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德




爆豪胜己梦到过他。但他也不确定究竟哪个是他,或者哪个都不是。

在梦里他看到有两个人向他走过来,一个在他面前,一个在身后。一个红发,一个白发。他们脸上的表情都一模一样,没有表情在此时就变成了他们的表情。爆豪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日有所思才夜有所梦,他的确想过那种称得上可怕的情况——红色的轰焦冻和白色的,有两个他。不过这样的话哪个也不能叫做轰焦冻了吧。在梦里他定了定神,同样不确定的是梦里的轰究竟会不会伤害他,那种陌生感让他不能掉以轻心。爆豪胜己侧过身,带着些紧张感地看着左右。二人终于在距离他仅有几步的地方双双停了下来,一同看着他。沉默从四面八方压了过来,他们中的一个终于打破它:如果只能选择一个的话。在爆豪转过头去看说话人的同时,另一个接上了他没有说完的句子:你会选哪一个?

梦是有声音的,也是有色彩的,他确认了这一点。他不知道这种问题为什么会给他,但他知道的是,这问题早已在轰焦冻自己心里重复了千千万万次。如果只能选择一个的话。他也知道轰焦冻有好多年的答案都是确定不移且斩钉截铁,可那不是他现在的答案。有那么一瞬间爆豪胜己甚至以为是自己来到了轰焦冻的梦里,听到了他梦里的问题。轰焦冻,他会怎么回答?爆豪问着自己,此时他要代替轰回答吗?还是代表的是自己?

爆豪胜己,我是在问你啊。像是听到了他内心的声音,有人回答了他。他像是被什么所击中,明白过来,隐藏在这里是没有用的。那么既然他们知道了自己心里的答案,却还要问吗?

一定要他说出来才肯罢休。既然这样——爆豪握紧了拳头,一脸凶相地看了看他们。你们算是什么?你们哪一个都不是他。轰焦冻,只有一半白色一半红色的那个半身混蛋,才是轰焦冻啊——!

火焰和冰山同时向他袭来,那句话仿佛开关。爆豪胜己没有躲过去,在他躲过去之前他就已经醒了。他睁开眼睛,看见了他。一半是白色,一半是红色。轰焦冻会问他怎么了,会问他想吃什么,却绝对不会问他选择哪一个。

你怎么了。轰焦冻问他,眼神里闪烁一丝慌张。

你跑到我梦里去了啊,还想要杀我,混蛋。爆豪胜己不耐烦地揉了揉眼睛,回答。

那绝对不是我。轰焦冻像是听到了什么有趣的东西一样看着他。你怎么可能杀得了我啊?爆豪胜己说完这句,重新用被子蒙住了自己。

轰焦冻,你怎么可能想要杀我啊。他在心里这么说。

FIN.


评论 ( 5 )
热度 ( 64 )

© 青少年祭司 | Powered by LOFTER