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克萨斯




轰焦冻伸出3根白净手指轻轻叩叩桌面儿,就算是这样也没人拿他当出老千。对手就一个有什么好出千的,再者说来,也没人相信他需要。气氛稍微有些尴尬了,看出点端倪的一众都为他旁边那位漫不经心的小兄弟狠狠地汗一把。再看备受瞩目那位,正兴致勃勃地看着不远处玩大转轮的那一堆。叮!一声,今夜第一个三百万赢家出现了!有人在那边喊着。爆豪胜己看得起劲,轰焦冻终于有点沉不住,他手一收眉头一皱,半边火一起差点给爆豪一个满堂红。

干什么你!爆豪胜己终于收回心了,正处于一个居高临下的位置,就那么怒目圆睁地看着那位金主。你会不会发牌?轰焦冻火一收,众人又把心咽了下去,不过他这话又像是从右边身子过了一遍似的寒气逼人。有多厉害?连爆豪胜己都噤了一下。他这才挑起那小发牌铲推牌过去,这局德州扑克才算开始。今天来挑战的那肥头大耳的富态男看不惯轰焦冻的做派,一双穿着意大利手工定制皮鞋的脚一直就没从桌子上放下去过。三张牌一翻,对勾加一圈,对面一看喜上眉梢,把所有筹码全推过去了。轰焦冻那眼睛一眨不眨:我也all in。爆豪冷哼一声,不过没让他听见,心说你他妈什么牌你就跟,这局可是输裤子的。这么着爆豪开牌就有了情绪,拍过去的,这要不是赌神指定他来当荷官他立马就得滚蛋。这事儿等下再说,先说现在,对面一众狗腿见状已经开始恭喜了,那男人这才终于舍得把他的脚拿下来,踱到轰焦冻身边哈一哈腰,得亏是衬衫快被肥肉挤出来才停住,手却没老实地摸到轰焦冻手上——的戒指上。您看这葫芦够不够把您请进去?这赌嘛有输有赢,轰少爷说是不是?我看这戒指今儿——

他倒是想着风水轮流转了,以为今天这皇帝就是他。轰焦冻也理他?这小伙子又把手一收,把自己牌翻开,一个方片一个方片k。那场面真形容不了,人都跟见了鬼似的,爆豪胜己更是得努力控制着才没把下巴掉下来。皇家同花大顺,这什么概念?这赌场三年没出过一个,三年之前出的那个也是今天这位。爆豪胜己也算见多识广,不过今天这情况他估计是一辈子只能见一次了。再看轰焦冻,还能保持一脸事不关己,这绝对是要装酷到底了。输家pigman嘴张得快比轰焦冻脑袋大了,爆豪胜己怕他咬下去,紧急制动把他拖走。这一输估计是堪比抄了家底,他也像见了鬼似的往门口跑,结果被爆豪一把拉住。他才不管他满脸眼泪鼻涕泡,懒洋洋地说:你裤子没脱呢跑什么跑。

再说刚让人输了个倾家荡产那位,正在那往包里收拾东西准备回去了。赌场老板懂规矩,赢大头的不走其他人是走不了的。轰焦冻一早就和他说好,无论赢了多少绝对不能见报,不然要出大乱子的。轰把包提好,那表情就和下课了似的,只不过是没穿校服,穿了一身定制小西装罢了。他从爆豪胜己身边走过去,说了句明晚再见吧,就那么在众人的目送中出了门。爆豪一介荷官下班还早,又没活计,只得站在那听窃窃私语当消遣,主角无外乎是轰焦冻,他听得心里烦,自己一人去露台抽烟。烟雾缭绕中他看见轰焦冻了,自己一个人走在离开的那条路上。爆豪胜己撇撇嘴啧了一声,心说要不是我亲眼看见了谁能相信您是赌神呐。

不过爆豪胜己知道这故事的来龙去脉,毕竟他和现任赌神是老同学。轰焦冻一个神人,在高中的时候就出类拔萃,背负着万年老二的爹的殷切期望毕了业。不过人家有脾气,虽然自己想着要做No.1英雄,不过天天被这么念叨着总像是逆来顺受,终于拍案而起:你倒是先当个No.1来做个榜样,万年老二多难听。安德瓦哪曾被人这么说过,竟然被唬住了,看着他儿子一脸凶相还有点欣慰,宝贝儿子气势够了。轰焦冻一听这话像是喉咙吞了个鸡蛋,吐不出来又咽不下去,被反将一军,遂离家出走自己闯荡江湖。也就是这个时候误打误撞被人邀请进了地下赌场,众人一看他那发色,谁不知道那是轰家少爷。他就这么坐到了当年赌神面前,人家正准备狠狠地赢这个小青瓜蛋子一把,钱倒是无所谓,能让他老爹欠个人情也是美差。逆反期太厉害,轰焦冻想着把家里输个一半让自家老头知道知道厉害,结果一局开了个皇家同花顺,戒指和名头都得到了,就这么不明不白地让赌神换了届。

这都是三年前的事情了。轰焦冻多聪明一人,马上恶补了德扑规则,算是把这位置坐稳了。爆豪胜己把烟掐掉,再抽被人发现要扣工资的。再说爆豪胜己和轰焦冻的相遇故事,那就更是故事了。轰焦冻当上赌神没多久,赌场里出了件不大不小的事儿,有人出老千被抓包了。其实就是荷官收了钱办的事,责任全在他头上,杀一儆百。说不小,赌场里有规矩,犯了错道歉是不行的,得用指头还。说不大,幸亏轰焦冻抬了抬眼皮,看见要被砍小拇指的那位竟然是自己的老同学,一下子把这事叫了个停。爆豪胜己做梦都没想到自己能被抓,也做梦都没想到竟然能在这种地方被轰焦冻给救了。

你以后就来我这边当荷官,我来你就过来。轰焦冻这么告诉他。爆豪胜己只得答应,虽然他热血方刚的也不是没脑子,给轰焦冻发牌和掉根小拇指这分量他还是能掂量得清的,他还能在这继续干也是给的工资高。从那以后这场子也再没发生过这种事,连热度扫描设备都装上了,新面孔进出入登记更严。爆豪胜己白眼一翻,这是为了防叶隐透那一类的个性吗?想着想着时针指到三点,爆豪胜己换下那身做作的马甲白衬衫黑领结准备下班。他走到门口看见老板在门口坐着,一看他过来热切地站起来,一边搓手一边和爆豪胜己嘘寒问暖,问吃得好不好啦穿得好不好啦干得开不开心啦之类的。爆豪也不傻,拽了拽双肩包的带子正色和他讲说老板你是不是要辞退我。那男人连忙摆手说哎哎哎不是不是,哪哪儿能啊,就是吧你看,轰少爷走了之后也没桌子用你当荷官了,以后他走了你就下班吧啊。爆豪胜己听得迷糊,这事是不错,不过怎么看这人举止怎么可疑,老子有那么吓人的??

爆豪胜己也懒得说别的,道了声知道了开门就走。夏天天亮得早,现在天色已经转为深灰色了。他从那条小路出去,看见一辆车停在路边,黑索索的。爆豪胜己也不害怕,绑他就相当于绑一颗炸弹。他大步走了过去,走到车边还是被吓了一跳。驾驶座窗户突然降下来了,轰焦冻的脸出现在里面。我靠。爆豪胜己往旁边跳了一步。装什么神鬼呢你阴阳脸,你不是早该回去了吗?他在那叽里呱啦骂了他一通,轰焦冻就像没听见似的。人家可是连皇家同花顺都没反应的人。他看着爆豪渐渐偃旗息鼓了,头轻轻一甩,颇有些霸道总裁风范说,上车啊,你今天怎么下班这么晚。

爆豪胜己这才恍然,肯定是他去说什么了才让他提早下班的。他气得举起手按在车顶:老子把你车炸了你信不信?赌神了不起啊?他没想到轰焦冻还点了点头。爆豪刚要再发作,又被噎住了。你现在可是欠着我一根小拇指的,还要加上一辆车?轰焦冻这么说。幸好天色还暗,他看不见爆豪脸上红一阵白一阵。这时候要是有谁经过这条马路,就能看见一个奇观。一个男生在前面跑,一辆车在后面追,不知道的以为是欠债了,知道的就比如轰焦冻,就是他在追他啊。

FIN.

说点别的 为了写这点去速成了一下德州扑克 没想到一下子上瘾 地摊文学拖更两天 我还是爱轰爆的

评论 ( 12 )
热度 ( 56 )

© 青少年祭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