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一到十




#深夜开一个新tag

他很多次数着数度过漫长的课时。一,二,三。一根,两根,三根。最多数到过一千三百八十六,不知道有没有数重复过。然后下课铃声打响了,缠绕在他手指上的那些来自尾白尾巴上的淡丝就随着这声音悉数消失。他回过神来,正对上尾白回过头来有点无奈却又毫无嫌意的脸。他略微皱着眉却又略微带着笑意,仿佛这个表情就是他的专属。你又玩了一节课啊,这样的话考试岂不是又要排到后面。上鸣此时就会站起来反驳道,我才不会啊!我有一边玩一边好好听课的。

但他知道他没有。

上鸣电气是极其喜欢毛茸茸的东西的,但他从未表露过多。一想到切岛或者耳郎得知这种事情之后的表情,他就不免有些不自在。他第一次握住尾白的尾巴末端的时候,尾巴的主人意外地没有抽回去,连礼貌地提出不满都没有。这也许是一种默许。上鸣电气想。只是尾巴根部的柔软长毛的话,是不会存留过多的温度的,很平凡地存在在那里,就和尾白本人一样。有一次尾白猿夫曾经说过,我没想到除了我以外还会有人喜欢我的尾巴啊。你就那么不自信吗?从来都不会觉得有人会喜欢你和你的尾巴吗?这些话上鸣并未说出口。他只是假装漫不经心地让那些长毛在手指上缠绕,然后回答说我挺喜欢的啊。

他们完全是两种不同类型的人。上鸣电气虽没有轰焦冻或是爆豪胜己那么引人注目,但也算是班级内能够活跃气氛的存在。而尾白猿夫则永远处在旁观者的位置上,用那种被上鸣称作是他的专属的表情看着班级内发生的一切。上鸣有时候会看着尾白的背影想,这么好的人为什么会出生在英雄年代里呢?如果大家都是普通人的话,尾白君想必很受欢迎吧。但他转念一想,如果大家全都没有个性了的话,他就再也玩不到尾白的尾巴了。

而他没有想到的是,尾白猿夫竟然在心里也这么想。尾白喜欢上鸣的性格,但绝不向往。他知道自己无论如何也不会像他那样让人瞩目,有威力强大的个性,但尾白是能够接触到他的。那是他给予他可以触碰自己的默许。

某一次尾白转过头来,刚好看见上鸣正专注于把毛一根一根地分开。他觉得好奇,问你在做什么?上鸣回答,在数到底有多少根啊。尾白猿夫先是愣了愣,然后一下子笑出声来。抱歉,他还为这突如其来的笑道了歉。只不过这怎么可能数得完呢?

“是啊,数不完呐。”上鸣松开手,那些柔软的长毛被一甩而重新合拢在一起。他伸了个懒腰,小心翼翼又装作无所谓地开玩笑一样地说,我看你手指的根数比较好数啊,你伸过来。

尾白把手伸了过去,上鸣也同样如此。一,二,三。他数到十的时候,尾白握住了他的手。


FIN.

评论 ( 4 )
热度 ( 37 )

© 青少年祭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