帕特里克




梗来自@鳰城_爱轰爱生活 的图 吹她!她画的太好我写不出万分之一的可爱…

「轰焦冻啊,你说我为什么——」

他说他不喜欢毛茸茸的东西,甚至对于那些小小的毛茸茸的动物还怀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惧怕。鸟,仓鼠,出生不久的猫,小小的,软软的一团。爆豪胜己说不上为什么,只能称那是莫名其妙。但如果他仔细地想一想,他会想起来的。很多时候人只是不愿意去回想那些不愉快,不堪回首的事,选择性地忽视它们,放任它们演变成为内心久久不散的阴影,还一厢情愿地认为那是无法解开的谜团。

他小的时候曾经得到过一只猫作为宠物,那白色的幼猫眼睛黑亮,脖子灵活。爆豪把它放在手心,它还会去舔他的手心和手指。他端起来看它,猛然间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什么叫做性命在手里,尽管那只是一只猫的性命。他如同着了魔一样,喉咙发干,眼眶发涩,手好像在由别人控制,他只是提线木偶。爆豪渐渐把手按在了那只幼猫的脖子上,它太小了,只要按住气管,几秒的功夫就能让它成为尸体。等爆豪胜己回过神来,那条生命已经在他手里灰飞烟灭。

啊,原来终结生命是这种感觉,杀掉别人也会是这种感觉吗?手上明明没有沾上血迹,却觉得无论如何也洗不干净,那只猫的灵魂背负在了他身上,差点让他窒息。年幼的爆豪眼泪无意识地滑落,在树下徒手挖了一个很深的坑葬了它。那一刻他真正确定下来他要去当一个英雄。

爆豪很多年没有提起过这件事。即便是有人问他:爆豪你为什么要当一个英雄?他也只会敷衍地回答没有什么为什么。他和轰焦冻再次相遇在那个毕业之后的同学聚会上,来的人不多,大家都各奔东西。但气氛热烈也挡不住人越喝越少这一事实。人们渐渐离席,到最后只剩下轰焦冻和爆豪胜己两人对坐。顶灯照在他们脸上,他们历经些年月洗礼的线条有些硬朗的脸也柔和了起来,又重回了少年的模样。爆豪胜己不胜酒力,已经眼神迷离地躺在桌子上,轰焦冻清醒依旧,他问,现在能回答我了吗?那个问题。

什么问题?爆豪微微起身。太多人问了他太多的问题,轰焦冻究竟问了哪一个?

你为什么要当英雄。轰焦冻重复了一遍那个问题。爆豪胜己思考几秒,低头笑了起来。他不知道为什么轰焦冻如此执着于这个问题,但二十六岁已经是可以思考人生意义所在的年龄了,那过去的影像在他眼前愈发清晰地展现出来。

「曾经有一条生命在我手里逝去,在我很小的时候。但那不是人,只是只猫而已。是我杀了它。那种看起来无害的毛茸茸的动物,连别人要杀了它们都毫无察觉,临死前还在舔我的手,但那种阴影竟然跟了我这么多年。有人说猫是极具灵性的东西,妈的,那该不会是真的吧。杀掉它的感觉太不好了,杀人一定也不是什么能给我带来快感的事。现在你明白了吗?」

隐藏多年的真相在灯光和酒精的催化下大白。爆豪胜己看起来也清醒了一点,他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猛地看向轰焦冻,随即换上一副威胁的表情说,半身混蛋,你可不要出去乱说,这世界上只有你知道这件事,实在不行我就杀你灭口。

轰焦冻一副出神思考的模样,被他一喊,回过神来。他的年幼时代也有一只猫出现,他父亲不允许他养猫,但有一天他走进森林,那只猫竟然自己跳到了他肩上。那也是他们秘密相会的地点。直到有一天那只猫毫无征兆地消失了,再不出现,无论年幼的轰焦冻如何呼唤也无果。他才从此不再踏足那片森林。说不定那只猫想要传递什么,但我还没有接到,他就消失了。

轰焦冻这么想着,起身拿起了椅背上的大衣,对爆豪胜己说,走吧,该回去了。

那不算一个温暖的夜晚。深秋的日本夜晚风很大,他们的围巾翻飞在寒风里。两人一路无话,街上人也寥寥。走到街角他们才看到了它,墙角的报纸堆里有一只白色的幼猫,和他们记忆中的那只一模一样。

他们停下脚步,各自思考着什么。爆豪胜己皱了皱眉,把自己的围巾解下来,递给轰焦冻。给它盖上吧,就当是——

一种亏欠。他没有说出口。轰焦冻看他欲言又止,明白了答案。他接过那条围巾,走到墙角,猫抬起头看他,不知是因为害怕还是寒冷而瑟瑟发抖。轰焦冻轻轻地把它托起,把残留着爆豪体温的围巾围在了它身上。那猫先是看了他一会,又突然一直看着不远处的爆豪胜己。轰焦冻脑子里好像有什么一闪而过,他抱起了它,向爆豪走去。

爆豪胜己慌张起来,但好像脚下生钉让他移动不了。轰焦冻抱着猫站到他面前,说爆豪,他还是想让你抱他的。他说的如此真切,仿佛刚才真的与猫交流。爆豪深深地吸了口气,从兜里把手拿出来,慢慢地接过了那小小的生命。他的体温真切地存在在爆豪胜己手里,并且再不会从这里消失。

猫温柔地舔了舔他的手。

真是一种可爱的动物啊。不过这种话爆豪只会在心里说。他把猫抱在怀里,眼神不看猫,也不看轰焦冻。轰焦冻啊,你说我为什么——

「你说我为什么会不喜欢你?因为你太自作聪明了,半身混蛋。」

可我也口是心非,可能需要更多的酒精。

FIN.

评论 ( 12 )
热度 ( 135 )

© 青少年祭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