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萨克




事实上他根本就不能理解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前一天晚上他留给轰焦冻一个无言的背影,而现在他留给他的是一个冰冷的座位,轰焦冻没有出现。在其他人眼里那没有什么特别,而在爆豪胜己眼里,那就是轰留给他巨大而空洞的嘲笑。还是我抓住了机会。他仿佛听见轰焦冻对他这么说。尽管轰没有对任何一个人告别,一个都没有。在这一点上爆豪胜己和其他所有人都一样。

但不一样的是他知道要去哪找到他。他这才想起轰焦冻就是在今天要离开。在去找他这件事上爆豪第一次身体比思想行动要快,他向神明低了头,祈求自己能够赶上,至少让他能够看到他。爆豪胜己一定会把他从登机口拽出来,怎样都好,把他打晕也好,让轰焦冻错过登机时间,让他继续留在日本。尽管此举可能无意义到极点,轰焦冻也许会嘲笑他幼稚,他还是要这么做。

爆豪胜己的确找到了他,轰焦冻握着行李箱站在那里。他觉得似乎在等他找过来,不过那是爆豪自己莫须有的错觉也说不定。他们面对面站着,爆豪胜己没有如同想的那样攻击他。在主动性这一点上他永远是输给轰的,他还是被抢先一步,轰焦冻开了口,声音就像是穿过冰山一样的温度。如果不是来祝我一路顺风,就回去。

这要求太高了。对于爆豪胜己来说,此时他又能说什么呢?那些温柔的句子不曾从他嘴里说出,仿佛那是会割破他嘴唇的刀子。他不会说留下来,更不会真心实意地祝他一路顺风,尽管那四个字已经被他说了出来,带着一种让他自己都心下一惊的漠然。但他不能说别的了,对他来说那同样是刀子。

机械又毫无感情,就像是从停车场里出来的时候听到的那种祝福一样。爆豪胜己,你连伪装也没有学会吗?

爆豪突然笑了起来。你的确是伪装大师啊,半身混蛋。可以连自己的感情都隐藏的这么好,我从来没有发现过。他敛起笑容。你连我的答案都没有等到,就急着逃走?

轰焦冻愣住那一瞬间,爆豪胜己就知道自己赢了。他无所谓地走过去,一把揽住轰焦冻的脖子,强行带他向机场出口走去。

我说啊,你不是也没有发现吗?自作聪明的家伙,就是比我说的快点而已,别得意了。

轰焦冻回来了。没有人知道他为什么放弃了出国学习一年的机会。爆豪坐在座位上偏头轰焦冻被一群人围住。他这次赢了所有人,因为只有他知道原因。

FIN.

评论 ( 4 )
热度 ( 65 )

© 青少年祭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