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多尼斯




适合夜晚看的故事
♪Love You Like the Movies
推荐一首歌 不一定要当作bgm

爆豪胜己总是失眠。他经常在深夜也不开灯,在屋子里游走,像是一颗脱离束缚的星星在宇宙中漫无目的的飞行。宇宙真空无法传声,爆豪胜己此刻也安静无比。他光脚踩在冰箱前的地板上,从冰箱里拿出一罐可乐来,盘腿坐在窗前的地板上一口一口地喝着。日本的楼房太密集了,密集到看不到地平线更看不到日出,让人没有安全感。爆豪在书上看到有人这么写,他在安静的黑夜中等待一个又一个黎明的时候,才终于认同了这句话。

爆豪这么坐着,忽然听到后面有人叫他的名字,他在那一瞬间从宇宙回到了地球。爆豪回过头,眯了眯眼睛才看清那是谁,轰焦冻站在暗处。爆豪胜己没有被吓到,他皱着眉把头转过来,道歉也语气不善。把你吵醒了?那真是抱歉。

没有。轰焦冻简短地回答。那声音毫无倦意,爆豪也听出了端倪,轰焦冻说不定也是失眠的。

毕业后轰焦冻没有进入安德瓦英雄事务所工作,也没有和谁约好去哪里,遇到爆豪胜己纯属偶然。他们在事务所的安排下在同一间公寓做了室友,“你们是老同学嘛。”理由如上。轰焦冻没有什么意见,爆豪也是如此,只不过是在脸上表现出他一贯的不耐烦的表情。

别妨碍我就行了啊。爆豪丢下这么一句,凶着一张脸无所谓地走掉。出了雄英的爆豪胜己好像一下子成熟了许多,也许是遇见更多更强大的人了吧。即便是在一起居住,他们的时间表也完全不同。爆豪有时在深夜才会听到轻轻的开门声,而轰有时几天几夜也不会看见爆豪胜己,以至于他们全都患有失眠症这件事,也像是成为了一个秘密。

今天的月亮很大,是夏天难得凉爽的夏夜。月光照进窗户,披在爆豪身上,他整个人都略微发着光。白天风光无限的那个英雄爆心地,那背影在现在的轰焦冻看来却很消瘦。你失眠?爆豪头也不回地问。轰焦冻把这句话默认为许可,他走过去,在爆豪胜己身边坐定才回答,是啊。轰焦冻话很少,爆豪知道这一点。他略略偏了偏头去看轰,轰焦冻出身地凝视着月亮,月亮也同样温柔公平地给他披上一层光。他承认轰焦冻长得很好看,甚至那伤疤也在月光中被缓慢地治愈。轰焦冻把眼睛闭上,像是忽然睡着了一般。

以后睡不着的话,就去屋顶看星星吧。轰焦冻说。爆豪少见地没有反驳,他只是垂了垂眼眸。

行啊。爆豪这么答应着起身,饮料罐被他以一个完美的弧度抛入垃圾桶,落在纸上发出闷闷的嘭声。

我回房间了,希望今天能早点睡着。他说。

关起门的爆豪胜己有些懊恼。那最后一句明明在心里是“希望我们今天能早点睡着”,一出口却隐去了两个字。他希望轰焦冻能听明白,又觉得自己太强人所难。他躺在床上听到熟悉的关门声,客厅现在只剩月光。翻来覆去中,黎明如约而至。

爆豪穿好衣服出门,正好轰焦冻也从房间里走出来。爆豪看到对方的黑眼圈,嗤笑一声说,你还是没睡好啊。他嗓音有些哑,轰焦冻愣了一下,然后带上写似有若无的笑意:你也是啊。爆豪胜己以为是自己失眠带来的眼花,竟然会看到轰焦冻在笑。他连忙去柜子里翻找咖啡,却拿出了两个杯子。

日光之下无新事,相反地他们却对夜晚多了些期待。究竟为什么每个人心里都有模糊的答案,却谁都不愿看清。也许是知道了这茫茫宇宙中有一颗和自己同样脱离了束缚的星星吧。

如同黎明一样,夜晚也如约而至。凌晨两点他们到天台去看星星。星星不说话,他们也不说话,好像是准备一起等待黎明,等待星星的消失。好像那就是舞台幕布,是二人哑剧宣告剧终的信号。轰拿起那罐可乐喝了一口,他其实并不喜欢这种甜腻的饮料,不过是爆豪胜己爱到不行。

你觉不觉得,今晚的月亮比昨天还美。爆豪也喝了一口可乐,轰焦冻说了台词,哑剧便不再是哑剧,而是变成只有两个人的电影。

“你不会,”几秒之后爆豪才放下饮料罐开口,视线从月亮转移到他身边的人身上。“是觉得我没有听过那句话吧。”

他们坐在世界之下,星辰成了幕布上的点缀。月亮挂在世界的屋檐,水珠从饮料罐上滑落。二人电影的演员在幕后接吻,那是一个带着甜味的吻。

轰焦冻就是在那一天喜欢上可乐的,却早在很久之前就喜欢爆豪胜己了。月亮温柔地注视着他们,第二个隐藏的秘密被发现了,爆豪胜己也同样如此。

FIN.

评论 ( 13 )
热度 ( 162 )

© 青少年祭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