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西




今天有点画风转变:p
———
他终于忍不住开了口。为什么不用你的冰冻啊?爆豪胜己在吃掉了第三根冰棍之后问。

我不热啊。轰焦冻如此回答。他看起来的确毫无热意,还能静得下心来填数独方块。如果爆豪胜己现在全身的汗全都集中到手心的话,估计三个轰都不是他的对手。

爆豪在夏天尤其安静,多说一句话就会增加不必要的热度,尽管他个性火爆,连名字里都带着爆字,但总归是聪明的。他好像突然就学会了忍耐,轰焦冻知道在他投降之前他不会说任何一句话了,而轰也可以气定神闲地等待着夏日高温让爆豪胜己丢盔弃甲。他终于抵抗无果,起身走到轰焦冻面前一把撑住桌子。轰抬起了头,眼神带着点疑惑,就像是不知道爆豪胜己为什么突然过来找自己一样。爆豪立刻十分嫌弃地撇了撇嘴,电光石火间在心里骂了轰焦冻这种恶趣味一百万次,不过就算是这样——

“喂,轰焦冻,”他还好好叫了他的名字。

“你能不能”他还用了询问的句式。

“造点冰出来啊!!”

他在抬起头那一瞬间立刻就听到冰的声音。一座小小的冰山在轰焦冻身边拔地而起,爆豪胜己像是看到了救命稻草一般准备扑过去,又被人一把拉住。

你这样不怕弄湿衣服吗?轰焦冻问。不过他显然不准备等待爆豪胜己的答案。下一秒爆豪就已经被他拉进怀里,轰焦冻的头埋在他锁骨的位置,像是睡着了一样。

这样不就更热了吗?!你脑子有问题啊半身混蛋。轰没有反应,充耳不闻,仍然这么抱着他。爆豪无可奈何,但他的确感受到了温度的下降,只能慢慢停下动作。他怀疑这全都是轰焦冻设计好的,还拿出一副事不关己的表情这也太阴险了吧?他皱着眉头一掌拍在轰的头上,这倒是让他立刻就抬起了头。

爆豪被吓了一跳,以为是自己下手太狠他生了气,正不知道要说什么的时候听到轰焦冻问:你还热吗?

热啊!所以你还不快放——

轰焦冻准确地吻到了他的嘴唇上,仿佛早有预谋,爆豪胜己措手不及,大脑短路,连推都没有推一下。轰把那一小团白霜送进了他嘴里。

这可能是夏天里最让人觉得清凉的接吻。但第二天爆豪胜己突然跑过来非常严肃地把轰焦冻的嘴用胶布贴住,然后像抱着一个抱枕一样不由分说地抱着他降温。而轰焦冻也不反抗,因为他知道胶布被撕掉的时候会发生什么。


FIN.

评论 ( 8 )
热度 ( 80 )

© 青少年祭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