吗?”


 


“可以说非你不可,Steven。”


 


Morrissey分钟后他们回到船舱,10分钟后有五个人围着桌子坐下。


 


“Steve,给你介绍一下。贝斯Peter,吉他手Alex和Tommy,然后就是——鼓手Collins。这位是我们的主唱Steve。”


 


“真的吗?天呐,你不知道,在他上船的第一天我就在想,我们的乐队会不会组建起来。不过当时你还没回来。Collins,你下手还真是快,我还准备过几天去问你是怎么想的。”


 


Collins摆了摆手。“你们觉得怎么样?”


 


“我想我要去擦擦我的吉他上的灰。”Tommy说。


 


“你不是每天都会用吗?”Alex问。


 


“...”


 



1966年,英/国,伦敦,Farrier公寓。


 


这已经是他给Collins打的第五个电话了,不过还是无人接通。他还是决定把这件事告诉Collins,哪怕是那艘载着William和其他一百多人的小船说不定已经到了他们的目的地——也许正是因为如此他才没空接电话。Farrier把话筒扔到一边,然后往床上一倒。


 


也许还是我去比较好。他用力搓了两把脸。


 



1966年,英/国,北海海域,爱之船。


 


“请你们在今夜的极乐之船上尽情享受吧——”


 


又是一阵震耳欲聋的欢呼,事实上Collins的每一句话后面都会跟着欢呼。刚才Morrissey听到路过的Gibson打趣“你就是charming本人啊Collins,请照顾照顾船上的小姑娘们好吗?”他真的有点担心,不过Morrissey也只敢在自己心里想想。他觉得Collins不会去做那种事。


 


船上的人都在兴奋地跑着。他觉得有点累,就在他准备回去的时候他突然看到一个形色鬼祟的男人正东张西望着,然后他走进了那扇通往控制室的门。Morrissey觉得应该去告诉谁,可他环顾了一圈,所有人都沉浸在派对的喜悦当中,没有人注意到这点。他只能自己去解决。于是他走了下来,同样在没人注意到的情况下走进控制室。


 


Morrissey是第一次来这里,他也不住地打量着。银色的管道和巨大的正在轰鸣的机器到处都是,稍不注意就会碰到头。那个人来这里干什么?


 


他放轻了脚步往前走着。其实他根本没必要这样做,因为这轰鸣声就足够掩盖他的脚步声了。他转过一个拐角,看到了他。


 


“喂。”


 


那人明显被吓了一跳,他转了过来。


 


“你...你在这干什么。”Morrissey有点紧张。


 


“这里的门开着,你们不是说可以随意走动吗?”他非常不自然地摸了摸帽子。


 


“你看起来...一点也不像电台的粉丝。请你出去好吗?”


 


“嘿,你又是谁,你为什么不出去?”他明显有点恼羞成怒。


 


“我是...”


 


“他住在这条船上,先生。”有人在Morrissey身后说了这么一句。他们同时朝后看过去,发现Collins正站在那里。“现在我们能请你去甲板上了吗?”


 


William咕哝了一句,只好从他们身侧穿过向外走了出去。不过他知道他回去要报告些什么。这是艘保养很差的船,即便是逃也逃不到哪儿去。


 


“你怎么会出现在这?”Morrissey看着他走上去,转过来问。


 


“我全都看见了啊。”Collins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又突然神秘起来。“其实船上的每一处地方发生了什么,我都知道。”


 


“...那真的是,非常厉害。”


 


“Steve,不要学Tommy。”他故作严肃,然后放松下来对他微笑。“现在我们也上去吧,这里可一点也不热闹。”


 



1966年,英/国,伦敦,政府大楼。


 


“首相先生,这就是他们船的大概情况。”William说着把一份报告递了过去。


 


“很好,很好。”首相点着头看着那几张纸,仿佛他对William只能说出很好这种词。Farrier还是默不作声地听着。


 


“关于法律条例,我们起草了一份《触犯海洋法令》。”他又递过去一份文件。


 


“Farrier,你为什么一直都不说话?是不是因为你不想接下这个任务?也许你一直是电台的粉丝。”首相推了推眼镜。“你觉得这个法令的名字怎么样?”


 


“很好,先生。”Farrier硬邦邦地回答。


 


散会后Farrier马上给Collins再次打了电话,这次他接起的速度倒是意外的很快。


 


“Farrier,我很抱歉,昨天的派对实在是太吵了。”他道着歉。


 


“这没什么,Collins。我只是想告诉你昨天你们的船上...”


 


“有政府的人混进来?”


 


“你怎么会知道?”


 


“我们的小乌鸦把他抓住了。Farrier,你实话告诉我吧,究竟怎么了?你之前可没有这么频繁地问过我关于船的事情。”


 


Farrier吸了口气。“好吧,我要告诉你。他们起草了一个法令,明年一月一号开始,你们的船将变成违法船只,电台也将变得违法。他们在创造法令让你们违法,Collins。我知道你也许不会害怕这些,但是他们真的会派人去追捕你们。”


 


那边沉默了一会。“谢谢你。”


 


“你不用和我客气。你知道我都会告诉你的。”


 


“Farrier,再告诉我一件事。”Collins握紧了话筒。“告诉我你没有参与进来。”


 


“我当然不会,你知道的。”


 


“但我还是希望有一天你能...”


 


他被打断了。“Collins,你已经提过这件事不下几百次了。”


 


Collins在电话这边愣了一下,随后又微微露出了点笑容。


 


“我们随时欢迎你,等你到你觉得政府太无趣了的时候。”


 


“希望会有那么一天。”Farrier也微笑了起来。


 



1966年,英/国,北海海域,爱之船。


 


“有百分之93的人站在电台这边,而剩下的那些先生们则站在政府那边,多么令人惊讶,对吧?我真的很爱你们。现在让我们听一首无名指乐队的歌。”


 


Morrissey站在玻璃窗的另一边等着他。Collins放下耳机向他示意,然后他们双双走出了房间,朝餐厅走去。


 


“快要到圣诞节了。”Morrissey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的确是啊,这一年又快要过去了,哈哈。我真的很不喜欢海上的冬天,真的太冷了。”Collins说着还打了个冷颤,他没有梳好的几搓金色的头发晃来晃去,Morrissey看了很想给他抚平整,但他没有伸手。


 


“或许你会喜欢我给你准备的礼物。”


 


“啊哈,礼物环节,我真的很喜欢这个部分,没想到我们的小乌鸦会这么认真,你知道上一次他们送了我什么吗?一条皮裤!老天——你该不会也?”Collins话锋一转,有点担心地看着Steven。


 


“哦不,当然没有,当然不会。”他连忙反驳。


 


“嘿!Collins和Steve,来和我们玩游戏吗?”Alex举起手招呼着。


 


“当然!你们在玩什么?”Collins没等Steven说“不”就推着他到沙发边坐了下来。他搓了搓手,看起来一脸期待。


 


“真话。”Tommy回答他。


 


“什么是‘真话’?”Morrissey问。


 


“就是你说出一件事情,没做过的人就会举手,但我们的分数是算在没有举手的人身上。”Tommy继续解释着。


 


“那我们让小Steve先来吧。”Alex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势。


 


“呃...”他还是没有想明白,只好说一件自己没有做过的事情。Morrissey举起了手:“和男生约会。”


 


空气突然安静了下来。这还不是最可怕的,可怕的是所有人都没有举手,包括Collins。


 


“哇哦...Steve,你真的是个游戏天才。”Collins清了清嗓子。


 


他把手放了下来。“你们...呃,你们全都...”


 


“你知道的,年轻的时候嘛...在pub或者club或者乐队里总会有人说喜欢你。”Alex摊了摊手。“你真的没有...”


 


“你可以和我约会试试,Steve。”


 


“Collins?我以为又是Tommy在说什么冷笑话。”Peter一脸惊讶。


 


“我是说真的,说不定你需要一次这样的约会经验。”Collins看着Steven。“还是说你不...”


 


“那真的太...我是说,那会是一次很好的经验,我这么觉得。”Morrissey不停地抿着嘴唇掩饰他的紧张。


 


“你们等到上到陆地上再说好吗?这个游戏到底还能不能玩下去了。”有人故作严肃。气氛一下轻松下来,不过其他人都没能在得分上超过Morrissey。


 


Morrissey不知道Collins是随口一说还是认真,他甚至都不知道应不应该期待。他不确定自己对Collins的喜欢仅仅是停留在“自己喜欢的DJ”还是已经上升到了“自己喜欢的人”。不过至少有一件事情他能够去期待一下,那就是圣诞节。


 


圣诞节那天他起得很早,不过当Morrissey走进厨房的时候,那里已经有人在了。


 


“圣诞快乐!要不要来杯咖啡?”Collins还穿着睡袍,他举起了手里的咖啡壶。


 


“圣诞快乐,Collins——嗯,当然好了。”他坐到了桌子前,看着Collins帮他倒咖啡,然后坐到了他的对面。


 


“练习的怎么样?”Collins喝了一口咖啡问。


 


Morrissey当然知道他在说什么。“我觉得我能唱。”


 


“那真的太好了,我们三个也有练习很久,什么时候合在一起吧——不用紧张。”Collins看出了他脸上的担心。“另外Steve,我们的乐队将会在新年的时候来一场首秀。”


 


他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几百万人会一起听到我们的声音,我真的非常期待。啊,圣诞快乐Mr.Dawson!今年有给我准备什么除了茶之外的礼物吗?”Collins笑着招了招手。


 


...


 


他拿着一个包裹得并不十分完美的礼物站在他的房间里。Morrissey往床上看了一眼——大大小小的包裹。唱片,书,限量的拨片,全都是他在商店里淘来给大家做圣诞礼物的。唯独他手里这个包裹里装的是他自己织的一条围巾。红色的,也许针脚并不细致,不过也是他偷偷准备了非常久的东西。他不知道Collins会不会喜欢。


 


就算他不喜欢也不会表现出来吧,他一定还是会非常开心地围上的。Morrissey有点沮丧。


 


他吸了口气,抱着所有的大包小裹走了出去。他走过弯弯曲曲的走廊,打开餐厅的门,迎接他的却是在他头顶炸开的彩纸礼花。


 


“你们看到了没,Steve挂彩了!”Alex很兴奋。


 


“圣诞快乐!”George扶了扶帽子。


 


“这搞的倒是像生日派对啊!”Peter忍不住笑。


 


“他不会是吓愣住了吧?”Tommy观察了一会。


 


他的确有点发愣,等他们七嘴八舌地说完之后才回过神来。Collins举着空礼花筒从门后走出来,满脸笑意地替Morrissey摘掉他黑色卷发上的彩色纸片。


 


“这都是他们想出来的。”Collins做出无辜手势和表情。


 


看到他这样的表情,Morrissey也忍不住想要笑。他抿了抿嘴,小声说了一句“圣诞快乐”便把最上面的那个包裹拿给了Collins,然后开始给大家发礼物。


 


“可以现在打开吗!”有人这么问。


 


“当然。”他回答着,眼神有意无意地看向一边。


 


得到了许可的众人纷纷开始拆自己的包装纸,果不其然地一片赞叹和感慨。他看到Collins拿出了那条红色的围巾,眼神发亮。


 


“我真的不知道应该说什么...你知道我要送你什么吗?”Collins转身从圣诞树下拿出一个盒子。“送你的,拆拆看。”


 


Morrissey接过了盒子,看着他把围巾围到脖子上,然后才开始拆他的礼物。


 


他看到一条蓝色的围巾躺在里面。


 


他非常惊讶地抬起头。“这也是你自己...”


 


“嘘。”Collins把食指放到嘴唇上,有点局促的样子——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别告诉他们。”


 


Morrissey围着那条深蓝色的围巾度过了一整个冬天。Collins也同样如此。


 


——


1966年,英/国,北海海域,爱之船。


 


“圣诞节之后我还可以放圣诞歌吗?”


 


“我觉得不行,Gibson。”


 


这是圣诞节过后的第一天,英/国上空203米电波一切照常。Collins和Mr.Dawson站在录音室隔壁的玻璃窗前,他们的表情都有些凝重。


 


“你觉得是时候告诉他们了吗?”Collins问。


 


“我觉得必须告诉他们了,孩子。”Mr.Dawson轻轻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然后转身走向门口。“晚餐的时候吧。”


 


门被打开又关上,轻得像又一声叹息。Collins双手撑着桌面扭头看着那扇门,然后又回过头来看Gibson。他还什么都不知道。


 


即便不是圣诞节,他们的晚餐也非常丰富。Peter端来了最后一篮面包,然后在他的座位坐下,人就齐了。Mr.Dawson看了Collins一眼,然后站了起来,敲了敲杯子。杯子发出清脆的声音,所有人都往这边看了过来。


 


“我想我要宣布一件事,小伙子们。”短暂的寂静让每个人的眉头都有些皱了起来。“你们也许都没有听过《触犯海洋法令》。那是给我们的船起草的法令,在一月一号起生效。”


 


“...生什么效?”Tommy问。


 


“从那天开始,我们的电台将会被明文标记为违法。我想我们不得不关闭它了。”


 


他重新坐了下来,安静地吃起一块面包。所有人都面面相觑,他们不是没有听懂,只是还无法理解。


 


“我讨厌不是圣诞节的每一天。”Alex一口气干掉了一杯酒。


 


所有人都默不作声。突然间有人站了起来,是Gibson。大家又重新抬起了头。


 


“我是法/国人,我不会被你们的法律束缚,所以我要留在船上。”


 


他好像下定了很大决心一样说出来,然后又像站起来一样突然坐下,紧紧地盯着他面前的那块面包。然后第二个人站了起来。


 


“我想我必须表一下态。我觉得这个电台不能没有Alex的节目。”


 


“只有你们两个不会让听众觉得无聊吗?”Tommy推开了椅子站了起来。“带我一个。”即便是被Alex兴奋地勾住了肩膀,他的表情也依旧很冷静。


 


“我觉得我的新闻也少不了。”winnat举起了杯子。


 


“我不能让大家饿着肚子做节目啊。”George说。“Peter也是这么想的。”


 


大家都站了起来,Morrissey不知道他应该说什么,但所有的冲动都在告诉他说你必须站起来。他的椅子在地面上发出了一声响声。


 


“我真的很开心能认识你们,”他深吸了一口气,“从退学之后我从没想过我的人生会有这么多惊喜,真的...我不敢想象。我能在我最喜欢的船上生活,遇见我最喜欢的DJ,听我最喜欢的音乐...我要留下来。”


 


他一口气说了很多,也许语无伦次,但所有人都能听明白。Morrissey忽然感觉到有人揽住了他,是Collins。他同样站了起来。


 


“我想我们还是快点吃饭吧,我们的乐队等下还要练习。毕竟我们要在新年那天演出,不是吗?”


 


“你们真的能带着我一起年轻。”Mr.Dawson又站了起来,举起了酒杯。“敬摇滚之船。”


 


“敬摇滚之船。”


 


——


1966年,英/国,北海海域,爱之船。


 


“这是这一年的最后五分钟。有多少人还在收音机前?——我猜某些陌生的面孔也会守在这里,等着我们的1967.”Collins握着麦克风,缓慢地说出这些句子。“你们也许已经在报纸上得知这个消息了。一个小时后我们将会关闭麦克风,关闭音响,关闭唱片机,关闭电台。这艘船将会变成一艘冷清的,黑色的空船。我们以为它会永远不死,可我们错了。但摇滚永远不死,你们一定要相信这一点。保重。现在我们一起倒数。”


 


成千上万的人在收音机前露出憾色。包括现在正站在首相身后的Farrier,他们全都举着酒杯。首相一脸微笑,而William看起来已经把祝贺的词想好了。


 


Collins,Collins。他在心里默念他的名字。


 


“...五,四,三,二,一。新年快乐,晚安。”


 


收音机里传来了沙沙的声音。首相身边的所有人都鼓起了掌,然后举起酒杯。


 


“敬死去的海盗电台。”


 


“敬死去的海盗电——”


 


“Only kidding!Let’s rock!!”Collins的声音突然又出现在空气中,音乐再一次响起,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让我来介绍我们的乐队!Peter,Alex,Tommy,我,然后是我们的主唱——Steven Morrissey!今天是我们的首秀!新年快乐!”


 


一个他们从未听过的声音传了出来。尽管有些生涩,但又有谁会在乎呢?Morrissey扶着麦克风唱那首《give him a big great kiss》,他回头看了一眼在这个房间里的所有人,他们全都是带着笑的,就连Tommy也是。


 


“什么?”首相把那台收音机推到了地上,摔坏的收音机倒是不再发出声音,可还有几千台收音机能够听到Morrissey的声音。


 


“Rock ‘n’ roll—!”


 


Morrissey知道他也许不能给Collins一个big kiss,但是一个big hug也不错。


 


这艘船就这样驶进了英/国的1967年。


 


——


1967年,英/国,伦敦,首相府。


 


“必须马上出动船只去截赌他们!William,马上去打电话。”


 


“可是这是新年——”


 


“新年庆祝已经结束了,现在要工作了!”他非常气愤地转过身,看见了Farrier。“你也和他一起去!”


 


Farrier没有把那句“我想我现在不用听您的命令了”给说出来。他只是非常平静地走出了这间屋子去给Collins打电话而已。不过依旧无人接听。


 


他们的新年一定又热闹又刺激。他这样想着。


 


——


1967年,英/国,北海海域,爱之船。


 


“Steve!你真的很棒!”Alex抱着他的吉他,拍了拍他的肩膀。


 


“其实我...”


 


“其实你真的就很出色。Steve,我想所有人都是这么想的。”Collins抢先一步接上了他的话。“今天就狂欢到天明吧,先去吃点东西怎么样?”


 


“那当然好。”他点头答应着,和众人一起走向餐厅。Morrissey还是有点难以置信,他刚刚和一大群人做了违法的事,现在说是在逃也不为过,他知道英/国政府一定会来围追堵截——可他却感觉到了从来没有过的安全感。


 


整艘船上的音乐从没停过,且灯火通明。就连酒量很差的Morrissey也被灌了4杯,他慢慢趴在桌子上闭起了眼睛,碰杯的声音依旧不绝于耳。太开心了,就这样逃一辈子也不错。他迷迷糊糊地想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船突然整个一震,Morrissey一下子睁开了眼睛,被灯光晃得有些发晕。


 


“怎么他/妈的回事?”有人大声喊着问。


 


“不会是撞上什么了吧?”


 


“我去看看。”Mr.Dawson起身往门口走去。


 


还没等他走到门口,船体又是一个巨大的震动。所有人都感觉到了不妙。门一下子被撞开了,一个船员冲了进来。


 


“先生们,我们的船撞上了什么东西,马上就要沉了!”他语速极快,然后又转身跑回去。


 


“我真的不敢相信!”Gibson大声说着,“今天可是新年!”


 


“不会是他们政府这么快就出动了吧?”


 


“不是没有这个可能。”Collins跑向门口,“大家把救生衣穿上,我去看看救生船的状况。”


 


“那东西很长时间没用过了,说不定是从来都没用过,不知道...”


 


“总要先看看。”Collins打开门跑了出去。


 


刚才的气氛全都消失不见了,所有人都在紧张地穿着从柜子里翻出来的老旧救生衣。Morrissey不知道应该做什么,他不会游泳,说不定会死在这艘船上。他看见Peter在胸前画了个十字。又有人打开了门,是Collins。


 


“你怎么...”


 


Alex还没有问完,海水就给了他答案。从打开的门里开始灌入大量的海水,很快就淹没了地板。


 


“所有人都上到甲板上去!”Collins少见地拔高了音量,没有人不按照他说的去做。他们一个一个跑出门去,Morrissey在最后一个。经过Collins身边时他听见他说“不会有事的”。


 


他愿意这么相信。可他突然想起,他最喜欢的那一箱唱片还在他的房间里。船再一次猛烈地摇晃,他却在某一个转角转向了他的房间。他尽全力地在这摇摇晃晃的船上跑着,终于跑到了门前。Morrissey迅速地打开了门,把那只沉甸甸的箱子抱在怀里,然后转身跑向他本应该去的地方。


 


灯坏了几盏,在他头顶闪烁着。海水已经没到了他的肚子,行走变得越来越困难。昏暗中他看见前面还有一个人,金色的头发在这种光线中也很显眼。


 


“Collins!”他喊了出来,前面的人影应声而立。


 


“Steve?你为什么还没有上到甲板上?”他往回走了几步,看见了他抱着的那只箱子,明白了一切。“我们不能带着它。”


 


“我必须...”Morrissey试图争辩。


 


“Steven。”海水涌了过来,他抹了一把脸上的海水,凝视着他。“我们整个船上都是唱片。”


 


“至少让我试试。”Morrissey开始低头往前走,Collins只能跟在他的后面。海水一点一点往上涨着。


 


“小心脚下!”Collins突然想起那架梯子是从下层升上来的,可为时已晚。Morrissey在他眼前沉了下去。他只愣了一秒,然后深吸了一大口气,潜了下去。


 


无数唱片从那只箱子里飞出来,往上浮着,好像是慢速电影里无数黑色的蝴蝶。Morrissey听见水面上方隐约的音乐声,他抬头看见了Collins。Collins抓住了他的领子,带着他向上浮去。那只箱子脱离了他的手,永远留在了这艘船上。


 


他们双双浮上水面。Morrissey一边大口呼吸着,一边在Collins的要求下爬上那架梯子。他终于听清了那音乐声,是月光石乐队的一首关于夜晚的曲子。Gibson的声音在船上回荡着。


 


“...重要的都不会死,死去的只有破船。我希望这首歌放完时,我们还活着。我们的坐标是...”


 


“Gibson!他没有上去!”Morrissey大喊着。


 


“来不及了!”


 


在整艘船完全倾斜之前,他们终于爬上了甲板。Gibson一直留在录音室里,即便是船开始倾斜他也依旧在向所有听众广播着。他重复着坐标,争取着哪怕是一点点希望。


 


“我们的船要到天亮才会完全沉没。”Mr.Dawson抓着栏杆。“我们早就发出了求救信号,可是没有应答。”


 


Gibson的声音和音乐在滋滋的一阵声响之后完全消失了,船上的灯光也全都熄灭。他们周围只有海水和海风的声音。


 


“Steve。我还欠你一个约会。”Collins的声音有些颤抖,他们所有人都是这样。“我希望我们能活着回到岸上。”


 


Morrissey不知道该回些什么。他知道摇滚是永远不死的,可他们在今天就要被淹死在北海,和这艘载满了摇滚乐的船一起。但他至少还能和他死在一起。


 


“千万不要睡觉。”Collins轻声告诉他。他们全都安静了下来。Morrissey看到远处一丝朦胧的亮光,太阳或许要升起来了。


 


“你们看那是什么?”Peter打着哆嗦,指了指远方海面。他们看见朦胧的黑点。


 


“我看不清。”


 


“是船。孩子们,是渔船。”Mr.Dawson凝视着那里。他不可能把船看错。


 


“我们有救了吗?”Morrissey仿佛自言自语着。那句话给了所有人希望,他们尽全力站起来挥着手。那些小小的渔船在越来越清晰的晨光里变得越来越近。五条,十条,五十条,或许有一百条。


 


“Alex!来这儿!”一条船上的女孩挥着手大喊。


 


“Tommy!”另一条船上也有人叫着。


 


“Collins!”


 


一个他熟悉的声音突然传入了他的耳朵。Collins简直不敢相信是谁在叫他,是Farrier。他站在一条小渔船的前方挥动着手臂。


 


“准备好了吗?”Alex问着,然后他松开栏杆,跃入水中,朝一条船游过去。


 


其他人也纷纷跳进水里,向前游着。Collins握住了Morrissey的手。“我数到三,我们一起跳下去,我带你游过去。”


 


Morrissey的另一只手紧紧地拽了拽救生衣的绳子。“好的,Collins。”


 


“一,二,三——”


 


在空中他感受到手上的力量骤然增大,然后迎接他的便是冰冷的海水。Collins在他前面游着,紧紧地抓着Morrissey的右手,那只小船也越来越近。


 


他们终于被拉上了那艘小小的渔船,Farrier赶忙给他们拿来了大块的干燥毛巾和红茶。


 


“你怎么会在这!”Collins看起来非常激动。


 


“说来话长了。我们有的是时间说。”Farrier笑了起来,“幸好我也是你们电台的粉丝。”


 


“Gibson。”Morrissey突然说了这么一句,然后往那条大船那里看着。所有人都被拉上了小船,他不知道Gibson是否还留在录音室。空气中还有人在喊着他的名字。


 


Collins拍了拍他的肩膀。“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我也很——”


 


“你快看!”Morrissey突然看到了一个人浮上了海面,是Gibson。“他还活着!”


 


“这真的是...”Collins说不出后面的话来。他们看着Gibson被拉上一条载满他的粉丝的船。“这也许是最好的新年礼物了。”


 


“Rock ‘n’ roll.”Morrissey小声地重复着。


 


“看来我们还可以去约会。”Collins握着茶杯,微笑着看着那艘正在下沉的船。


 


天越来越亮了,那艘大船在他们身后无声地沉没,而这些小船,则一艘一艘地驶进光芒。


 


FIN.



评论 ( 1 )
热度 ( 29 )
  1. 青少年祭司英格兰陷落 转载了此文字
    大家吃一吃水仙好8好!!

© 青少年祭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