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都只不过是普通人

送桃老师的@游戏废人 


我愿递给你一支银色的树枝
一朵小白花,一个字
保护你,当你陷进
梦的深处的忧虑
和忧虑深处的中心
我愿跟随你再一次
——玛格丽特 阿尔伍德《睡的变奏》

他在写下那个名字的时候究竟在想些什么?オールマイト——all might,听起来像是all mate,是one for all继承者的意味还是全部都是自己同伴的含义?绿谷想过这个问题千千万万次,但从没有问出过口。他知道欧鲁麦特一定会给他答案,但也许他会觉得他早就该明白那究竟为什么。问题的答案或许两者都有,只是绿谷出久自己太不自信,内心太过动摇,才像是从小就被绳子拴住的大象,直到力量非凡,也无法挣脱那根细小无力的绳子。绿谷知道那根绳子的存在,但他是自愿去紧紧抓住它的那一个人。他感谢它,欧鲁麦特是不让他脱离中心的绳子,一直,始终,也许永远。

于绿谷来讲,欧鲁麦特就是他的中心,不仅是赋予他个性的英雄,更是赋予他意义的英雄。而于欧鲁麦特来讲,绿谷出久更是他的核心。他仿佛看到很久之前的自己,年轻又熠熠生辉,眼睛里跳动着热烈的喜悦,汗水里迸发的是无尽的活力。他也曾像绿谷出久同样迷失,寻找,憧憬,也同样有热爱与泪水。他想着有一天他会有一句自己独一无二的口头禅,无论是谁,听到那句话都会心安,都会知道那是欧鲁麦特,是他八木俊典。而敌人则会闻风丧胆落荒而逃。他希望自己永不会逝去,又知道终有一天自己必将成为过去。他知道他一定会找到那个举着未亮火把的少年,无论早晚,这也许是他最大的信心。

然后他遇见了绿谷出久。

成为老师是痛苦的。他们希望自己的学生能够有朝一日超越自己,有比自己还要厉害的理论和实力,却又会被失落的巨石摩擦。八木俊典想,绿谷出久,有一天会成为我的老师。他竟隐约希望这一天早点到来。他曾保护过那么多的人,成为过那么多人的憧憬,却成为了一个人的信仰,而又遇见了他。在那一刻欧鲁麦特是相信过命运的,命运是比他还要厉害一千一万倍的存在。他不相信绿谷有一天会忘记他,却担心自己有一天将会失去绿谷出久。

绿谷变得敏锐。他能从他恩师的眼神里捕捉到那一丝慌张。欧鲁麦特…绿谷问,你是不是在担心什么?八木心下一惊,暗骂自己不知从何处暴露。他张口结舌,绿谷也不追问,只是静静等着。他终于说了出来。

我不能保护大家了。八木俊典说,终于直视着他最亲爱的学生。我也不能保护你了。

他知道绿谷可能会说什么。可能是“你永远是我心里的No.1英雄”,也可能是“你仍旧是欧鲁麦特”,不过那也同样改变不了他所说的事实。他很感谢绿谷,为在他的能力一点一点耗尽,连变身都无法完成的那些漫长时光里他的进步,感谢他。为他能够始终如一地重复着憧憬与喜爱自己,感谢他。

我喜欢的是你,并非只喜欢欧鲁麦特。绿谷出久站了起来,绕过了桌子。他走到八木俊典的身后,抱住了他。他把头埋到了他的颈间。

「放下那些使命吧,变回来。我们都只不过是普通人。」

我会送你一个世界,一个空间,一颗心,那根绳子我会解下来收藏到世界末日,现在换我来保护你。

——只需要普通的爱就足够了吧。

FIN.

评论
热度 ( 38 )

© 青少年祭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