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会成为玫瑰降落于海上




#@木愛Kiai_ 提供的诗句“我是鬼魅的主人 我把同类交给他们”
#想的和写的总不一样

你有什么害怕的东西吗?他听见轰焦冻这么问。

没有。爆豪胜己的回答一如既往,简单而又斩钉截铁。

轰焦冻不止一次地问过他这个问题,好像不得到答案便不罢休。那你有什么害怕的东西吗?某一个下着雨的深秋他们在床上相拥而眠,爆豪这么问了回去,轰焦冻不说话,抱住他的手缩了一下,好像是欲言又止。爆豪胜己假装没有注意到,黑暗中他悄悄地吞咽了一下。爆豪希望轰不要再开口,他可能会立刻打断他,用一个吻或者狠狠地揉一揉他的头发说“快点睡觉!”不过轰焦冻没有给他打断自己的机会,他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沉闷。我也没有。爆豪胜己手心中的汗渐渐蒸发了,他闭起了眼睛,在半梦半醒之间他恍然大悟:原来自己害怕的也是轰焦冻所恐惧的东西。爆豪胜己一下子从入睡的边缘被拽回,轰焦冻早已沉入轻薄的睡眠状态。他在黑暗中睁着眼睛,想要找寻一样东西让自己的视线集中到那里,可窗帘太厚,他看到的所有都是黑暗。爆豪刚刚意识到的那一点更让他惶惶,他以为轰焦冻不会有害怕的东西了,至少和他在一起之后也应该如此。可他是错的。

爆豪禁不住去想轰没有说出来的那些东西究竟是什么。是关于疤痕的吗?他想到他从来没有问过轰焦冻关于那个疤痕的问题,他们都绝口不提此事,即便是已经成为恋人也是如此。那就像是轰焦冻的一个秘密,但爆豪胜己知道,如果自己有一天开口去问的话,轰焦冻一定会告诉他。可他不会。他已经知道那究竟是为什么了,尽管得知的途径偶然又有些不光彩。对轰焦冻的过去他了解甚少,他自己也甚少提起自己的过去。爆豪只想和他活在当下和未来。

他想得头痛,尽管爆豪胜己在计谋方面表现出他的头脑绝对没有问题,可他就是对揣测别人的想法这种事情的确不擅长。在过去的二十几年里他几乎没有做过这样的事。轰焦冻翻了个身,离爆豪的身体远了些。他看向轰的方向,他背对着他,毫无防备也无需防备。爆豪又思考了起来,或者是关于背叛?背叛,他讨厌甚至于嫌恶这个词。轰焦冻被谁背叛过吗?

无论是背叛,还是疤痕之类的东西都是猜测而已,关于轰焦冻的都是猜测而已。唯一确定的仅是他们此刻正在同一张床上躺着。爆豪决定先把这些事放一放,在脑海中清出一块地方来整理关于自己的东西。窗外雨渐渐大了起来,闷雷从远方炸响。爆豪知道自己害怕什么,他害怕毛绒绒的或者刚出生的小动物,也害怕死猫。他还害怕金鱼,小时候的某一次花火大会上他抓了两条回来,养在窗台上的玻璃鱼缸里,某一天一只野猫跳了上来,当着爆豪的面叼走一条,动作快如闪电。他眼睁睁地看着那条金鱼在猫的嘴里扭曲变形,泡眼突了出来,忽然就很想呕吐。就在他弯下腰的那一刻,猫把第二只也叼到嘴里,然后便消失不见。等他再次直起身子,看着空荡荡的鱼缸,那条变形的金鱼影像在他脑海里挥之不去。

他大概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害怕的。不过在很多年之后他还是会在花火大会上抓这种东西。轰焦冻站在他的身后,聚精会神地看着爆豪拿着网去捞金鱼。他永远是最大的赢家,会拎着一大袋尾巴漂亮的金鱼,无所谓似的问轰焦冻你想要吗?轰回答,我只是想看你捞金鱼而已。爆豪的脸稍微有点红,幸好灯光足够亮,也有红色的灯笼帮他掩护。他耸了耸肩,蹲下来把金鱼袋子一把塞到一个没有收获的小女孩怀里。这个送你了。小姑娘抬起头,从眼泪里绽出一个笑容对他说谢谢。爆豪头往一边偏着:谢什么谢,只不过是些金鱼。

爆豪胜己想,我还有什么害怕的吗?他要为了某一天能够回答轰焦冻这个问题而做好准备。他不敢翻来覆去,爆豪胜己知道轰有失眠症,一点细微的动静就有可能吵醒他。他又闭起了眼睛,害怕的东西他已经有了答案。但害怕的事情呢?

可能是害怕不能和你在一起了。

他终于从那个夜晚的幻境中浮出。爆豪胜己深吸了一口气,就像是浮上水面,然后睁开眼睛,木质的顶棚出现在他视线里。窗外依旧下着雨,他还能听到海的浪涛声。也许就是这两种声音把他拉回相似的幻境,只能靠听觉感受的幻境。他的确有那种感觉,那个认真思考自己害怕什么的夜晚,外面的雨声也胜似波涛。爆豪胜己希望这雨明天能够停一停,他还要去钓几条海鱼。

轰焦冻看见他睁开了眼睛,于是开口问,你怎么还不睡?爆豪胜己回答,睡不着就是睡不着啊,你这混蛋不是也有失眠症的吗。他坐了起来,看着轰焦冻无声地在房间里走来走去,到窗边去看雨,到桌边去看放在那里的照片。他坐了下来,背对着爆豪胜己问,你还记得那个问题吗?爆豪胜己当然记得。他觉得是时候告诉他了,可还没等他开口,他就听见轰焦冻继续开口说话。

“你最害怕的不应该是我吗?”

爆豪愣在那里。他知道他只说对了一半,却不知道该从何开始反驳。他摇了摇头,又意识到轰焦冻看不见他的动作,于是他说,不。我怎么可能会害怕你。

他看见轰焦冻又站了起来,朝他走过来。他站到床边,表情是他从未见过的深情。

“我最害怕的也是不能和你在一起了。”

他用了也字。爆豪敏锐地发现了这一点。或许轰焦冻早就知道了自己心里到底想的是什么,只是他没有说出来,就和自己一样。

“你要好好活下去啊,爆豪。”

轰焦冻渐渐变得模糊不清了,像是雾气一样。等他完全消失,爆豪胜己才后知后觉地用力点着头。爆豪胜己想,我当然会好好地活下去。他最害怕的事情已经发生了,这世界上没有什么能再让他害怕。窗外的雨还没有停下,雨水狠狠地浇灌着海面。轰焦冻的骨灰撒在那里,就像是在海面上撒下的玫瑰种子,它们终有一天会开放。

再见,轰焦冻,再见。爆豪胜己知道自己有一天也会死去,也会成为降落于海面上的玫瑰种子。他会去迎接那些或许与他相似却不洁的有罪的灵魂,成为鬼魅的主人。然后他会交出所有东西,只留下自己的爱人。



FIN.

评论 ( 15 )
热度 ( 129 )

© 青少年祭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